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嫡女心計 >第二百八十章 是他

第二百八十章 是他 (1/1)

小說: 《嫡女心計》 | 作者: 月下高歌 | 更新時間:2019-03-15 18:55 | 本章字數:3117

崔家老太太這話說的可謂是天衣無縫,到底是士族的當家主母,氣度與見識遠勝尋常女子。她聲音一落,不等賀予安開口,她一一掃過在場所有族中長老,她臉上卻帶著笑,眼中卻含著冷光,她的說道:「你們不在家含飴弄孫,都來這裡鬧什麼鬧,莫不是日子過的太舒坦了!」崔家老太太一心禮佛,她很少插手府中的事,可這也不影響她的威望。在她的注視下,崔家的幾位長老面上都閃過一絲不自然。還是崔行開口說道:「我們也是擔心崔家的聲譽受損才過來問上一問。」崔錦滿目擔憂的看著賀予安。賀予安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他今日既然來了,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打發的。老太太冷眼看著族中的幾位長老,接著又道:「話我已經說清楚了,如今賀家的人也在,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根本不足為信,你們沒事都回去吧!」她已然下了逐客令。老太太與他們輩分相當,這些話她可以說,而崔寅卻不能說,他若是說了便是忤逆不孝了。一時之間,數位長老皆抬頭朝崔行看去。崔行今日之所以出現在這裡,那也是有私心的,若是崔佑不能繼承崔家家主之位,崔寅又沒了嫡子,只能在族中另選一位合適的人選了,他的兒子年紀也不小了,他是沒有機會了,可他的孫兒崔騫也是個有能力的,在他看來完全可以勝任崔家家主。崔行自然是不願意離開的。他不著痕迹的朝賀予安看了過去。賀予安臉上始終含著笑,他看著老太太說道:「老夫人的話可說完了?」老太太不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崔家郎君還有什麼疑問?」崔寅目不轉睛的看著賀予安,他深知既然賀予安來了,便不是那麼容易打發的。在老太太的注視下,賀予安勾唇一笑,他抬頭朝崔家數位長老看去。崔家數位長老亦目不轉睛的看著他。賀予安一字一句的說道:「崔家向來以清流自居,可若身為崔家家主若是德行有虧,處心積慮謀害親子又當如何?」他一句話瞬間激起千層浪來。一時之間在場所有人皆朝崔寅看了過去。崔佑不著痕迹的看著賀予安,他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殺機。崔寅雙目微睜,他凝神看著賀予安沉聲說道:「我知道你們賀家對我迎回莫氏與阿佑心生不滿,可你也不能血口噴人,這個燕京誰不知道我對阿慍與阿錦寵愛有加,那是放在心尖上疼愛的,阿慍驟然離開,我身為父親已是痛不欲生,你空口白牙的說出這番話已是污衊!」老太太也抬頭朝崔寅看去。她對崔慍那是真心疼愛的,到底是在自己跟前長大的孫兒,比起崔佑她更偏疼崔慍。崔慍驟然離去,她哭了好幾場,險些沒哭暈過去。對於崔寅的狡辯賀予安也不惱怒,他臉上閃過一抹毫不掩飾的譏諷,抬手輕輕擊掌:「啪啪……」兩個青衫侍衛帶著一個女子和一個孩子走了進來。視線落在他們身上,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怔。當日崔慍的外室帶著私生子在崔家門口鬧得沸沸揚揚,在場所有人都是知曉的,其中不乏見過那個外室與那個私生子的人。不等旁人開口,崔行凝神看著那個女子和孩子說道:「你不是阿慍的外室嗎?還有這個孩子不是阿慍的孩子嗎?」崔寅眼波一沉,他的掃了一眼那個女子和孩子,觸及他的目光那個女子身子一僵,她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孩子,臉上閃過一抹驚恐。崔寅怎麼也沒有想到,賀予安竟把他們給找了過來,當日給了他們錢之後,他便派人去滅口,影衛來報他們雙雙墜入江中屍骨無存,他一直都以為他們已經死了。賀予安冷冷一笑,他抬頭看著崔寅說道:「崔家家主對他們應該很熟悉吧!就不用我來介紹了吧!」崔寅看著那個女子和孩子,他目光一凝,眉頭緊鎖看著賀予安說道:「賀家郎君你這是何意?」賀予安抬頭朝那個女子看去。