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邪王寵妻:冷妃醫天下 >第587章 掩蓋傷口

第587章 掩蓋傷口 (1/1)

小說: 《邪王寵妻:冷妃醫天下》 | 作者: 半世笙簫 | 更新時間:2018-12-07 14:49 | 本章字數:3317

「昭合歡,你就帶我回宮去吧,天牢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容妃見玥兒伶牙俐齒說的她無話反駁,便緊緊抓著昭合歡的衣袖求情。

不過,昭合歡並不想再慣著容妃的性子,她自覺先前因為自己事事避讓,才會讓容妃覺得好欺負,所以做出這麼多事情來,要想讓容妃改過自新,這種小事上就不能妥協。

所以,昭合歡搖了搖頭,眼神堅決地看著容妃,說道:「本宮答應向皇上求情已經是給你機會了,至於天牢。這是皇上的命令,要關押你到這裡,你對於這種處罰應該虛心接受,而不是想方設法的逃避懲罰。」

「可是……」容妃還想再找些借口,但是昭合歡已經帶著玥兒等人要離開了。

「啊,有老鼠!」容妃大叫起來,一下子就撲到了昭合歡身邊,玥兒也很是慌張,忙對侍衛叫道:「快去抓老鼠!」

侍衛們趕緊在牢房裡搜查起來,但是根本就沒有發現什麼老鼠,容妃的這個牢房比起其他的牢房來說,要乾淨的多,根本就沒有老鼠蟑螂這些東西。

剛剛只不過是容妃想要找個借口,讓昭合歡誤以為她過得很慘,然後把帶她離開天牢,回到儲秀宮去。

既然搜不到老鼠,昭合歡便擺了擺手,說道:「不用搜了,容妃你要是真心悔過,就應該好好接受皇上對你的懲處,而不是找這樣的借口逃避。」

「可是,我只是想念住在儲秀宮的日子,不想再在這天牢里受苦了。」容妃楚楚可憐的看著昭合歡,讓昭合歡肚子里有氣,也不知道該怎麼向她發泄。

昭合歡也知道像容妃這樣自小享受榮華富貴的人,突然落到如斯境地,確實對她來說,很難熬。

但是天牢和後宮不一樣,這裡不像後宮那樣封閉,可以掩蓋消息。要是今天昭合歡沒有聖旨就這樣把容妃帶回去,恐怕會讓人覺得她身為皇后卻蔑視皇權,對皇上要關的人都隨意釋放,讓人覺得她對皇上不敬。

昭合歡在意的倒不是別人的流言蜚語,而是擔心這樣的舉措會讓燕北行覺得自己不夠在意他的面子。燕北行是天子,他的顏面自然十分重要。所以,昭合歡打定主意不會帶容妃回宮去。

不過,她還是體諒容妃在這裡待得難受,耐著性子安慰道:「容妃,你就在這裡好好待著,等本宮回宮之後會儘快向皇上求情,自然就能放你出去了,容妃,你要是真的改過自新,這點苦頭就該忍下來。」

既然昭合歡已經把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容妃也知道自己必須要繼續待在天牢了,只好眼巴巴的看著昭合歡,說道:「那皇后娘娘可得快一點,這天牢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昭合歡不願意再多說,「嗯」了一聲,便帶著丫鬟和侍衛們離開了。

回到後宮之後,翟秀秀早在昭和宮門口等候。昭合歡去了天牢以後,翟秀秀很是擔心,畢竟天牢有多陰冷黑暗,翟秀秀也是聽人說過的,但是昭合歡堅持要去天牢探望容妃,她也勸阻不了。所以,在昭合歡離開以後,翟秀秀便一直在昭和宮門口等著她。

見到昭合歡安然無恙的回來,翟秀秀拉著她,開心的說道:「皇嫂,你沒事吧,我還擔心容妃又會對你做什麼呢。」

「秀秀,你別擔心,我什麼事都沒,。我已經看過容妃了,她也答應我要改過自新,一心向善了,等皇上退朝之後,我就回去向他稟明一切。」

聽到昭合歡這話,翟秀秀心中存疑,她擔憂的看著昭合歡,說道:「皇嫂,容妃做了那麼多壞事,她真的會這麼輕易就改過自新嗎?我擔心這些只是她用來欺瞞你的花言巧語。」

「秀秀,我已經去天牢里親自看過容妃,她也親口向我承諾過,會改過自新的。我相信她說的都是真的,這些教訓應該已經足夠她長記性了,要是她再繼續執迷不悟下去,皇上肯定不會饒過她的,她為了活命,自然該知道要怎麼做。」昭合歡信誓旦旦的和翟秀秀說道。

她剛剛在天牢里看到容妃那樣痛苦失落的樣子,就知道這次痛失親子對容妃的教訓足夠深刻了。

昭合歡也相信,容妃這次是真的吸取教訓,不會再惹是生非了。現在,只等燕北行下朝,她好向燕北行稟明這些事情。

見昭合歡說的信誓旦旦,翟秀秀也不懷疑了,只點了點頭,說道:「既然皇嫂都這麼說了,我也姑且相信容妃是真心要悔過了,要是容妃真的從善,皇嫂這也算是做了件天大的好事,皇嫂你剛剛去了天牢,現在肯定很疲累,還是趕緊回房去歇息吧。」

