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天衍之王 >第二百七十章 條視線的交匯之處

第二百七十章 條視線的交匯之處 (1/1)

小說: 《天衍之王》 | 作者: 天下第六 | 更新時間:2019-01-12 12:59 | 本章字數:2651

如果氣運就是運氣,

那麼風小寒無疑是這個世界上最糾結的個體,

無數匪夷所思的經歷,每逢大難必有貴人相助,這等逆天的運氣無人可以比擬。

但同時他也是最倒霉的那個,

無父無母,被一條脾氣不怎麼好的龍養大,來到人類世界前幾乎每天都要與妖獸肉搏,面臨無數次生死威脅。

來到人類世界後,與環境的格格不入令他吃了許多苦頭,如今還身受墨燭這等詭異毒素的威脅。

知道大限將至,甚至可以清楚的推算出究竟是哪天會死,在沒有比這更令人恐懼的事情了。

三尺鋒來到風小寒的面前,

殺意瀰漫間,寒風刺骨。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劍氣向自己襲來時,臉上出現的微弱,卻十分清晰的刺痛感。

「如果,此時能有把劍……」

這句話在風小寒的腦海中響起,識海中升出的波瀾向著更深處擴散,萬衍金芒就像漂浮在水上的油。

粘稠卻並不厚重。

他確實是這麼想的,

這句話是渴求,也是需要。

所以這句話也可以這樣理解——我需要一把劍!

但不能是普通的劍,

因為三尺鋒是天下名劍錄中排名極為靠前的劍,鋒利無匹,憑空揮灑便能夠斬斷寒風,割裂空氣。

所以必須是一把絕世名劍。

在風小寒識海的最深處,那些波瀾幾乎瞬間便擴散至整個海面,包括就連風小寒自己都沒有去過的領域。

那座暗紅色的孤丘顯得更孤,

海面下零星的散落著些碎片,這些都是之前在這裡的珊瑚島留下的殘渣。

碎片被波瀾捲起,然後落下,如此反覆變得更加稀碎。

遠在蠻荒域蕭瑟谷的那條龍打了個響鼻,更準的說是噴嚏。

它睜開惺忪的眼睛,豎起的瞳孔中除了威壓外滿是疑惑,某種來自遠方的感覺讓它的鼻頭有些發癢。

這是怎麼回事?

它的爪子在洞中更處,距離頭顱很遠的地方。

由於懶得變成人身去抓癢,

所以它只好用觸鬚在鼻頭上蹭了蹭,沒想到卻又因此打了兩個噴嚏。

龍忽然想起了什麼,微微偏

頭,望向某處,

巨大的頭顱在無數金幣與法器上碾過,發出嘩啦啦的聲響,聽起來很是悅耳。

那裡是人類世界的方向。

……

……

人類世界很大,但對無限接近聖域的赤君來說,距離並不是限制。

他依然是一身大紅色,坐在某座廟堂南邊的某個別院里,由於常年沒有打掃,所以有些蕭條破敗的感覺,

於是顯得紅袍更紅,

也更加邪魅。

透過光禿禿的楊樹枝頭,可以看到院外裊裊的香火氣,以及和尚的誦經聲。

赤君修為深厚,六識通達,不用出屋便可以聆聽那些經文,

並知道誰在偷懶,哪個沒有理解這句話中的真義。

一千二百年間,由於那場大戰,禪宗失去了很多傳承,但也發展出更多的經卷。

經書和道藏一樣,其最終目的都是詮釋天地奧義。

赤君通過前院正堂里和尚的誦經,聽會了許多經書,再加上偶爾去藏經閣偷看的,對飄渺難尋的大道有了更多的感悟。

聽著誦經的聲音,赤君微微抬頭,望向牆垣外的煙火氣,

陽光照亮了他的面龐,乾淨而邪魅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眼中卻流露著沉思的神色,似乎在思考上一句經文的含義。

正堂在別院的北面,所以他看向的是北方。

風小寒識海里那座暗紅色的孤丘就是他的印記,所以赤君可以清楚的感知到他面臨的危險。

赤君當然可以像那條龍一樣,通過印記暫時控制風小寒的身體,扭轉乾坤。

但他沒有那麼做,

風小寒是那條龍的寵物,不是他的,

赤君只是幫著救護一下,使其免於毒性爆發而亡,已經仁至義盡,沒有義務好人做到底,和別人打架輸了也要施以援手。

而且暗紅色的孤丘只有那麼多,無法再生,用一點少一點。

若赤君爆發神識,宛如控鶴擒虎那般操縱風小寒擊敗墨秋,印記中的神識必然乾涸,墨燭毒將會立即爆發,

他還是會死,

反正都是死,被劍刺死還是毒死沒有區別。

赤君想清楚後,便後收回視線,繼續聽前院那些禿子念經。

事實上他僅用了很短的時

間,幾乎是剛抬起頭便低了下去,就像對經文的內容表示贊同。

……

……

與龍和赤君同時做出反應的,還有一個人。

渝陽郡外的某個山林里,有道青煙隨風溢散,同時散開的還有股茶香。

此處已經接近東海,空氣中都有股淡淡咸濕味,那是大海的味道。

可即便如此,茶香依舊撲鼻,令人有些期待。

萬夜天接過劉盼盼遞來的茶杯,在躺椅上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小白纏在憶星的身上,兩獸在雪地中相擁而眠。

劉盼盼有些鬱悶,小白來了後憶星明顯變懶了許多,太陽早已升起它居然還在睡覺。

她給自己倒了杯茶,坐在躺椅的邊緣,慢慢的飲著。

萬夜天曲起腿,讓給她更大的地方。

這一切都十分自然,彷彿二人本就該如此。

天空有些陰沉,因為下著小雪,雪花落入杯中,但還未真正接觸水面,便被熱氣融化。

萬夜天的頭髮上或許落了些雪,或許沒有,因為他的頭髮和雪一樣白,根本分不清彼此。

劉盼盼看著這幕,若有所思。

不知從何時開始,風雪不再躲著他。可能……他也想體驗下沐雪是什麼感覺?

萬夜天沒有在意她的眼神,端起茶杯正打算美滋滋的享受番剛花重金買來的武夷山母樹大紅袍。

上次見過郭明哲後,他便對市面上常見的茶再難提起興趣,於是瞄上了那些最貴的。

這是典型的暴發戶心理,既越貴就是越好的。

茶杯剛放到嘴邊,還得嘬上一口,萬夜天忽然感應到來自遠方的渴望,指尖頓時僵住,然後撇了眼北方。

劉盼盼心想這是怎麼了?

……

……

如果將蕭瑟谷里的龍,赤君以及萬夜天視線的方向畫成三條筆直的線,

那麼這三條線會在某處相交,並匯於一點。

這個點便是天山冰湖的位置。

風小寒心想如果,此時能有把劍……

被埋在雪中的包袱忽然破了一個洞,

切口整齊,

彷彿劍孔。

然後他順勢一握,在寒風抽出把劍來,橫在身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