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美男榜 >第四百一十五章:孟天青驚變

第四百一十五章:孟天青驚變 (1/1)

小說: 《美男榜》 | 作者: 小魚大心 | 更新時間:2018-12-07 12:47 | 本章字數:3536

三日小築。

孟水藍緩緩睜開眼睛,尚未完全清醒,就聽孟天青發出一聲驚叫!聲音之凄厲,令人心驚肉跳。

孟水藍顧不得穿衣服和鞋子,光著腳就跑去了孟天青的房間。

孟天青背對著門口,坐在一面鏡子前,全身哆嗦得厲害。

孟水藍知道,孟天青絕不是膽小之人,能讓他發出這種叫聲的,應該是出現了十分嚴峻的事。孟水藍沒有貿然喝問,而是試探性地小聲詢問:「孟天青?」

孟天青的肩膀猛地一抖,整個人的肌肉都收了起來,既像被嚇到,也像動物要發起攻擊前的準備。

孟水藍有些疑惑,不知孟天青是在刻意逗弄他,還是真出了什麼事兒。畢竟,若真出了事兒,孟天青也不致於如此全身防備。他是他哥!就算平時互掐不著調,關鍵時刻還是可以互相信賴的。

孟水藍沒有繼續往裡去,而是倚靠在門框上,一邊打量著孟天青的反應,一邊打趣道:「孟天青,學婦人尖叫,你真是如火純青啊。」

砰地一聲,孟天青放下面前的小銅鏡。

孟水藍被嚇了一跳,卻只是微微挑眉,繼續道:「摔東西?一哭二鬧三上吊,你這是到哪兒步了?某甚是費解呢。」

孟天青好像在隱忍怒火,胸口起伏得十分厲害。

不知道是不是孟水藍聽錯了,他竟隱約聽見了指甲撓桌子的聲音。

孟水藍不再試探,抬腿走向孟天青。

一隻手,剛要搭在孟天青的後背上,孟天青竟十分警覺地轉過頭,沖著孟水藍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喵!」

孟水藍嚇得手一抖,僵在了半空。

但見孟天青那雙水靈靈的眸子,竟……竟變成了貓瞳!灰藍色的眸子,豎起一線,就像被孟水藍驚到一樣!

孟天青的動作特別快,竟是撓了孟水藍一把後,立刻躥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

孟水藍的手背上多出四條血淋淋的撓痕,有些痛。他摔了摔手,走向孟天青,道:「你出來,讓某看看。」

孟天青不動。

孟水藍皺眉道:「悶死也解決不了問題。出來,讓某看看,想想辦法。」

孟天青悶悶地道:「讓我睡會兒,醒了,會發現這是夢。」

孟水藍道:「用不用某陪你一起睡會兒?」

孟天青一把掀開被子,用那雙貓瞳瞪孟水藍。

孟水藍彎腰看了看,道:「這是怎麼做到的?」

孟天青坐在床上,道:「睡一覺,就這樣了。」

孟水藍咂舌道:「那你這一覺睡得,堪稱舉世無雙了。」

孟天青煩躁地道:「別拿我尋開心!」

孟水藍坐在床邊,道:「那你讓某怎麼辦?抱著你哭啊,還是給你送兩隻老鼠?」

孟天青舔了下嘴唇。

孟水藍瞬間覺得驚悚了。一夜之間,一雙人的眼睛變成貓的眼睛,倒也無所謂,頂多看起來嚇人些。可是,若這習性也變成了貓,就著實有些瘮人了。

孟水藍站起身,當機立斷道:「走,去尋公羊刁刁。」

孟天青道:「昨晚夢見了他,還夢見了佳人。」

孟水藍一想到孟天青的夢魘之症,眼睛就是一亮,問:「都夢見了什麼?走,我們車上說。」

兄弟二人全副武裝,穿戴整齊戴上幕籬,這才蹬上馬車,直奔公羊刁刁處。

馬車上,孟天青坦言了自己的夢:「我昨晚夢見了佳人,她從一間屋子走出,全身是血。她對我說,她沒死,但是那血,卻順著她的身體往下滴落。她一擰衣服,都能擰出嘩啦一片血水!我本想和她多說說話,卻聽見有人慘叫。推開窗進去一探,看見公羊刁刁被鎖在浴桶里,浸泡在自己的血水中。他痛苦地嚎叫著,就好像在被什麼人剝皮放血一般,樣子極其凄慘。哥,你說,我昨晚是不是去地獄了?」

孟手藍問:「起床後洗漱沒?」

孟天青搖頭。

孟水藍抓起孟天青的手,仔細看了看,發現他的指甲里不但有一根黑毛,還殘存著一些血漬。心中微動,似乎跳得有些歡快呢。

孟水藍放下孟天青的手,道:「或許,不是夢。」

孟天青微愣,緊張地問:「你的意思是說,我昨晚真的看見了佳人和公羊刁刁?」

孟水藍眯了眯眼睛,道:「你指縫裡有血漬和一根動物的毛髮。某雖不敢肯定你是否見到了佳人,但事出總有因,我們即刻去一探究竟。」

孟天青激動道:「好好,我們這就去……」話未講完,情緒已經變得低落,一雙貓眼裡滿是不安。他眨巴一下眼睛,扭開頭,盯著車廂一角,開始發獃。

孟水藍知他心中所想,卻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總不能說,佳人不怕貓吧?怕不怕貓不要緊,就不知道她怕不怕像貓的人了。

馬車走到半路,孟天青突然道:「我不去了。」言罷,突然向馬車外面躥去。那速度,真是敏捷到令人咂舌。

孟水藍一不留神,竟沒有抓住他。

孟水藍喊停馬車,下車去尋,卻哪裡有孟天青的身影?!