「好的,秀秀你還懷著身孕,又等了我這麼久,你也要趕緊去休息。」昭合歡囑咐丫鬟護送翟秀秀回了房間,目送翟秀秀離開了,她也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一回房,夏荷就迫不及待的過來問道:「娘娘,你去大牢里真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嗎?」

其實,剛剛聽到昭合歡說自己什麼事都沒有的時候,玥兒就想站出來幫昭合歡說話。但是,她見昭合歡不願意把容妃咬傷她的事情告訴翟秀秀,便忍住了沒有開口。

現在夏荷問起,玥兒忍不住心疼的說道:「哪能什麼事都沒有,娘娘被容妃給咬傷了,現在手背上還有好深一個牙印呢。」

「什麼?!容妃膽敢咬傷娘娘。」夏荷一聽到玥兒這話,便連忙捧起了昭合歡的手,見到昭合歡一隻手背上果然有一個清晰的牙印。

夏荷心疼的說道:「娘娘,你何必為了容妃受這樣的傷,我看容妃這麼不識好歹,根本不值得你費盡心思去救她,她先前拿著燭台想要置娘娘於死地,現在又咬傷了娘娘,依奴婢所見,就該稟報給皇上,治她一條死罪!」

看到昭合歡手背上的牙印,夏荷心裡又急又氣。急的是自己當時就該硬跟著昭合歡去天牢,昭合歡心地善良肯定不會硬攔著她,那她就能去好好保護昭合歡。

氣的是容妃不知好歹,昭合歡去天牢就是為了救她一命,結果她居然還咬傷了昭合歡,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看到夏荷這麼氣急敗壞的模樣,昭合歡也知道她是為了自己著想,心疼自己,不過夏荷對於容妃的敵意這麼深,昭合歡擔心自己去向燕北行求情的時候,夏荷會管不住嘴亂說話,壞了她的事情。

因此,她特意囑咐夏荷道:「夏荷,容妃只是因為失去孩子一時情急,才會傷害本宮,本宮並不怪她,這也不過是個牙印,算不上什麼傷。

等皇上下朝以後,本宮會親自去向他求情,到時候你們都不可以亂說話,提及本宮的傷,尤其是你,夏荷,你之前因為話多已經受過罰了,本宮說的話你要牢牢記住。」

「娘娘!」夏荷不甘心的叫著昭合歡,她不明白為什麼容妃對昭合歡這麼過分,昭合歡卻一心要救她的性命。

但是先前自己就因為亂說話差點被昭合歡趕出昭和宮,現在昭合歡再次這麼鄭重的囑咐她,夏荷心裡雖然不甘心,但也只能點了點頭,說道:「奴婢謹遵娘娘吩咐。」

玥兒擔心昭合歡的傷口留下傷疤,關切的問道:「娘娘,你的傷口要不要擦點葯?容妃下嘴這麼狠,會不會留下疤痕啊?」

昭合歡仔細看了看手背上的牙印,確實破了皮,便說道:「去把本宮先前那瓶葯取來就好,手上的傷和脖子上的差不多,那瓶葯既可止血,也能幫助皮膚恢復,不留疤痕。」

玥兒謹遵吩咐,立馬取來了葯,昭合歡擦了點葯,突然想到自己等會要是去向燕北行求情,燕北行要是見到她手上的傷口,肯定會知道這是容妃乾的。要是自己因為容妃又多添了一道傷口,燕北行肯定會更不願意放過容妃了。

想到這裡,昭合歡咬了咬牙,說道:「玥兒,把本宮的脂粉和花鈿取來。」

玥兒不明白昭合歡現在要花鈿和脂粉是為什麼,不過,對於昭合歡的吩咐,她一向認真執行,立馬就取來了昭合歡要的東西。

夏荷見狀,好奇的問道:「娘娘,您這是要為了面見聖上,重新打扮一下嗎?要不要奴婢伺候您重新梳妝打扮?」

不過,昭合歡不言語,沒有回答夏荷的疑問,而是拿起懷裡的一塊手帕擦掉了剛剛才塗上去的藥膏。

夏荷見狀,緊張的說道:「娘娘,這葯剛敷上去怎麼又擦掉了?」

玥兒也在一旁說道:「是呀,娘娘你為什麼要把葯擦掉,是不是奴婢拿錯了?要不然奴婢再去拿。」

見到她們二人如此關心自己,昭合歡給了一個安慰的眼神,說道:「不是的,是因為本宮想起來等會要去見皇上,要是手上塗著葯實在是太過醒目了,皇上看見了一定會過問的。」

「皇上要是問起,娘娘您就如實說呀,本來這傷口就是容妃咬的。」夏荷不明所以的看著昭合歡。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