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五八章 落花如雪

第六百五八章 落花如雪 (1/3)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9-01-11 02:00 | 本章字數:7726

李夏在慶安宮門口下了車,站住,轉頭打量著四周。

慶安宮已經有些破舊了,褪色的宮牆,長著幾棵細瘦野草的屋頂,脊獸們已經破損不全,卻依舊安靜的坐在月光下,淡然看著世事變幻。

李夏仰起頭,看了眼圓圓的,銀盤一般的月亮,今晚這月,這月色,真好。

片刻,李夏收回目光,提著裙子,緩步上了台階,進了慶安宮。

郭勝一件月白長衫,提了只小小的提盒,落後四五步,一路跟進。

承影走在最前,穿過三四道宮門,承影垂手立在最後一道宮門前,躬身讓進李夏。

李夏越過承影,進了宮門,郭勝跟了進去。

宮門內是一大片園子,園子一邊,一彎湖水中,荷葉田田,雖疏於打理,在月光下,整個園子卻有一種生機勃勃的,別樣的美。

湖水邊上,一間亭子外,斜歪在一張錦榻上的江延世微微撐起上身,看向宮門。

見是李夏,江延世眼睛微微眯起,片刻舒開,仔細打量著她。

李夏一件竹青長衣,茶白抹胸,茶白裙子裙幅極寬,用銀錢綉著百蝶穿花,行動間,銀錢映著月光,銀蝶閃動飛舞。

江延世笑起來,她這一身,真是太合他的心意了。

李夏迎著江延世的目光和笑容,走到錦榻前四五步,微笑曲膝。

侍立在旁邊的楓葉瞪著李夏,怔忡的神情中,透著絲絲驚恐。

「搬張椅子給我吧。」李夏轉頭看向楓葉,微笑吩咐道。

楓葉立刻看向江延世,江延世一邊笑一邊沖他揮手,「看我做什麼?沒聽到王妃的吩咐么!」

李夏轉個身,站在江延世榻前,轉身打量著四周,「從這兒看這月下的園子,和這彎湖,果然極佳。」

「我算著,也就是這兩天的事了,沒想到你親自來了。」江延世說著,斜眼看向垂手站在亭子旁的郭勝和郭勝手裡那隻小小的提盒。

「我想過,很久以前就想過,要是有今天這一天,我一定要親自來送你遠行。要是我要遠行,有王爺相伴,倒不用你相送。」

李夏看著江延世笑道。

楓葉很快就搬了張椅子過來,猶豫下了,放到了離榻不遠的地方。退到郭勝對面,垂手站住,目光落在那隻小小的提盒,半晌才慢慢移開。

「多謝。」江延世慢慢轉著手裡的摺扇,看著李夏坐下,慢吞吞道。

「為了我自己而已。」李夏微笑。

江延世眉梢揚起,笑起來,「那就更要多謝了。」

李夏看著江延世飛揚的眉梢,片刻移開目光,笑著沒說話。

「外面,都收攏清爽了?登基的日子定下來了?」江延世沉默片刻,轉著摺扇,閑閑問道。

「嗯,我帶了份邸抄……」

「不想看,你說說吧。」江延世打斷了李夏的話。

「魏相還是魏相,幾位相公,尚書,還是相公和尚書,喔,」李夏頓了下,「鄭志遠護駕而死……」

「護駕而死?」江延世失笑出聲,「我唐突了,你接著說,鄭志遠既然死了,也確實只好這麼說。」

「護駕而死,對鄭家好。老四入了空門,皇上大行前,將朝政託付給了王爺,就這樣。」李夏說著,笑起來。

「老五呢?留著fěnshìtàipíng,彰顯盛德?」

「嗯,總得留一個吧。再說,我答應過他。」

江延世沉默片刻,撇了撇嘴道:「這大熱的天,放了幾天?收殮的時候都臭了吧?」

「隔天就收殮了,還沒怎麼臭。」頓了頓,李夏補了句,「我沒進宮,想著應該沒怎麼臭。天太熱,是不能多放,再說,朝中當天就安撫下來了,也用不著多放。」

「太子謀逆?」江延世斜著李夏,李夏迎著他的目光,眉梢微挑,「難道不是嗎?」

江延世頭往後仰,片刻,縱聲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搖頭,「可不是,半點虛言都沒有。是誰殺的皇上?郭勝還是陸儀?」

「陸將軍不合適。」李夏微笑。

江延世微微撐起上身,轉頭看向郭勝,郭勝迎著江延世的目光,欠身致意。

「這京城,除了江家,都在歡欣鼓舞慶賀新朝了?」江延世收回目光,看向李夏道。

李夏想了想,點了下頭。

「江家現在怎麼樣了?」江延世這一句問話里,聽不出情緒。

「團團圍著,正好問問你,你覺得江家該怎麼辦?」李夏看著江延世,認真問道。

江延世斜斜看著她,「這一趟,要是登基的是太子,那江家,會有哪些人享受這份榮耀,得到一份豐厚的恩蔭?」

「會有很多人,幾乎所有的成年男女。」片刻,李夏才看著江延世,語調中透著說不出的複雜情緒。

「接受榮耀,就得承擔失敗,把這些人都殺了吧。」江延世愉快的抖開摺扇。

「好。」片刻,李夏一個好字答的雖低卻極乾脆。「魏夫人呢?」

江延世手裡的摺扇一滯,整個人定住,好一會兒,才低低嘆了口氣,「能送她回四明山嗎?」

「好。」這一次,李夏答的快而乾脆。

「多謝。」好半天,江延世慢慢吸了口氣,低低謝道。

「這些年,我常常想,要是沒有我,阿娘的日子,是不是能比現在好過一些。」好半天,江延世慢慢轉著摺扇,目光茫然的看著不知道哪裡,聲音低低道。

「阿爹是心疼五哥走的,大伯娘勸我,說兒女給了父母多少痛苦,就給了父母多少快樂。」李夏看著神情茫然怔忡的江延世,心裡湧起股酸澀。

江延世沉默片刻,看著李夏,似有似無的欠身垂了垂頭,「你五哥的事,對不起。」

「五哥的事怎麼能怪你呢?要怪,也只能怪我,怪我們。我和五哥,你,還有王爺,很多人,大家選了這條路,九死一生,生和死,都是怪不得別人的。」

李夏慢慢嘆了口氣,他們自己選的路,自然要自己承擔。

「這樣的話,阿娘也說過。」兩人沉默良久,江延世語調微微上揚,彷彿要把他和她之間的沉悶挑起來拋出去,「是我鬧著要從四明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