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346章 有客自遠方來

牧三河 | 更新時間:2018-10-13 00:47 | 本章字數:4025

作為米家的「大總管」,曹銘在還是有些修養的,雖然對巫俊一來就送客有點不滿,不過還是沒有表現出來。

「這位先生高姓?」

「我不姓高,我姓巫。」

曹銘心裡一陣好笑。

果然是凡夫俗子,問你高姓是禮貌用語,結果你說你不姓高?

看樣子這小伙兒高中都沒畢業吧。

真是沒文化,這可怕。

不過他還是笑著說道「巫先生,我是京城來的。」

「我知道,」巫俊只想快點把他打發走,於是說道,「你們家米……老先生讓你來的是吧?」

「這……是。」

「嗯,你回去跟他說一聲,如果他想算命或者是別的,他可以自己來。」巫俊說道,「看在他年齡大、身體不好的份上,我可以給他個便利,不需要等到我上班。」

曹銘眉頭一皺。

這小子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米老先生是什麼人物,怎麼可能來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

就算是粟先生這麼驚才絕艷的人物,也沒這麼大的架子啊!

於是他說道「小先生,我們家老爺身體真的不好……」

「他躺床上動不了了?」

「沒有……」

「那不就對了,」巫俊說道,「既然能動,為什麼不自己來呢?」

「小先生,你或許還不知道米老先生是什麼人,他已經十幾年沒有離開過京城,不可能親自到這個……這裡來的!」

巫俊聳了聳肩,道「不來就不來吧,這千里迢迢的,老年人身體不好經不起折騰,在家呆著也好。」

曹銘聽了一喜「是啊!那小先生,你看什麼時候方便動身?」

「去哪兒?」

「當然是去京城啊!」

巫俊皺了皺眉,這傢伙的理解能力還真是差。

「我沒說要去啊!」

曹銘……

看來曉之以理行不通,只能動之以錢了。

於是曹銘拿出一張一百萬的支票,輕輕推到巫俊面前,誰知巫俊看都沒看一眼。

「無功不受祿,你收起來吧。」

曹銘聽了一愣。

這麼大一張支票,這小子居然看都不看一眼?

是真的不在乎,還是故意裝的,想要坐地起價?

行啊,一百萬打不動你,再加!

反正米老先生讓他多帶點錢,多帶錢不就是用來砸的嗎?

於是他又拿了兩張一百萬的支票。

這樣就三百萬了。

他就不信了,這個世界上還有面對三百萬,都一點不動心的人。

巫俊皺著眉頭看了看曹銘,這傢伙腦子真有問題啊。

都說得很清楚了,他是不會去京城給米崇俢算命治病的,他居然還一直不停地砸錢。

難道砸錢的感覺很爽嗎?

信不信我用甘蔗砸你?

於是他也懶得跟他多說,起身就朝後院走去。

今天是元旦節,蘇昊然邀請了幾個熟人在魚庄聚一聚,眼看時間就要到了,他還要摘點菜過去給大家嘗嘗。

大家平時也都挺忙的,難得聚這麼齊,他不能讓大家久等。

曹銘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涼亭里,被冷風吹著,心裡真的是五味雜陳。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這小子簡直就是狗坐轎子——不識抬舉!

積壓了兩天的火氣,這一下就全部爆發出來了。

「好好地請你,是我們家老爺看得起你,」曹銘冷聲說道,「小先生,我勸你還是少拿點架子,不要不識抬舉!」

結果巫俊就像沒聽到他說的話,越走越遠了。

曹銘拍案而起,結果就看到一條大狗站在那裡看著他,又看了看他剛剛拍過的桌子。

意思好像在說拍壞了要賠的!

看著這條像小牛犢似的大狗,曹銘瞬間就沒了脾氣。

老子不跟你一條狗計較!

氣哼哼地回到車上,曹銘立即撥通了米崇俢的電話。

必須要讓米老先生知道這傢伙的傲慢和無力,然後米老先生一生氣,扔一根汗毛壓死他!

……

米崇俢的客廳里,一位清風道骨的中年男士,正和他對坐著,面前的桌上擺滿了占卜用的蓍草,已經形成了兩個卦象。

粟先生面色凝重地看著桌上的卦象。

占卜出卦象其實很容易,只需要按照一定的方法和規則,就能得出。

但真正的卜卦,卻是從解讀卦象開始。

眼前這兩個卦象,不管是本卦,還是變卦,都是大凶之兆。

按一般情況來說,米崇俢這次大劫難逃。

其實上半年他就算到這個結果,米崇俢年事已高,疾病纏身,絕無生機,駕鶴西歸是必然的事。

但偏偏在這次的變卦中,又模模糊糊出現了一絲生機。

這種變化放在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身上,就顯得極不合理。

天命不可違,要讓米崇俢續命,除非天降機緣,或者有能逆天改命的高人相助。

但他踏入玄學之門幾十年,對這種高人也只是聽說而已。

見他面色凝重,半天都不說話,米崇俢有點焦急地問「粟先生,怎麼樣?」

粟先生正了正色,笑道「米老先生,你有大機緣。」

米崇俢聽了面色一喜,粟先生都說有大機緣,那這個機緣絕對很大。

「請先生指教。」

「您老是不是在西南方向,認識什麼高人?」

米崇俢皺了皺眉。

他這些年連京城都不出,去哪裡認識什麼高人?

