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武俠世界的小配角 >第四十二章 幕後黑手

第四十二章 幕後黑手 (1/1)

小說: 《武俠世界的小配角》 | 作者: 龐德耀斯 | 更新時間:2019-02-13 02:52 | 本章字數:3447

段正淳嘴上說得輕鬆,心中卻如何甘心就此被縛?

他此刻頗有些後悔,沒讓四大護衛跟著,導致如今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身為大理國鎮南王、皇太弟,他的行為一向不符皇家規矩,只是上得山多終遇虎,這此算是栽到家了。

馬夫人將他雙手拉到背後,用牛筋絲繩牢牢的縛住,接連打了七八個死結,綁了個結結實實。

別說段正淳這時武功全失,就是換做往常內力無損時,也絕非片刻間所能掙脫。

康敏此時取過一把剪刀,慢慢剪破了他右肩的衣衫,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來。

段正淳年紀已然不輕,但養尊處優,一生過的都是榮華富貴的日子,又兼內功深厚,平日里未曾怠慢過武道修鍊,肩頭肌膚仍是光滑結實。

馬夫人伸手在他肩上輕輕撫摸,湊過櫻桃小口,吻他的臉頰,漸漸從頭頸而吻到肩上,口中唔唔唔的膩聲說些情話,說不盡的輕憐蜜愛。

徐陽和喬峰在窗外,頗有些尷尬。

心中不由得暗罵:賤女人還在搞什麼?

突然之間,段正淳「啊」的一聲慘叫,聲音傳了老遠,刺破了黑夜中的寂靜。馬夫人抬起頭來,滿嘴都是鮮血,竟真的將他肩頭一塊肉咬了下來。

馬夫人將咬下來的那小塊肉吐在地下,媚聲道:「段郎,是你自己說的,你若三心二意對我不起,就讓我把你身上的肉兒,一口口的咬下來。我也捨不得的,不過我那麼愛你,只有聽你的話,咬上那麼幾口了。」

段正淳反而坦然許多,哈哈大笑道:「是啊,小康,我說過的話,怎能不作數?我段正淳一生風流,要是如常人一般,死在病榻或者是戰死在沙場,未免對不起我這風流的名聲。還是小康好,替我想出這麼一個極品的死法。若是真能死在天下第一美人的貝齒之下,我段正淳也算是不辜負此生了,爽快,爽快!」

秦紅棉和阮星竹早已嚇得六神無主,知道段郎已是命在頃刻,但見徐陽和喬峰兩人依舊是蹲在窗下觀看動靜,並不出手相救,心中千百遍的罵他。

康敏笑道:「只要段郎滿意,便是小康的福分。段郎,下一口,你說咬在哪裡才好呢?」

段正淳心中暗罵,這女人如此歹毒,還要問自己咬在何處?

但又不能不答,只怕她到處亂咬,萬一咬到致命處,便是之後四大侍衛趕到,也於事無補了。

便道:「你說咬哪裡便咬哪裡,只不過被你咬死以後,我便是變作了鬼,也不離開你半步。聽說凡是妻子暗害了丈夫,死了的丈夫總是陰魂不散,定要纏在她身邊,以防別的男人來跟她相好。」

這話原本只是試探,卻沒料到馬夫人聽了卻有些慌張。

「胡說些什麼?」說著,還不自主地往身後望去。

段正淳乘機道:「咦!你背後那個男人是誰?」

馬夫人吃了一驚,道:「我背後有什麼人?只知道胡說八道。」

段正淳道:「嗯,是個衣衫破舊的男人,喉口都爛了,眼中不住的流淚……」

馬夫人急速轉身,哪見有人,嚇得顫聲道:「你騙人,你……你騙人!」

段正淳開始只是試探,但見馬夫人恐懼,料想其中必定有緣故,便將馬大元的死相描述出來,想不到馬夫人心中有鬼,嚇得不輕。

她夥同情夫,暗害了親夫馬大元,又嫁禍給姑蘇慕容,當時正是用馬大元最擅長的鎖喉擒拿手將他殺死。

因此聽到段正淳說她背後的男人滿臉淚水,衣衫破爛,喉嚨都爛了,頓時聯想到當日馬大元的慘狀,連手腳都軟了。

段正淳突然疑道:「啊,奇怪,怎麼這男子一晃眼又不見了,他到底是誰?為何纏著你?」

馬夫人此時已經恢復平靜,笑著說:「不管是否有人,也不管他到底是誰,反正你我今日便了解了一切恩怨吧。」

說罷,手中拿出一柄匕首,慢慢刺向段正淳的心口。

段正淳眼見生死便在頃刻,雙目向她背後直瞪,大聲呼叫:「馬大元,馬大元,快捏死你老婆!」

馬夫人見他臉上神色突然變得可怖異常,又連聲大叫「馬大元」,不由得全身一顫,下意識回頭瞧了一眼。

段正淳奮力將腦袋一挺,撞中她的下頦,馬夫人登時摔倒,暈了過去。

可惜他這一撞只是強弩之末,又未曾用上內力,馬夫人雖短暫昏暈了一下,片刻後便已醒轉,款款的站了起來。

她撫著自己的下顎,笑道:「段郎,你便是愛這麼蠻來。這一下子撞得人家這裡好疼。你編話來嚇我,我卻險些上了你的當。」

段正淳這一撞已用竭了他聚集半天的力氣,暗暗嘆了口氣,心道:「許是命該如此,夫復何言!」一轉念間,說道:「小康,你這就殺我么?那麼到時候大理國高手來問你謀殺親夫的罪名時,誰來幫你?」

