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111章 三無的往事(一)

賣報小郎君 | 更新時間:2018-10-11 09:03 | 本章字數:3312

「幹嘛!」

聊天正歡,忽然察覺到李羨魚逼人的視線,抖m小姑娘縮了縮腦袋,委屈道。

李羨魚氣從心頭起,大聲拒絕:「不幹。」

「幽萌羽雖然和沈家有血緣關係,但並沒有太深的糾葛,不然我早就宰掉她了。」祖奶奶示意曾孫稍安勿躁,朝眾人解釋道:「他覺醒前,被沈家的沈蒙從樓頂推下摔死過一次。」

她一提點,眾人想起來了,幽萌羽道:「上個月沈家幾支嫡脈突然全體飛往米國避禍,重qing血裔界引起不小轟動,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呢。後來才知道是惹怒了祖奶奶您。昨天,我接到媽媽的電話,咱們和古神教遭遇當晚,沈家嫡脈小部分人又連夜飛米國去了。」

祖奶奶不屑的冷笑:「我才懶得找他們麻煩,剛與各大家族約法三章,不能破了規矩,等鹹魚成長起來,先把沈家翻個底朝天。」

如果不是為了李羨魚,就祖奶奶的脾氣,現在已經殺到沈家去了。

兩天前的那場直播,可謂是轟動血裔界,當天晚上,沈家家主以及一部分重要幹部連夜飛米國避難。不管無雙戰魂來重qing什麼目的,總之避著她就是了。

得到祖奶奶的承諾後,各大家族安心不少,準備養精蓄銳,等待萬神宮開啟。

這時候,沈家自然不願意把戰力浪費在無雙戰魂身上。

李羨魚終於知道幽萌羽的身世,幽萌羽的母親是沈家當代家主的妹妹。上一代的沈家家主,有很多老婆,不包括外人圈養的金絲雀,單是名義上的老婆,就有十幾位。

其中超過一半是有血緣關係的表姐表妹,但凡長的漂亮,出彩的,都被前任沈家家主收入後宮。

在血裔界的世家裡,這是基操,是普遍存在的正常現象。血裔的力量來自於血脈,為家族生育血統純正的後代,是每一任家主應盡的義務和責任。

因此族內通婚,世家聯姻,成了血裔界的常見現象。

上一輩表兄妹結親是很正常的事,這些年,社會群體的素質整體上升,血裔界已經很少有表親結婚了,但族內各系通婚仍然是普遍的常態。

幽萌羽的媽媽原本是要嫁給一個遠方表兄的,但她愛上了一個背景普通的年輕人,羽媽媽是個有主見、強勢的女人,牙一咬心一橫,把生米煮成熟飯,懷著胚胎羽去見家長。

資質平平,修為普通,在眾多兄弟姐妹中並不出彩的羽媽媽理所應當的被放棄了。沈家倒也沒做棒打鴛鴦拆散情侶的狗血事,只是把羽媽媽徹底排擠到了家族邊緣。

幽萌羽從小到大,只去過寥寥幾次沈家大宅,都不受待見。

好在羽爸爸是支潛力股,拼搏二十年,事業有成,在渝城有不小的產業、勢力。

與沈家說不上親密,始終保持若即若離的距離。

幽萌羽這樣的人,將來轉正加入公司,是有機會手握大權的。如果是血裔家族的嫡系子弟,預備成員已經是天花板。寶澤不會招那種人進公司。

李羨魚好奇問道:「你認識沈柔嗎。」

「沈柔」幽萌羽搖搖頭:「沒聽說過,我和沈家走的不近,但這個名字好熟悉。」

接著,幽萌羽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拍腦瓜:「啊啊,我想起來了,我媽的姑奶奶,我小時候常聽媽媽說起她,只是媽媽只說姑奶奶,不叫名字。說她」

猛地反應過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李家的祖孫。

李羨魚:「你媽的姑奶奶可真漂亮。」

身材還很辣。李羨魚心裡補充一句。

沈柔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前凸後翹,臉蛋嬌美。

幽萌羽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能不知道嗎,我看著她和我祖先竟夜觀音蓮上坐。

李羨魚無法回答。

幽萌羽嘆口氣,「當年各大家族真是太過分了,把一個堂堂七尺男兒,囚禁起來當生育機器,每天都要被不同的女人凌辱,這是一種怎樣折磨和遭遇每次想起來我都深以為恥,真是會玩。」

但你那充滿渴望的眼神和興奮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李羨魚看出抖m小姑娘毛病又發作了。

劉空巢掀開被子,鑽出腦袋,追問:「生育機器?我好像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兒。」

