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114章 豕奔狼突

忠勇騎士 | 更新時間:2018-10-13 00:47 | 本章字數:3999

第114章豕奔狼突

從行刑賽中倖存的林在山被帶回城主府的地下牢房。

林在山問正要離開的保鏢「老兄,你叫什麼名字?」

保鏢嘲諷道「你一個馬上要死的人問我的名字幹什麼?我可不想被死鬼惦記。」

「我想在臨死之前多交一個朋友,不好嗎?」

「我看你還是多操心一下自己的小命吧。一個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的人是沒有資格結交朋友的。」保鏢說完揚長而去。

林在山搖搖頭,自言自語道「這個末世世界真得很壞,如果我不能改變它,也絕對不會屈服於它。」

//////

當天晚上18點,有人給他來送飯,伙食待遇是一菜、一湯,沒有主食。所謂菜其實是一塊很大、很肥的肉,林在山無法判斷出是什麼肉;而湯也是肉湯,倒可以斷定與大肉屬於同一個動物品種做成。或許有些人會認為這算是不錯的待遇了,但對於已經好長時間不怎麼吃肉的林在山而言,則是一種折磨,他僅僅是聞到味道都感覺噁心。

林在山自始至終根本連筷子都沒動一下。看守此時巡邏過來,對他訓道「野人,趕緊把飯吃完,現在是末世,資源匱乏,浪費可恥!」

林在山道「我絕對贊同你的觀點,但是我真得吃不下這些肉。你能否告訴廚房,下次給我換成素菜?蘿卜、白菜、豆腐、土豆、茄子、冬瓜、西紅柿等,都行。」

「素菜?我有沒有聽錯?」看守嘲諷道,「你知不知道現在素菜有多稀缺?我告訴你,據說連城主大人都吃不到你所說的蘿卜、白菜等。一袋末世前留下來的豆腐乾黑市上都賣到天價了。」

「是嗎?」林在山喜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誰要是專門去種菜,豈不是可以大賺特賺?」

「做你的美夢嗎?」看守繼續嘲諷道,「你這傢伙以前一定是個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紈絝子弟。你長不長腦子?隕石大爆炸把以前的農田、菜田全摧毀了,現在到處都是蠻荒叢林,去哪裡種菜?就算有地種菜,也得先找到菜種對不對?就算找到菜種也得考慮一下澆水、肥料等等。恐怕菜還沒有種出來,人倒先餓死了。」

林在山問道「難道末世里就沒人種菜了嗎?」

「有。我聽說在杭城有個聖堂,就專門種植末世農產品,不過他們的產品都是為大佬訂製的。小老百姓別說吃,就連見都見不到。」

「原來如此,受教了。」

「小子,看你一副很懂事的樣子,你這頓飯我就替你解決啦。」看守指著那一菜一湯道。

「感謝之至。」

//////

看守走後,林在山獨自悶在牢房裡無所事事,就開始練習在大樂斗中臨時創編的養生健身操舞,來導引體內頻頻發作的暴熱。

他反覆練習了一個多小時,感覺暴熱和煩惡之意大減,一股清涼之氣自下而上、由里向外散發,渾身說不出的舒服,就連頭腦都好用了許多。

「看來我以後要向廣場大媽、大叔們學習,多練習養生健身操舞。」

林在山失去了記憶,同時也意味著失去了很多牽掛和煩惱。囚籠里有一個馬桶和一張破涼席。他躺在破涼席上,不一會兒就悍然入睡。

//////

第二天清晨,保鏢來找林在山,「你睡夠了沒有?要是睡夠了,就去幹活兒。」

「幹什麼活兒?是不是又要大樂斗?我早說過

,自己是反對這種血腥、殘忍、非人道、反文明的競賽表演的。」

「你倒是想得美。大樂斗每周才舉行一次,你要參加得等到下周。我今早來是要叫你參加另一項娛樂活動。」

「什麼娛樂活動?」

「豕奔狼突。」保鏢諱莫如深地答道。

「什麼叫豕奔狼突?是不是和大樂斗一樣的變態?」

「豕奔狼突是城主大人親自發明並非常熱衷的一項特權階層的娛樂活動,驚險、刺激,充滿了激情和想像力。你絕對會喜歡。」

此時的林在山已經比昨晚時分智力水平要有所提升,他嘲諷道「看你那猥瑣的表情,我就知道這絕對又是一個變態活動。你老實告訴我具體細節,否則我就不出牢籠。」

保鏢乾笑道「我能告訴你的只有兩句話第一句,絕對不要落在最後;第二句,千萬不要說出『烏龜』、『王八』、『老鱉』等相似詞語。我只能幫你這些了,剩下的你臨場發揮吧。」

「為什麼不能說出『烏龜』、『王八』、『老鱉』這些詞語?」

「因為那會讓你掉腦袋。」

「明白了。」

//////

保鏢帶著腹中空空的林在山在城主府里來回穿行,最後走到桂城酒店背面臨近湖泊的一個大型的沙灘花園。這個沙灘花園種植著棕櫚樹,安置著七、八個五色涼傘,涼傘下面是茶桌茶椅。

五、六個衣著華麗的男女正圍聚在一張大桌上喝茶聊天,王珏赫然就在其中。在他們周圍侍立著十幾個人高馬大、全副武裝的保鏢,在遠處靠近湖水的地方還有幾個高高的哨塔,黑洞洞的槍口從哨塔上探出。4個武裝分子各牽著一條龐然大狗來回巡邏。

