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華 >第六百六一章 福寧宮

第六百六一章 福寧宮 (1/1)

小說: 《盛華》 |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9-01-13 02:02 | 本章字數:2309

李夏站在鏡子前,對著鏡子,看著身上一層層穿上去的大禮服,這樣的隆重的大禮服,她穿過很多次,也煩躁過很多次,不過,這一次,李夏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有點兒走神,王爺那一身禮服,應該比自己的更加厚重約束吧。

郭勝一身大紅吉服,站在秦王府大門口,仰頭看著李夏一步步下了台階,登上翟車,深吸了口氣,慢慢吐出來,往前幾步,緊跟在車側,走在一排排衣甲鮮亮的御前侍衛的最里側,緩步往宣德門過去。

秦王的登基大典足夠隆重,卻十分簡潔,登基典禮後的冊後大典也同樣。

李夏走上大殿前長長的台階,進了殿內,行了磕拜禮,舉手過頭接過她的金冊印章,起身站起,抬眼看到端坐在御座上的秦王,如今的新皇,和她同時站起,在旁邊贊禮內侍愕然的目光下,幾步下了台階,向李夏伸出雙手。

湖穎急忙上前一步,接過李夏手裡的金冊印章。

「頭上的東西太多。」李夏往前一步,將兩隻手遞進秦王手裡,側頭動了下,「哎,幸好我忍住了,要不然一頭撲上去,就要掉一地珠翠了。」

「阿夏。」秦王看著李夏,笑了片刻才牽著她往後面走,「還有很多儀禮,不過,咱們能歇小半個時辰。阿夏,我昨天晚上把勤政殿四周走了一圈,咱們住在福寧宮好不好?那兒離勤政殿近,也寬敞。

我到福寧宮看過一回了,雖說久無人居,打量的卻十分精心,等大禮好了,你去看看,要是你也覺得好,咱們就住在福寧宮。」

「好。」李夏仰頭看著秦王,語笑晏晏。

福寧宮是太祖夫婦居所,自太祖後,沒再有同居一處的帝後,福寧宮就一直空下來。

他覺得福寧宮好,她也覺得很好。

隔天的福寧宮裡,霍老夫人和嚴夫人、徐夫人坐在上首榻前的椅子上,神情平和的低聲說著話兒。

趙大奶奶緊挨著黃二奶奶,努力想掩下那一絲絲說不上來的恐慌,黃二奶奶神情怔忡,玉姐兒她爹還在大牢里,昨天江家的幾乎滿門抄斬,讓她一夜噩夢。

沈三奶奶站在黃二奶奶另一邊,卻離的稍遠,怔怔忡忡的打量著四周,不知道多少人恭喜她,可她沒覺出喜,只覺得她象在做夢,她知道九姐兒一直在做大事,她聽霍老夫人和大伯娘那些話里,那些沉重,她感覺到了一點點,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大事,竟是這樣的大事。

李文楠和李文梅頭抵著頭,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什麼。

李冬和唐家瑞緊挨站著,低低說著話兒,六奶奶朱氏站在唐家瑞旁邊,手指慢慢纏著帕子,神情怔忡。

言哥兒一進福寧宮就乖巧的出奇,這會兒看著妹妹毛毛和李文山家安姐兒,以及李文楠家如意,簡直比一向小大人一般的李章恆還要懂事穩妥,李章恆卻不怎麼放心的一直看著言哥兒,言哥兒則和安姐兒翻著繩,還不時看一眼一起翻繩的如意和毛毛,時不時叮囑毛毛一句讓著妹妹,兄長的風範好的無可挑剔。

「娘娘來了。」侍立在殿門口的天青微微欠身,和殿內諸人通傳。

嚴夫人忙扶著霍老夫人站起來,徐夫人也跟著站起來。

李夏抱著福姐兒進來,進門看到衝上前的毛毛和如意,以及兩人後面,一隻手拉著言哥兒,一隻手拉著安姐兒,規矩無比的向她見禮的李章恆,蹲下,放下福姐兒,和福姐兒笑道:「這是李家哥哥,這是阮家哥哥,這是毛毛姐姐,這是如意姐姐,這是安姐姐,恆哥兒,言哥兒,這是福姐兒,也是妹妹,帶妹妹去玩兒吧。」

毛毛和如意本來就沖在最前,一左一右衝上前,一人一隻手抓住福姐兒。

「你是誰家的?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你沒來練功嗎?」毛毛手還沒抓到福姐兒,一連串的話兒已經問出來。

福姐兒大瞪著眼睛看著毛毛,象看怪物一般。

「小姨抱來的,還能是誰家的?當然是小姨家的,福姐兒乖,吃糖不?」言哥兒一步擠上前,在毛毛額頭上彈了下,從荷包里摸了塊糖出來,送到福姐兒面前。

「他這糖不好吃,妹妹不吃,妹妹你幾歲了?咱倆一樣高。」如意不是拉著福姐兒,而是抱著她,一隻手伸直,也就能夠到兩人頭頂。

「如意你嚇著妹妹了,這個妹妹好,這個妹妹多乖啊。」安姐兒從福姐兒前面一把抱住福姐兒,努的臉通紅,也沒能把福姐兒抱起來。

李夏看著福姐兒,見她由驚奇而眼花繚亂,再被安姐兒抱的咯一聲笑出來,看著幾個孩子你推我拉,縮到張椅子後面,毛毛一邊偷瞄著李夏,一邊偷偷摸摸塞了個什麼東西給福姐兒,李夏移開目光,當沒看見。

霍老夫人見幾個孩子眨眼就玩到一塊兒去了,輕輕舒了口氣。

「這是,那位郡主?」徐夫人含糊問了句,嚴夫人嗯了一聲,輕輕拍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再問說。

「太外婆這幾天歇得可好?」李夏先問霍老夫人微微欠身。

「好,能有什麼大事?」霍老夫人欠身,「九姐兒好象瘦了不少。」

「這幾天太累。沒怎麼吃好。」李夏答的直接,再看向嚴夫人和徐夫人,「大伯娘別多擔心,不會有什麼大事兒的,阿娘這幾天好些沒有?早上太醫院送了脈案過來,看著比前一陣子好了些。」

嚴夫人神情一松,隨即微微有些黯然,沒有大事,老二的命是保住了,只是沒有大事,老二的前程……

唉,她不是一直祈願,能保住命就行,這會兒如了願,就不該再貪心。當初要不是貪心,哪兒來的今天這樣的禍端呢。

「這幾天是好多了,唉,你姐姐一直勸我,生死由命,都是命數,我也想開了。「徐夫人說著想開了,卻抹起了眼淚。

趙大奶奶看著和平時穿著打扮沒什麼兩樣的李夏,卻覺得她和從前完全不一樣了,一言一行之中,透著不可違逆的威嚴,甚至還有……絲絲殺氣……

或者她從前也一直是這樣,只是自己眼拙,直到今天才看出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