那個女子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孩子,她瞬間放聲痛哭了起來,她淚眼模糊的指著崔寅說道:「我與崔家六郎素未謀面,我不是他的外室,我懷中的也不是他的孩兒,是崔家有人給了我一千兩銀子,讓我這麼做的,誰知道我前腳才拿了錢,他們便派人來殺人滅口,還好我與孩兒命大才逃過一劫。」憑她自然還攀扯不到崔寅。果然,崔寅嘴角閃過一絲譏諷,他勾唇笑道:「單憑這個婦人一己之言,能證明什麼?崔家上下千餘口人,任誰都可能收買她來構陷阿慍,唯獨我這個父親不可能,若非他讓我失望至極,我怎會將他逐出家門,即便將他逐出家門,那也只是一時的,我從未想過放棄阿慍。」崔寅一副問心無愧的模樣,令崔錦作嘔,崔錦再不看他一眼,什麼叫做偽君子她可算是見識到了。可賀予安也不是吃素的,他淡淡的看著崔寅,他真想出言讚美一下他的演技。他雙眼微眯看著崔寅說道:「她的話至少可以證明阿慍的清白,他從沒有什麼外室,也沒有什麼私生子。」賀予安說著一一掃過在場所有人,他將目光落在老太太身上,老太太一臉怒氣,她指著那個女子說道:「是誰讓你來陷害阿慍的?」那個女子哭著說道:「我只知道是崔家的人。」崔佑不著痕迹的看了崔寅一眼,他只覺得今日的事有些不妙,好似故意沖著他來的。「來人啊!把他帶上來。」隨著賀予安一聲令下。兩個青衫侍衛帶著一個黑衣人走了進來。那個黑衣人一出現,在場所有人不由得微微一怔,特別是崔寅他猛然一驚,已然有些失態了。他一直都以為崔久已經死了,即便那對母子死了,他還是不能放心,這件事必須做的天衣無縫,哪怕崔久是他的左膀右臂,他還是派人去殺他滅口。「崔久怎麼是你?」崔行看著那個黑衣人說道,在場所有人誰不認識崔久呢?他可是崔寅的左膀右臂。那個女子一見崔久,剎那間她面色煞白,滿目驚恐的指著崔久說道:「就是他給我銀錢讓我陷害崔家六郎的,也是他來殺我們滅口的。」崔久冷眼看著崔寅說道:「家主這才幾日,你不會不認識我了吧?是你讓我收買這個婦人來構陷郎君,也是你讓去殺人滅口的,誰曾想你竟也要把我殺人滅口,事到如今你還想抵賴嗎?」「崔久,你分明是被賀予安給收買了,才出言污衊我,說你居心何在?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為何要背叛我?」崔寅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他非但不認賬,反而反咬了賀予安一口,真真是老謀深算。崔久看著崔寅冷冷一笑:「我從未見過賀家六郎,何談收買一說,莫瑾娘分明就是害死主母的兇手,這些年你把他們母子藏在離燕京不遠的涼州,每年都要去小住一段日子,去涼州一查便知,我不信你能把見過他們母子的人都殺絕了,也是你為了迎回崔佑處心積慮的構陷郎君,這些年你看似寵愛郎君,卻讓他落得一個紈絝不羈的名聲,分明是你有意捧殺。」崔久的話可謂是字字珠心。老太太面色徒然一變,她扭頭看向崔寅彷彿從不曾認識過他一般,她眼中全然都是陌生的神色。「你住口,來人啊!把這個陷害主子的東西給我拖出去杖斃!」崔寅冷眼看著崔久厲聲呵斥道,他已然惱羞成怒了。賀予安提步擋在崔久跟前,他眼中含著怒氣看著崔寅厲聲說道:「崔寅事到如今你還想抵賴嗎?你還抵賴得了嗎?」崔寅還未開口。崔行見縫插針的說道:「崔寅以你這樣的德行怎配做我崔家的家主?」他一開口,其他長老立刻附和道:「我們崔家斷然沒有這樣的家主,寵妾滅妻,構陷親子你簡直畜生不如。」崔寅冷眼看著諸位長老他沉聲說道:「看來你們不信我,卻信這個外人了。」崔行大聲說道:「證據確鑿事實擺在眼前,你還想抵賴嗎?」崔寅面色陰沉的看著賀予安與在場所有長老,他雙眸一片森寒,心中已然動了殺機。崔錦緩緩走了出來,她一臉冰封的看著崔寅說道:「何止構陷?連哥哥都死在你手中,你簡直喪盡天良畜生不如!」崔錦聲音一落,老太太目不轉睛的看著崔寅,她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告訴我阿慍到底是不是你殺的?」「不,不是我!」迎上老太太的目光,崔寅一口否決了。崔錦雙目血紅,她沖著崔寅大聲咆哮道:「不是你又是誰?你既然敢做便沒有膽子承認嗎?」崔寅還未開口,賀予安面無表情的看著崔寅說道:「他是有這個心的,只是動手的不是他。」崔錦瞬間朝賀予安看去,她出聲問道:「小舅舅那是誰?」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賀予安雙眸一沉,他伸手指著崔佑說道:「是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