林在山好奇地問道「桂城在海邊嗎?哪裡來的沙灘和棕櫚樹?」

保鏢道「這裡離海邊只有幾百公里,城主大人叫人用重卡運來了沙子,又費盡周折移植了棕櫚樹。」

「有這閑工夫不如多開闢幾塊菜地。」林在山吐槽道。

「不想死就少說話!你待會兒見到王城主、王珏女士和其他貴客務必要深鞠躬行禮,眼睛千萬別亂看。」

保鏢帶著林在山走到距離那群男女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住腳步,恭敬地說道「城主先生、王珏女士,奴隸野人帶到。」右手放在背後示意林在山行禮。

此時,桂城城主王成霸和妹妹王珏以及幾個桂城重要的頭面人物正在閑聊,聽見這個保鏢稟報,一起看過來,第一時間都不約而同地注意到了野人妝容的林在山。

保鏢拚命暗示林在山行禮,後者對城主及王珏沒有絲毫好感,傲然屹立、身姿挺拔、面容嚴肅、神情囂張,不但沒有一丁點奴隸應有的謙卑,甚至還帶著幾分大爺的傲氣。

保鏢見了暗暗擔心「這個王八蛋果然是個愣頭青、麻煩鬼、惹事精,希望上邊不要注意。」

然而事與願違,大腹便便、肥胖如豬的王成霸不僅百分百注意到了林在山的倨傲表現,甚至第一句話就專門問道「這個見了我不拜的傻鳥是哪根蔥?」

保鏢驚慌地回復道「稟城主,他是王珏女士的奴隸。」

王成霸問王珏「小珏,你是從哪裡買來的這種撲街貨?一點規矩都不懂,我替你幹掉算了,我的小寶又想吃人肉了。」

王珏道「哥,我買這個土貨就是為了給大家解悶。我敢打包票,他絕對適合豕奔狼突這個遊戲。」

「好呀,那就讓他直接在遊戲里為小寶獻身吧。

」王成霸沖身旁侍立的手下打個響指,立即有人衝過去將林在山扭送到了不遠處專門挖設的一個邊長約30米、深達8米的方形大坑邊。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把我推下坑活埋嗎?可我也用不了這麼大的坑呀。」

//////

林在山正在猜想,又有3個穿著和他相似服裝的男子被武裝人員押送過來,與他肩並肩站在一起。

其中一個20歲上下、尖嘴猴腮的青年驚慌地問林在山道「這位酋長老兄,你知道下面等待我們的是什麼考驗嗎?」

林在山回應道「可以肯定不是活埋;有一定概率是水淹;還有可能是……」

「是什麼?」

林在山用被銬著的雙手指一指大坑裡的獸毛,道「還有可能是喂狗。」

被扭送過來的一個中年漢子道「所謂豕奔狼突,其實就是要把我們趕到大坑裡,然後再放猛獸下來,看規定的時間裡誰會被吃掉或者殺死。」

「什麼猛獸?」尖嘴猴腮的青年顫聲問道。

「凡是進入末世後你在街頭聽說過的猛獸,像什麼變異狼、變異豹、變異鼠、變異蛇等,都有可能。」

「我敢賭兩毛錢肯定是豹子。」林在山道。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中年人問道。

「因為我剛才親耳聽到所謂的城主大人宣布他的小豹又想吃人肉了。」

「小豹?不,是小寶。小寶可不是豹子。」中年人臉色大變,身體已經開始哆嗦,最後咬緊牙關說道「小寶是一條五級的彩色蟒蛇,它身懷異能,是變異獸中的戰鬥機,戰力絕對在七級豹子之上。」

「咦?這位老兄,貌似你對豕奔狼突遊戲頗有研究呀?」

「我在上周剛剛參加了一次,當時被考驗的也是四個人,只有我一個僥倖活下來。當時被放到大坑裡的猛獸是一隻五級變異犬,把我那幾個小夥伴一口一個,幾下子都活活咬死。實在是慘不忍睹!」

「換句話說,還有四分之一的倖存率嘍?」第四個被綁縛的人問道。他見眾人都不答話,就自言自語道「據說這個五級彩色蟒蛇是前一段時間從附近深山的一個特殊的小樹林里弄回來的,它好像天天吃什麼晶果成了精。」

林在山吃驚地問道「如果這個蟒蛇天天吃晶果,那它一定會戰鬥力驚人,只怕我們很難打得過它。」

第四個人道「我並不需要戰勝五色蟒蛇才能活下去,實際上我只要戰勝你們三個撲街就可以了。」

「老兄,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同為天涯淪落人,應該互相幫助、並肩作戰才對。」林在山勸說道。

那個人冷冷地笑「在只要跑得過你們三個撲街就可以保全性命的情況下,誰還會費那麼大心思、冒那麼大風險去和你們合作?我奉勸你們還是早作準備、自求多福吧。」

林在山道「大家別聽他胡說,相互合作才是度過難關的正解。」

這時,只聽得一陣汽車轟鳴聲,一輛大型托舉車載著一個長寬高都超過了3米的方形物體駛了過來,方形物體上蒙著黑色的帆布。

王成霸、王珏等特權人士在大批保鏢的護衛下來到大坑邊。王成霸興奮地揭下方形物體上蒙著的帆布,露出了一個鋼鐵囚籠,囚籠裡面盤著一條彩色大蟒。

「小寶,你是不是又想吃人肉啦。別著急,daddy這就餵給你。」王成霸轉頭看了林在山等四個奴隸一眼,對手下道「開始吧。」

。7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SESS_ID - assumed 'SESS_ID'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var/www/85novel/includes/lib_tongji.php on line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