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輪迴之戒 >第三百八十章 末日大戰(四)

第三百八十章 末日大戰(四) (1/1)

小說: 《輪迴之戒》 | 作者: 杯中飲月 | 更新時間:2019-01-12 14:16 | 本章字數:3130

傅淼膝下共有三子兩女,『五丫頭』便是他最小的孩子,名傅秋荷。

當年傅秋荷為了逃避指婚,孤身一人闖蕩江湖,沒想到在紫金域的萬獸山脈中遇到了張墨塵的父親,也就是張天峰。

那時的張天峰還不是張家族長,即便是族長,雙方依舊門不當戶不對,但傅秋荷的少女心扉卻被張天峰無聲無息的敲開。

遇到張天峰的那一刻,什麼闖蕩江湖,什麼遊歷山水,都成了無味的雞肋,傅秋荷找到了夢寐以求的歸屬感,哪怕前者只是荒野之地的小人物。

就這樣,傅秋荷嫁進了張家。為了不必要的麻煩,她一直善意的隱藏著自己的身份。張天峰也沒讓她失望,關懷備至,恩愛有加。

兩人的愛情在第二年便結出了碩果,男嬰的呱呱落地喜慶了整個張家,張天峰更是沉浸在幸福與開心之中,雖然那時的家族事務十分繁忙,與李、石兩家的摩擦越來越多,但每當夜幕降臨時,一家三口的房間內都是溫馨無比。

然而,好景不長,這種幸福的生活在張墨塵出生後不久便被迫結束,因為聖水峰的人找上了三葉鎮。

為了不驚擾張家,傅秋荷在深夜與來人見了面,按照來人當時的傳話,傅秋荷要麼乖乖回去,要麼血洗張家。

迫於無奈,傅秋荷妥協了,在離別前的晚上,她將自己的身世告訴了張天峰,後者被深深震驚的同時,心中滿是離別的不舍與酸楚。

張天峰何嘗不想留下傅秋荷?但他沒那個實力,唯一能做的,就是抱著還未出月的張墨塵,在冷月與蕭風之下看著自己的妻子漸漸消失在遠方。

傅秋荷的身世讓張天峰知道,這一別今生恐無再見之時。他編了一個謊言讓張墨塵徹底死心,必定,如果張墨塵知道傅秋荷沒死,肯定會去找,而聖水峰是不會容忍一個『孽種』存活於世的。

從傅秋荷離開的第二天,真相便在族內徹底消失,以至於張墨塵一直都認為自己的娘親是難產而死。他的尋母之心是死了,但從此背負上深深的內疚與自責。

也許是傅秋荷十幾年的牢獄煎熬,也許是張墨塵日日夜夜的對月思念,上蒼終於大發慈悲,讓相離十幾載的母子終於重逢,只是這重逢之日卻是末日之時,讓人唏噓不已。

......

張墨塵哽咽的同時,中年女人豈不是淚做兩行?當看清那張清秀的面孔後,一把將張墨塵緊緊摟住,「塵兒,真的是你!」

「娘!」如今的張墨塵盡顯王者之氣,但此時此刻,懷中的他只是母親的兒子。

「好孩子,好孩子,為娘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傅秋荷喜極而泣,這一刻,什麼冥殿、什麼末日,都變得微不足道。

「你爹還好嗎?」傅秋荷急切問道。

「好,就是每到深夜便會望月哀嘆。」替傅秋荷擦去淚水,張墨塵笑著回道。

眼眶再次濕潤,傅秋荷抿了抿嘴巴,道:「是娘不好,娘不該離開你爹和你。」

張墨塵搖著頭回道:「娘肯定有難言之隱,兒子不怪娘!」

就在這時,一道冷毒的聲音打破了喜悅的氣氛。

「多麼溫馨的一幕,可惜,你們馬上都會成為孤魂野鬼。」

傅秋荷蹭的站起來,將張墨塵拉向身後,遭到重創而萎靡下去的氣息再次澎湃起來,這是一位母親的本能,這是情親爆發出來的潛力。

「塵兒,快走,和你爹找一個幽靜之地,再也不要踏足塵世。」

強忍著傷勢,傅秋荷深吸一口氣便要衝殺而出,卻被一直手輕輕拉住,回眸看去,張墨塵嘴角掛笑。

「娘,還是我來吧!」

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之前一幕,傅秋荷恍然大悟,她的兒子不再是襁褓中的嬰兒,而是能夠一掌震飛元帝大成者的少年。