--

「多嘴!」祖奶奶冷哼道。

在她看來,李家傳來被囚禁多年,當做沒人權的生育機器,是件很丟臉的事。

但生長在新中國,全無宗族感的曾孫卻很有談性,言簡意賅的把他祖先的人生經歷說了一遍,幽萌羽從旁補充,說著從媽媽那裡聽來的家族秘辛。

夏小雪和劉空巢聽的津津有味,後者更是因為嫉妒而質壁分裂,「何等的喪心病狂,李羨魚你家祖先是天命之子嗎?」

「我也這麼覺得,但我祖奶奶似乎深以為恥。」說完,他腦瓜被祖奶奶敲了一下,不以為意,羨慕道:「也不知道現在各大家族還有沒有聘請李家人當生育機器的打算。」

「嗯?」

兩聲質疑聲同時響起,來自祖奶奶和雷霆戰姬。

祖奶奶斜了一眼雷霆戰姬,長腿美人俏臉微紅,慌慌的撇開頭。

李羨魚沒注意到這個細節,否則老司機肯定能瞧出點什麼。

祖奶奶面沉如水:「你知道他最後的結局嗎,沒過幾年,他因為長期不節制,氣血枯竭,染上惡疾而死。」

夏小雪感慨道:「所以說,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

鱔惡無鮑的處男劉空巢冷不丁問道:「那沒有田怎麼辦。」

夏小雪沉吟:「那你只有靠手藝了。」

祖奶奶道:「你就不奇怪嗎,為什麼我不救他,又為什麼明明身為極道傳人的他,卻被囚禁在暗無天日之地,日日與女子交合。」

李羨魚心裡一動:「莫非此事另有隱情?」

「他被各大家族囚禁前,已經娶妻生子,李家只要香火不斷,我便可以處處忍讓,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對他很失望。」祖奶奶幽幽嘆口氣,似是想起了那個可憐的曾孫,無奈,又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語氣:「他天資聰明,其實資質很好,偏偏好讀書,渴望用知識改變命運,拯救國家。天天與一群民國的文人抨擊實事,寫文論道。對我的督促陽奉陰違,不肯好好修鍊。」

「當年局勢風雨飄搖,內憂外患,我跟他說,你若真想拯救國家的命運,就好好修鍊,我陪他一起上戰場手撕鬼子。」

「可他卻說,要為中國崛起而讀書,新的時代應該學習的新的力量。可別人卻不這麼想,局勢混亂,各大家族為了增強自身,在亂世中屹立不倒,就打起了我的注意。」

「這就是他淪為階下囚的原因了。」祖奶奶搖頭,「血裔界也好,普通人的社會也好,不就是弱肉強食,能者為尊嗎。他有報國的決心,卻沒有弱者的覺悟,說到底,不過是袖手空談,紙上談兵。」

她輕輕撫摸曾孫的腦袋,「你明白了嗎。」

李羨魚用力點頭:「明白了,祖奶奶是要告訴我,讀書沒卵用。」

祖奶奶一手刀劈下來,很想手刃曾孫狗頭。

之後,李羨魚提出要去看三無,大家正在養傷,無事可做,便陪他一同過去。

三無被安置在一個獨立病房裡,至今還昏迷不醒。

「我們給她注射了你的血液,配合最好的內外科醫生治療,傷勢其實恢復的差不多,之所以還沒醒來,應該是出於對現實的恐懼吧。」雷霆戰姬看了鹹魚一眼,「她可能以為你已經死了。」

她已經察覺到三無對李羨魚有著遠勝常人的友誼,或許在床上那個女孩心裡,李羨魚已經是她的朋友了,這很不可思議。

三無始終無法融入公司的員工里,像是飄蕩在眾人之外的幽靈。可她和李羨魚相識不久,竟然產生了友誼,儘管那份友誼可能不深。

祖奶奶伸手,指尖觸在三無的額頭,輕聲道:「我能感應到,她在恐懼,在悲傷,在憤怒,在聲嘶力竭的崩潰應該是做夢了。」

李羨魚也摸了摸三無的額頭:「我怎麼感覺不到。」

雷霆戰姬敬仰的語氣:「是精神共鳴吧?前輩修為深不可測,讓人佩服。」

「小丫頭挺會說話,有沒有興趣做我孫」她看了李羨魚一眼,「也不急,算了算了。」

「自從經歷兩年前的事,三無變的越來越孤僻,越來越不合群,她自己意識到這一點,拚命的想改變,可最好的結果也只是保持原樣。」雷霆戰姬說。

「當年的事?」李羨魚想起戰神說的一番話,沉聲道:「當年發生了什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ESS_ID - assumed 'SESS_ID'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var/www/85novel/includes/lib_tongji.php on line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