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農家小皇妃 >第三百七十二章 國師與巫女發生矛盾

第三百七十二章 國師與巫女發生矛盾 (1/1)

小說: 《農家小皇妃》 | 作者: 木木帥 | 更新時間:2019-01-12 05:22 | 本章字數:3452

近幾日,國師和巫女之間發生了點小矛盾。

起初雲清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哄騙南宮詞的這些事見效了,卻又覺得國師再不濟也沒那麼小的心眼兒。

暗中打聽了一番才得知,那二人鬧不愉快的原因有兩點,一是因為四王子,也就是雲清先前在深山中見到的那個男子。

涼月國人皆知,四王子對巫女有意,這些年來總是用些小玩意兒來討好她。還曾放言非巫女不娶,將國王氣了個半死,若非四王子為人圓滑,後來又想法設法討得了老國王的歡心,如今的下場只怕是和三王子差不多了。

這麼一個痴情的男人,惦記著自己的未婚妻,這換作是誰,怕是心中都會有個疙瘩在。

南宮詞再怎麼厲害,終究是不敢太過得罪四王子的。所以便一直應付著。倒也不曾的罪過四殿下。

對此,國師倒是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他心中沒有巫女。若是哪日巫女準備另嫁他人了,於他而言,也是無關緊要的。甚至是一種解脫。

可是近日四王子突然找來了練毒所需,極其罕見的一種藥草。並且同南宮詞道:「給孤抱抱,這草藥就給你。」

原本南宮詞是猶豫的,可是想到那草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才能尋得一顆,對她這種煉毒成痴的人而言至關重要,到底還是不情不願的讓四王子抱了下。

抱了也就罷了,四王子居然趁機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被不少人看了去。還將此事傳開了。

這種事換作其他男子,怕是直接退親都有可能。

國師畢竟是巫女名義上未過門的夫婿,對她這種行為更是難以理解。

不過終究只是冷言冷語了兩句,並未多爭執什麼。畢竟他娶她,是為了報恩,無關其他。

但是二人之間隱約因為這件事,多了一層隔閡在。

可是卻並不見巫女後悔,國師心中不滿,她費些心思令他展顏就是,那草藥錯過了可就難尋第二顆了。

第二件事,則因為二王子之事,二王子近日為了討國王開心,聲稱用人的心臟可以煉製長生不老葯。

國師得知後無法繼續為他效命,巫女同他意見相左。自然而然發生了爭執。

國師道:「二王子昔日里的目的我能理解,所以輔佐他,做些惡事我便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今他要挖人心入葯,未免太過了些!」

南宮詞不解道:「你管這些做什麼呢?那些窮苦百姓哪天不會餓死十個八個的?哪裡是你能管的起的呢?等二殿下繼位後,這一切都會改變了,現在死幾個人算什麼?哪日不會死人啊?」

「可是他大可不必如此!!你精通毒術,想來比我清楚,那長生不老葯本就是哄人的東西!既然是哄騙國王開心,用什麼做藥引不一樣,他何必非要如此……」

「區區幾個百姓罷了!」

「區區幾個?不是說要九十九個么?」

「那又如何?那些百無一用的草芥,死一個和死一百個有什麼區別么?」巫女不理解他這種昔日久經殺戮之人,如今為何會這般心慈手軟。

她是不理解他的。國師只會為了大局殺人,對於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小老百姓,確是心存仁慈。

「你們若是真喜歡殺人,何不去找那些大奸大惡之人?對一些弱小的百姓下手算什麼?」

「二王子心裡和正常人有些不大一樣,他幼年凄苦,早年大王子健在的是時候,將他欺負成什麼樣子,說句大不敬的,二殿下本就不是什麼正常人,他酷愛殺戳,就喜歡這種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那麼多大奸大惡之人給他殺?雖然如此,但二殿下是非大局還是拿捏的清的,這種小事你就不要計較了可好?」

國師也不知道為何,明明他沒有半分記憶,潛意識裡卻接受不了這種草菅人命的行為。

「小事?此等人怎配為君主?他日就算承襲帝位,拿殺害百姓為樂趣可還了得?你若是願意,便自己輔佐他就好了,我無心繼續助紂為虐。」

南宮詞聞言不禁有些煩躁:「你就當是為了我,你忘記你的命是我救的了?你可是我的男人,咱們二人共同輔佐一人不好么?」

國師眉心微蹙,他就是因為這救命之恩,釋懷了她給自己下藥之事,縱然一直便對二王子的行為舉止有所不滿,忠心追隨著他,甚至答應了娶她,南宮詞是準備拿此事說一輩子么?