馬夫人嘻嘻一笑,說道:「誰說我謀殺親夫了?你又不是我的親夫。若你真是,我自當好好待你,不讓你受半點委屈。唉,你走之後,我自然也要遠走高飛,難道還等大理國的高手來找我麻煩不成?」說著說著,她幽幽的嘆了口氣,又道:「段郎,我是真心愛你的,只因為我要不了你,只好毀了你,這是我天生的脾氣,那也沒有法子。」

徐陽聽他們的對話,漸漸接近了事實的真相,自然不會讓段正淳真的遭了毒手,便施展混元掌,將靠近段正淳一面的土牆揉爛,一隻手輕輕探了進去。

此時他的武功境界早已超越了陰陽相濟的水平,原本雄渾威猛的混元掌,自然也能使出陰柔的掌力來,這一頓操作,半點聲息也沒發出來。

便在此時,馬夫人又再次靠近了段正淳,匕首架在段正淳脖子上,在他肩頭重又咬下一塊肉來。段正淳縱聲慘叫,身子不停顫動。

正掙扎中,忽覺雙手已得自由,原來縛住他手腕的牛筋絲繩已給徐陽用手指扯斷,同時一股渾厚之極的內力湧入了他各處經脈。

段正淳心中狂喜,雖然不知道是誰在背後幫他,但絕對是友非敵。

此時他氣隨意轉,那股內力便從背心傳到手臂,又依次傳到手掌、手指,只聽「嗤」的一聲輕響,一陽指神功發出。

馬夫人始料未及,脅下早已中指,「哎喲」一聲尖叫,倒在炕上。

段正淳正想起身制住她,忽見門帘掀開,走進一個人來。

只聽那人說道:「小康,你對他還是余情未了?是不是?怎地費了這老大功夫,還在拖拖拉拉?」

喬峰在窗外看到此人,頓時腦袋裡轟的一聲,先前許多想不透的地方,都已經連成了線。

馬夫人那日在無錫杏子林中,曾取出自己平日里慣用的摺扇,誣稱是他赴馬家偷盜書信而失落,這柄摺扇她從何處得來?如是有人盜去,勢必是和自己極為親近之人,但此人又是誰?自己是契丹人這件大秘密,隱瞞了這麼多年,何以突然又被人翻了出來?

眼前這人,相貌嚴正,一臉的正氣,正是丐幫執法長老白世鏡。

白日里,喬峰還暗暗感激他替自己說話,卻沒想到,誣陷自己的人,居然就是往日最為親近的朋友。

馬夫人驚道:「他……他……武功未失,點……點了我的穴道。」

白世鏡一躍而前,抓住了段正淳雙手,喀喇、喀喇兩響,扭斷了他腕骨。段正淳全無抗拒之力,徐陽輸入他體內的真氣內力只能支持得片刻,徐陽自然不會連續輸入,他又成了廢人。

徐陽見到白世鏡後,立刻在想如何讓他當面自承罪惡,沒想到要再出手相助段正淳,同時也沒想到白世鏡竟會如此果斷,立時便下毒手,待得驚覺,段正淳雙腕已斷。

徐陽暗想:「此人風流好色,今日讓他吃些苦頭,也是好的,瞧在三弟的面子上,最後總是救了他性命便了。」

白世鏡道:「姓段的,瞧你不出倒好本事,吃了『十香**散』,功夫居然還能剩下三成。」

段正淳雖不知牆外伸掌相助之人是誰,但必定是個大有本領的人物,眼前固然多了個強敵,但大援在後,心下並不如何驚慌。

聽白世鏡這樣說,顯然是不清楚自己已經來了幫手,便藉機問道:「尊駕是丐幫中哪位長老么?在下和尊駕往日無仇近日無冤,何以遽下毒手?」

白世鏡並未理睬他,轉身想要替馬夫人解穴,但段氏一陽指,手法尤其特殊,一時居然解不開。

馬夫人急道:「先別管我,我只是手腳酸軟,過片刻便好。先殺了他,免得他再暴起傷人。這屋子……這屋子我不想再待了。」

段正淳笑道:「小康,別怕,有我陪著你,馬大元不敢靠近。」

白世鏡的臉上陰晴不定,只聽馬夫人笑道:「段郎,你倒好興緻,死到臨頭,居然還能笑得如此歡暢。」

白世鏡怒道:「賤人,此時此刻,你還叫他『段郎』?!」

說罷,一記耳光抽去,馬夫人雪白的臉上頓時紅腫一片。10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