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聖恩隆寵,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541章 家婉之死

第541章 家婉之死 (1/2)

小說: 《聖恩隆寵,重生第一女神探》 | 作者: 曉閑月 | 更新時間:2019-03-15 19:20 | 本章字數:3681

在後面,那人鬆開了她,狠著眼色問:「你是不是找死?」

家婉一時間就沒接上她的話,帶著流光眼神在她身上看了一圈,最後還是施禮問了一句:「您是……」

那女人說:「我是誰你不用管,但你總是去找那個姓唐的是怎麼回事?」

家婉便皺了一下眉:「唐先生他也是我們的人,他……」

「他根本不是,只是混進來搗亂的,上面從來都沒相信過他,如果不是他給的錢多,也不會允許他去關爺廟。

難道他還單獨給了你銀子不成,讓你這麼為他獻殷勤?」

這話說的著實難聽,就算平時家婉在外面從來不計較,但這人明顯是天問宗的,而且中傷的又是唐庚,她就聽不下去了。

她看著那胖胖的女人「哼」了一聲:「你說他不是他就不是了嗎?關爺廟裡的事他都有去,看上去比你還高級一些,還有大老闆也親自跟他主談過了,如果他真有問題,輪得到你在這裡中傷?」

紀夫人惱了,揮起小胖手就往她的臉上打去。

她在京城中,雖不是達官貴人,但家裡有錢,在天問宗,也是有身份的人。

而且大多數知道她身份的人,都還會給她幾分面子。

這個女人可好,竟然敢與她頂嘴,且去維護一個外人,真是豈有此理。

她的手勁力度很大,但是家婉也不是吃素的。

要知道她來京城之前,在天問宗里也不是無名之輩,甚至比紀夫人還要高一籌,在這兒她沒有自己的人,已經很受他們的氣了,沒想到她還想動手打自己。

家婉比她瘦的得多,活動也靈便一些,她剛抬起手,她的身子便躲開了,躲開之前還隨便踩了紀夫人的腳一下。

那一腳看似輕飄飄,其實也用了不少力度,直接把紀夫的冷汗都疼出來。

她「嗷」叫一聲,伸手就往家婉的臉上抓去。

但胖讓她手短,這麼撲過去,竟然又被家婉躲了過去,且甩手把自己的燈籠往她身上撩。

紀夫人因怕被火燒著,慌忙躲避。

她一退開,就給了家婉跑掉的機會。

他們本來就進去不深,她幾步就已經到了門口。

那裡守衛不知發生了何事,反正都是夫人請來的人,也不好加以阻攔,就看著她跑了。

結果她的腳剛跨出門檻,那邊紀夫人的吼聲就到了:「給我攔住她。」

家丁們愣了一下,這才出來要攔。

但家婉已知今日兇險,出得門來,就往黑暗裡跑去。

她的腳步還是很快的,加上長期就是做這樣的事情,所以很知道哪些地方能更好的避開追兵。

她幾個繞彎,就進了暗胡同里,且很快繞到了一戶人家,又從他們的後門出來,已經到了另一條街上。

紀府的追捕,沒幾下子就被她甩的乾乾淨淨。

她往後看了一眼,悄悄鬆口氣,又站在街角處理了理頭髮,想著是繼續去找唐庚,還是就此回去。

正拿捏不定時,卻看到了家木在前面走。

家婉當時就不淡定了,忙著跟過去。

家蔓家木,雖然不是她親生的,但也養了這麼多年,如果他們真的死了,也便罷了。

但還活著,且正在同一條街,她還是要跟上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當時她把家木送往關爺廟,家蔓留在何大人的府里。

後來的事變化太快,何大人的官不保,他的府邸也成了別人的私宅,家蔓肯定凶多吉少。

而關爺廟,經過一場動亂,現在也不復存在了,家婉甚至想,家木肯定也早死了。

可她現在又看到他了。

她忙著向前跟,從一條街走到另一條街,最後走到了離關爺廟不遠的一個地方。

家木終於停了下來,回頭看她。

沒有親情的,這兩個孩子是家婉仇人家的孩子,她只所以養著他們,就是想著將來有一天,自己能用得上。

他們的生死從來都不在家婉考慮之內,從前沒有,現在亦沒有。

可誰也不知為什麼,此時此地,家婉一看到家木,眼淚竟然流了出來。

她跟了一路都沒上前相認,卻在他回頭的那一刻,突然往前跑去,想把家木抱在懷裡。

只不過她才剛走幾步,立刻有一把小刀,不知從何處飛過來,直往她身上扎過來。

她沒有防備,所以那刀「嗖」地一聲就扎到她的後背上了。

未中要害,但她的腳步也突然頓住,再難往前挪半步。

家木站在原處看她,臉上沒有一點表情。

家婉慢慢扶住最近的牆,臉上因疼痛已經扭曲,她向家木伸出手說:「家木,你怎麼這裡,到母親身邊來。」

家木不動。

家婉就把腳往前又挪了一點。

血從背上出來,滴滴嗒嗒地落在地上。

在離家木還有兩三步的地方,一把刀又射了過來,直扎她的前心。

這下准了許多,直接把家婉的腳步逼停了,而家木也終於動了一下。

他往前走了兩步,站在家婉蹲下去的地方,看著她一點點倒下去,倒在血迫里,聲音冷酷地問:「你並不是我親娘,你是個壞人。」

家婉不說話,眼睛看著他。

家婉說:「你把我和姐姐拐來,卻從不疼愛我們,只是利用我們,宗派里已經把你調查清楚了,你背叛了宗派,他們要把你殺死了。」

她本來想解釋的,但是嘴一張,血先從裡面涌了出來,字卻沒出來一個。

虛弱到了極致,只能勉強爬在地上。

她感覺自己周身發冷,看什麼都是模糊的,在那短暫的瞬間,又突然覺得,好像也沒什麼好解釋的,誰的一生還沒點誤會呢,況且她這還不叫誤會。

家木說的對,她一直都是帶著仇恨在養他們,現在仇恨應到了自己的身上,也算是理所應當。

但她從來沒背叛過宗派的,天問宗為何要殺她,還是利用家木?

她想不通,也沒時間想了,眼前越來越黑,夜色如濃墨,在她眼前揮之不去。

她累極了,身體也冷極了。

家木一直看著她咽了最後一口氣,才緩慢轉身。

他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