「國師是知恩圖報之人,但是有些事是無法妥協的,聞言只是道:巫女,這條命你若是想要,收回去就是了。或許你當初就沒必要救我。」

南宮詞:「……」

他並不怕死,不想繼續違背本心聽從她的話做什麼了。報恩也不是這麼個報法兒。

巫女顯然被他的迂腐氣的不輕,她自小習毒,屬下時常抓來一些賤民用來給她試毒,挖人心入葯之事也有,她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雖說這個藥方是假的,能哄國王開心才是要緊事!

這些事她從未對國師說過,如今忍不住將自己的想法暴露了出來。

男人眼中不覺閃過一絲厭惡,這次南宮詞也沒有繼續對他好生好氣的,冷著臉轉身離開了。

接下來幾日,二人便也沒在見過面,國師也沒來過南宮府。

國師心中沒她,見不見她自然是無所謂的。南宮詞沒過幾日,便有些坐不住了。

雲清隱約嗅到了其中的不對勁兒,因為這幾日南宮詞不曾找她學習如何討好國師了,卻也未曾多問。

這二人的矛盾究竟鬧到何種地步,她對這些沒興趣,巫女找她幫忙她便幫,不來找她便罷了。

就這樣過了好幾日,巫女總算再一次找到了她。

幾日未見,巫女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也不似往日精神了,足以看出國師於她而言有多麼重要。

「小雲,你幫我去國師府一趟。」

雲清:「為什麼是我?」

「你辦事我比較放心,你就去同國師說,我已經勸服二殿下,不用人心做藥引了。」她終究還是妥協了。

雲清:「……」

這樣一個女子,能主動服軟實屬不易。不過要她去說……

「您放心,我會同國師大人說,您心中記掛著他。」

南宮詞沒答話,她知道雲清聰明,不必她多說什麼。

雲清前往國師府的時候,心下其實是有些拒絕的。自從上次發生了那種事後,她對這個國師委實沒什麼好印象。

不過受人之託,只能硬著頭皮去了。

國師得知她來了,一向波瀾不驚的心底,微微漾起了漣漪,立刻讓下人將她請了進去。

「巫女讓你來的?」

「是,巫女大人說,她已經說服二殿下,不會用人心做藥引了。」

「我知道了。」

「那,您要不要同我一起回南宮府?」

「不了。」

雲清微微蹙眉道:「巫女大人已經率先低頭了,大人何必如此?」

國師原本沒準備搭理她,聞言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我如何了?」

「巫女想來很想見您……」

「那就勞煩你帶個話,我日後不會再與二王子為伍,無關乎此次事件。」這幾日他也想通了。

雲清若是就這麼回去了,巫女定要不樂意。

索性道:「國師大人,你們這些大人物的事我不懂,卻也懂得知恩圖報的道理,恕我直言,您只需要盡自己應盡的責任即可……」

「是巫女讓你這麼說的?」

「不是。」

國師原本沒準備理她的,這個女子的出現令他變的反常,清醒過後本能的想迴避。

見她這麼說,心下微不可察的有些失望。起身來到了她身前。

「你當真這麼覺得?哪怕主上是一個殘暴不仁,視人命如草芥的人,也該繼續追隨么?」

雲清道:「自然不應該,可是也該看看您有沒有改變的能力。如今這種情況,您追隨與否,又能改變什麼呢?若是您追隨的話,也許還能……」

雲清說著說著,卻說不出來了,因為國師同她越靠越近。

「國師大人……」

「你很聰明,說的也不無道理,可你若是清楚二王子的為人,就不會在這裡空口說白話了。」

二王子也不知道幼年經歷過什麼,總之過的極苦,這些年下來後,心底是有些扭曲的,他殺人,就是單純的因為心中喜歡殺人。

說起來比較矛盾,二王子有帝王之才,有心改變涼月國如今的現狀,若他登基,必然是個有所作為的君主,也一定是個殘暴的君主。這種心裡的扭曲是許多年的了,國師並不認為自己能改變的了。

雲清沒答話,二王子究竟如何她確實不清楚,若是在這裡同國師爭論,心下底氣不足。

「我還聽過一句話,叫良禽擇木而棲,既然你什麼都改變不了,倒不如追隨二王子……額,體現您的價值……至少,沒必要同巫女作對。」雲清一面說著一面向後退,忍不住開口提醒道:「您莫要在靠近了,實在不成體統!」15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