孟水藍只得兵分兩路,一是派出人手去尋孟天青,二是直奔岐黃館,去尋公羊刁刁。

公羊刁刁沒在岐黃館,孟水藍並沒有追問他去了哪裡,而是直接讓車夫將馬車趕到岐黃館的後身處。按照他的猜想,公羊刁刁的身體那般單薄,其住處定會緊鄰岐黃館。

孟水藍沒猜錯,尋著藥箱,很快便確定了公羊刁刁的所在。

院子里,正上演著雞飛狗跳的一幕。

戰蒼穹舉著戰魂斧,追著公羊刁刁劈!黃蓮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公羊刁刁的身上只圍了一個布單,跑起來露出兩條大腿和半截胸膛,真是……秀色可餐。

戰蒼穹所過之處,一片狼籍,好好兒的一間小院,毀得毀,碎得碎,幾乎沒有完整的地方。

一堵牆,從中裂開,可以看見一個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孟水藍的呼吸微窒,下了馬車,順著牆邊,躲開追打的二人,就要往屋裡去。

戰蒼穹飛出戰魂斧,貼著孟水藍的鼻子,砍入牆體。整面牆,轟然碎裂。

唐佳人撲棱一下坐起身,啞著嗓子,一疊聲地問:「怎麼了怎麼了?」扭頭,看向塵土飛揚之處,與孟水藍四目相對。

孟水藍激動得差點兒老淚縱橫了!他一伸手,情深意切地喊了聲:「佳……」人字尚未喊出,就被那些塵土嗆得咳嗽起來。

唐佳人的視線後移,看見好似戰神般的戰蒼穹,以及……裸露四肢的公羊刁刁,嗯,還有躺在地上的黃蓮。

唐佳人下了床,沒尋到鞋子,於是踮著腳尖,輕輕一躍,從灰塵四起中掠過,站到了院子里。

她先是幫孟水藍拍了拍後背,而後指著黃蓮,問:「死死死……死沒?」

戰蒼穹黑著一張臉,一扭頭,不看唐佳人。

公羊刁刁一邊往唐佳人身邊跑,一邊氣喘吁吁地回道:「沒死,也差不多了。戰蒼穹,混蛋!」

戰蒼穹瞪眼看向公羊刁刁,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淫賊!不殺你,難解我心頭之恨!」說著話,身子已經躥了上去,要掐公羊刁刁的脖子。

唐佳人腳步一滑,立刻擋在二人中間,道:「怎怎……怎動手?!說說說……說好的,不能殺!」一磕巴,她自己都著急,當即仰天長嘯,發出一聲尖叫,「啊!!!」

這一聲,成功讓眾人稍微冷靜了一點點兒。

孟水藍停止咳嗽,滿眼喜悅地看著佳人,激動得說不出話。雖然,明知道她很可能脫困,但沒見到這個人,心中始終放不下。如今不但見到了,還曉得她耳能聞、口能言,真是好得不能再找。轉而,心裡卻又生出幾分幽怨來。她沒給自己報個平安,卻跑到公羊刁刁這裡,真是令人不悅啊。孟水藍承認自己小心眼,但面對喜歡的女子,哪個男人能真正做到大度?

戰蒼穹怒聲道:「我從沒答應!」

唐佳人一拍自己的胸口,吼道:「我答應了,你照做就是!」

戰蒼穹額頭上的青筋暴起,攥緊拳頭,怒道:「你與他如此關係,自然護著他!今天,若不殺他,我……」

唐佳人挑眉看著戰蒼穹,等答案。

戰蒼穹卻是恨恨地一轉身,不想再看唐佳人一眼。

唐佳人看向公羊刁刁,問:「你怎麼刺激到他了?」

公羊刁刁回道:「睡睡睡……」

孟水藍咂舌道:「睡了他?」

戰蒼穹和唐佳人一同看向孟水藍。

孟水藍不怕死地追加了一句:「看戰宮主追神醫的姿勢,定是某個嬌羞的位置受了重傷。神醫如此不小心,確實可惱。」

戰蒼穹覺得,今天必殺之人的名單上,還應用紅筆寫下這廝的明字。不過,問題來了,這廝是誰?!

戰蒼穹目露凶光,看著孟水藍,問:「你是哪個?報上名來!」

孟水藍笑吟吟地道:「戰蒼穹,你連某都不記得了?看來,你這腦子確實出了問題。」

戰蒼穹道:「那個某,休要廢話!拿命來!」言罷,直接掄起拳頭砸了過去!

被稱作「那個某」的孟水藍受到了一點兒傷害。15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