正當他捉摸不定時,保姆拿著電話走了過來,一看是曹銘打來的,米崇俢突然想到了。

蜀地不就在西南方向?

他讓曹銘去請的那個先生,難道就是粟先生說的高人?

對啊!

於是他趕緊說道「是!前兩天,我聽說西林市有一位大師,相命、卜卦、治病無所不能,便差人去請,這不電話打過來了,想必是有了結果。」

粟先生聽了微微皺眉,難怪米崇俢這一絲生機模糊不清,渺茫不定,遇到這樣的高人,居然還差人去請。

要知道能夠逆天改命的高人,心氣是何等之高,別說差人去,就算本尊親自上門,人家還要看緣分到沒到。

如果他判斷得沒錯,米崇俢派去的人,一定沒有收穫。

果不其然,米崇俢聽了曹銘一番埋怨,就劈頭蓋臉地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可是老子的機緣啊,你居然這麼冒失?

掛了電話,米崇俢就等不及了「馬上給我定機票,我要去西林市!」

「米老先生,」這時粟先生說道,「我在西林市也有個老友,長時間也沒有拜訪了,不知道這次能不能順個路?」

「粟先生客氣了,這是小事,我馬上讓人安排。」

粟明月認識范彭已經多年了,不過他這次想跟著一起去,拜訪范彭只是借口,他是想親自見一見米崇俢說的那位先生。

如果真是高人,那怎麼也要結交一番。

……

經過了兩天的忙碌,巫俊終於難得清閑下來。

而且最近為了吃甘蔗,他基本都把大家拒之門外。

現在是新的一年了,總要和大家喝喝茶聊聊天,於是在昨晚的聚餐之後,便讓明天有空的都過來。

鄒海昨天送了了一罐峨眉高山竹葉青,這是難得的好茶。

巫俊先去後院摘了幾串成熟的奇香果,最近三棵奇香果的果樹都開始大量成熟,他也沒什麼機會去吃,就拿來招待一下老朋友。

從靈泉井打了兩桶水,正準備燒水時,一條細細的線條突然從他身上長了出來,一直朝省城的方向延伸,幾息之後,便消失不見。

新的線條出現,說明又有人即將和他有一段緣分。

不過看起來這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人,因為識海中沒有金色卡片浮現出來。

難道是那個米老先生?

對於這個老頭,說實話他真的沒什麼好感。

前幾天來的那個李叔,至少還知禮儀,懂進退。

這個叫曹銘的傢伙,就是個典型的仗勢欺人的狗腿子形象,真不知道這種人怎麼能得到米崇俢的信任。

不過古人有句話說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當著一套背著一套的人實在太多了。

米崇俢老眼昏花,是非不辨,連跟著他多年的李志,最終都以摔斷腿這種方法離他而去,他身邊現在又能有多少忠心耿耿、又有能力的人?

一壺茶水剛剛煮好,幾輛黑色轎車就停在了大門外。

魏勛帶著幾個人先下車,看了看周圍沒什麼異常,這才打開了米崇俢的車門。

巫俊今天沒有關門,所以老遠就看到了那個蒼老的人影。

這應該就是米崇俢了吧。

他將注意力凝聚在他身上,讓他的生命之輪浮現。

一片灰暗和死寂,就像一潭死水一般,幾乎沒有任何波動和生機。

巫俊從來沒看到過這樣的生命之輪,不過他也能猜到,這是米崇俢即將駕鶴西歸的徵兆。

於是他對著米崇俢使用了天機眼。

嗡嗡——

姓名米崇俢……

備註三日後,壽終正寢。

果然只剩三天壽命。

不過他驚訝地發現,之前浮現出來的那條細線,竟然不是連著米崇俢,而是連著他身邊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於是他又對這個中年人使用了天機眼。

嗡嗡——

姓名粟明月,男,華夏漢族,1962年……

備註無。

隨意翻了一下這人的過往,巫俊驚喜地發現,這人居然是個玄學高手!

這讓他喜出望外。

對於傳統玄學這一塊,目前他接觸最多的就是范彭,不過范彭主攻風水,對命理之術研究不多。

這個粟明月卻是鼎鼎有名的相師、卦師,跟路邊擺攤算命的不同,他可是玄學會的重量級人物。

如果能和這樣的人交流一番,說不定能夠有所收穫。

老夫子說得好啊,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畢竟修行之道,也要講究博覽眾家之長嘛。

就是不知道這人心性如何,能不能好好交流。

至於米崇俢,系統都說他是壽終正寢了,他還能怎麼辦呢?

就讓他隨風而去吧。

。7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ESS_ID - assumed 'SESS_ID'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var/www/85novel/includes/lib_tongji.php on line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