「塵兒,小心。」傅秋荷欣慰點頭,左移半步讓開道路。

張墨塵含笑點首,當一步從傅秋荷身邊邁出時,眼中的溫柔頓時被冰冷取代。他本為天下蒼生而來,如今又多了一條理由:動我親人者,雖遠必伐、雖強必誅。

意念發出,無鋒急出,張墨塵面色冷漠、鐵眉橫指,灰色氣息滾滾翻騰,輕吸一口氣,緩緩舉起無鋒指向枯禪:「上前受死!」

雖然出言威嚇,但枯禪那看向張墨塵的目光無比嚴肅,然而,當後者將氣息爆發而出時,嘴角又擎出一抹不屑,他將剛才的吃虧完全歸因於遭到偷襲。

「小小初階元帝,找死!」

不屑冷笑泯滅,枯禪的雙眸重新布滿陰毒,一聲爆喝,奔踏而去,他要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方式將張墨塵轟成肉泥,只有這樣,才能滿足扭曲的快感。

飛奔中的枯禪死氣大盛,加上滲白的面孔和陰毒的表情,看上去與死神無異。

罡風如刀,割的面頰生疼,張墨塵上一秒靜如赤子,下一秒動如脫兔,揮舞無鋒,一聲爆喝。

勢大力沉的撞擊連連不斷,激蕩的餘威更是層層擴散,兩人的肉搏沒有華麗的場面,卻是將所有人的眼球都吸引過去。

出場甚是華麗,但終究只是初階元帝,生盟之人一直替張墨塵捏一把汗,但這種擔心隨著纏鬥的持續漸漸消失不見。

冥殿之人的表情剛好與生盟相反,他們以為張墨塵不過是螳臂當車,如今車是被擋了,卻不是螳臂,而是山巒。

枯禪的眉頭越皺越緊,如果張墨塵的越級抗衡能力讓他驚愕的話,那後者的兇猛攻勢則讓他有些心驚肉跳,他從未見過這麼不要命的人,比猛虎還要猛,比瘋狗還要瘋。

對著張墨塵的胸膛重拳轟下,枯禪卻根本高興不起來,因為前者彷彿不怕疼,幾乎是同時一劍劈下。

好在這種情況已經不止一次了,『見怪不怪』的枯禪來不及將拳頭上的力道卸盡,身形一動,閃躲而去。但張墨塵豈能罷手,目光陡沉,提劍狂追。

兩道身影閃轉騰挪,纏鬥漸趨白熱,但在這激戰之下,枯禪漸漸力不從心,反觀張墨塵則越戰越勇。

或許是察覺到了枯禪的危機,陰騭四人眼角一沉爆沖而出,但這一次他們成了受阻者,當四道爆喝響起時,孟戰、烈炎、石破天、李子木緊緊擋在了他們眼前。

狗急跳牆、兔急咬人,堂堂聖水殿主、元帝大成強者,居然被一個少年逼的如此狼狽,閃躲中的枯禪咬牙切齒,羞怒與憤恨心中重重交織,下一秒調動全身元氣,出其不意,一拳轟出。

「去死吧!」

重拳砸中胸膛,枯禪凝重的面龐終於綻放一絲陰毒的得意,他自信這一拳即便無法擊殺張墨塵,也能將其重創。

「什麼?殘,殘影?」

然而,枯禪高興的太早了,當眼前的『張墨塵』化為霧氣裊裊消散時,後背忽然感到一股涼氣。

灰光大盛,最後發生質的改變,變為土褐之色。看著枯禪轉過來的驚悚眼眸,張墨塵冷冷一笑,高舉無鋒,呼嘯砸下。

「玩夠了,去死吧!」

悶沉的撞擊聲瞬間傳開,緊接著是一道凄慘無比的慘叫。生盟之人看著失去半個臂膀,下半身活活被砸進地面的枯禪,無不驚愕的咽了口口水。直到現在他們才明白,這個在江湖上從未聽說過的毛頭小子是多麼的恐怖。

「你,你居然有土戒!」枯禪奄奄一息,道。

俯身蹲下,張墨塵挑釁的在枯禪面前晃了晃手指,那上面一顆戒指正散發著陣陣褐色之光,「驚喜么?」

「天意,天意啊。」枯禪哀嘆,「不過,能死在土戒之下,我不冤,哈哈!」

「你配么?」張墨塵詭異一笑,站起身,收起氣息,舉起無鋒呼嘯砸下。

生盟之人各個面色激動,因為他們看見了久違的曙光。尤其是傅淼,喘過氣的他從山洞中爬了出來,當看見如此一幕時,萎靡的眼神頓時精光迸射,即便他不知那揮劍少年是誰,從何而來。

然而,當重劍砸下時,枯禪並未化為血肉,相反,張墨塵口吐血霧倒飛而去。

這個過程實在是太快了,即便睜大眼睛都看不清內幕,直到一團黑霧從天而降,生盟之人才回過神來。

枯禪雖強,不過是殿主而已,而真正的死神現場方才登場。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