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歡喜記事 >第九百章 浮腫

第九百章 浮腫 (1/1)

小說: 《歡喜記事》 | 作者: 木嬴 | 更新時間:2019-03-15 19:20 | 本章字數:2764

只是周嬤嬤畢竟是皇后的心腹,在皇后已然和太后離心的情況下,太后也不敢明著斬斷皇后的左膀右臂,這也是為什麼太后早前就對周嬤嬤動了殺心,卻遲遲沒有付諸行動的原因。

皇后掌管鳳印,若是身邊最得力最信任的嬤嬤都被人給除了,卻查不出原因,後宮那些嬪妃能錯過這麼好的打壓皇后的機會?

頭一個李貴妃就絕不會放過。

太后在等,等周嬤嬤出宮再下手。

太后缺乏耐心,蘇錦也沒有耐心。

這種明知道真相就是這樣,卻一定要足夠的證據才能把太后和皇后拉下馬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偏偏這是樁陳年舊案,最清楚的馮太醫已經被滅口了,只能從皇后身邊人下手。

知道這麼隱秘事的必定是皇后的心腹。

既然是心腹,想從她們嘴裡問出真相來必定不易,她目前能做的只有挑撥離間。

一旦離了心,撬開她們的嘴就容易了。

蘇錦選中周嬤嬤,一來她是皇后的心腹嬤嬤,二來蘇錦出生時,唐氏是從周嬤嬤手上救下她的。

當時,周嬤嬤是要將蘇錦活埋的。

從周嬤嬤身上著手,等於是把兩個案子一起查了。

就在蘇錦缺乏耐心之際,一場冬雨不期而至。

天已經很冷了,這一場雨一下,更是冷的人直打哆嗦。

寒風往人脖子里鑽,彷彿塞了冰塊一般。

蘇錦還想沒事多進宮轉轉,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天氣一冷,門都不想出了。

不過天越冷,美人閣的生意倒是越好了。

別人寒冬生意清冷,美人閣的生意反倒比以前更紅火。

之前賣冰的鋪子搖身一變賣炭了。

炎炎烈日賣冰,寒冬飄雪之際賣炭,左右一個子都別想從良心鋪子手底下溜走。

蘇錦的生意經成了茶樓酒肆的熱談。

這才是會做生意的人。

大夏天賣冰的時候就想到冬天要賣炭,收了一堆炭屯在那裡,贏得了民心不說,這會兒都快把那些炭鋪給擠的沒生意可做了。

夏天屯炭冬天賣,這是炭鋪慣常操作,不足為奇。

只是這一年,蘇錦插了手,美人閣需要炭,而且還沒有和那些炭鋪一樣,壓價收炭。

蘇錦的炭火一個價,只要你炭好,多少我都收。

那些炭鋪肯定競爭不過蘇錦,左右想著一個美人閣也用不著屯太多的炭,等美人閣屯夠了炭,他們再屯也不遲。

這一等,就從夏天等到了秋天……

如今已經入冬了,那些百姓燒炭的也少了,要再收炭,價格要高不少了,利潤空間低很多。

炭鋪沒有炭賣,生意能好到哪裡去?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買炭的人去良心炭鋪交錢,被人領著去取炭。

明明是賣炭的鋪子,卻是一點炭灰都看不見,鋪子乾淨,買炭的人也愛去。

再加上買的多,還會送些香皂之類的添頭,就更招人喜歡了。

雨,斷斷續續,淅淅瀝瀝的下了三四天,到第五天才放晴。

碧空如洗。

天空乾淨的如同一塊沒有瑕疵的碧玉。

在屋子裡一連悶了幾天,人都懶散了。

南安王府。

南安王妃幾天沒出門,派小廝去約靖國侯夫人她們打麻將。

小廝前腳出門,後腳一丫鬟跑進來道,「王妃,派去鄞州的小廝回來了。」

南安王妃心上一喜,「快讓他進來。」

小廝快步進來。

一路走的急,有些氣喘吁吁。

南安王妃見了道,「聶姑娘可一切安好?」

小廝支支吾吾。

南安王妃心頭沉了沉,「怎麼不說話?」

小廝欲言又止。

南安王妃心頭更沉了,「我要聽實話。」

小廝這才道,「小的是見到了聶姑娘,但是……。」

南安王妃那個急啊。

一旁的管事媽媽惱了,「吞吞吐吐,是要拖下去打板子才肯說全嗎?」

小廝忙道,「小的不敢,實在是聶姑娘和離京之前變化不小,瞧上去似乎病的很嚴重,臉部浮腫,我差點沒認出來。」

小廝是南安王妃信的過的人。

他說聶瑤的情況,南安王妃深信不疑,也更害怕了。

當初聶瑤離京,就說是去養病的,怎麼一去這麼久,非但美好,還更嚴重了?

南安王妃不放心,要去找蘇錦問問。

管事媽媽攔下南安王妃道,「王妃,您就別去了,鎮北王世子妃若是肯說,怎麼會告訴郡王爺,定是答應了聶姑娘什麼都不說。」

這一去,鎮北王世子妃不一定會說,還叫她為難。

南安王妃坐下來,心都在顫抖,她道,「那,那把衛太醫請來,他是鎮北王世子妃的恩師,一身高超醫術承襲於他,他定知道是什麼病。」

她不為難鎮北王世子妃,但她抑制不住想弄清楚聶瑤的情況。

這是聶瑤在鄞州,路途遙遠,要是只有兩三日的路程,南安王妃都要親自去看她了。

然後——

衛太醫就被請來了。

這些天,請衛太醫看病的人是越來越多。

診金也收的手軟。

鎮北王世子妃恩師的名頭直接讓他的診金翻了三倍不止。

畢竟在大家眼裡,做徒弟的醫術肯定比不得師父,畢竟蘇錦年輕。

醫術差的動輒收一萬兩,太后也不例外,醫術更高的,沒道理只收尋常太醫的診金不是?

太多,他們給的心疼,便給三倍,算是約定俗成了。

衛太醫前腳治病完回宮,後腳南安王府的人就遞了帖子進宮,點名了要衛太醫出診。

衛太醫一盞茶端起來,還沒喝一口,又放下了,拎著藥箱子出診。

治病之前,先觀氣色,南安王妃臉上有焦灼之色,但不像是病了的樣子。

衛太醫上前請安,南安王妃道,「衛太醫客氣了,您請坐。」

衛太醫,「……。」

嗯。

現在誰和他說話都客氣的很,畢竟是公主的恩師。

可他是來治病的啊,不該先見病人嗎?

衛太醫坐下道,「不知府上是誰病了?」

南安王妃道,「府上倒是沒人生病,找衛太醫來是想問問您,是什麼病需要休養十個月,還臉部浮腫的?」

衛太醫眉頭擰了擰。

僅憑這一點癥狀,叫他如何斷症?

不過憑著這麼多年學醫的經驗,衛太醫問道,「不知病人是男是女?」

衛太醫把人問懵了。

這病了還分男女嗎?

「是女的,」管事媽媽忙回道。

「是少夫人還是姑娘?」衛太醫再問。

「是姑娘。」

衛太醫搖頭道,「那我倒不知是得的什麼病了。」

南安王妃望著她,「那如果是少夫人呢?」

衛太醫笑道,「我也不敢把話說滿,不過如果是少夫人的話,王妃說的病症,我首先懷疑她是不是有了身孕。」

南安王妃,「……。」

管事媽媽,「……。」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