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至尊妖魁 >第二百九十四章 患難

第二百九十四章 患難 (1/1)

小說: 《至尊妖魁》 | 作者: 一夢緣起 | 更新時間:2019-01-12 16:21 | 本章字數:3421

北方沼澤里,蘇賢踉蹌地狂奔出了上萬米,面無血色,嘴唇蒼白,到達了之前與蒙邈約定的地點,這裡臨近另一個蟲族的巢穴,黑覆牡蟲輕易不敢靠近和越界,算是一片安全地帶。

轉瞬間,滋滋的魔光消逝,蘇賢那紫雷般的眼眸恢復成幽黑色,天魔狀態解除,頓時一種由內而外的鑽心之痛如潮水般襲來,遍布全身,悶哼一聲,他痛苦地倒在枝幹上,冷汗如雨直下,整個人蜷縮成了蝦米狀,似受凍般,抖若篩糠。

天魔狀態下,精氣遠超承受範圍地不停暴涌,摧枯拉朽,將他的軀體沖得一團糟,此刻的蘇賢脈象紊亂,經絡充漲欲裂,五臟六腑之間皆受重創,氣血枯竭,撕心裂肺的疼痛貫穿全身,眼前一片漆黑,魂魄有一種暈眩的出竅之感,狼狽地顫抖不停。

側躺弓身,雙臂環抱於胸前,雙腿蜷縮,衣衫已被他大片的冷汗浸濕,蘇賢閉目,皺著眉宇,一句話也說不出,呈虛脫狀。

過度負荷,這就是代價。

半空,夢寐獸望著粗壯樹榦上的可憐少年,心中驀然泛起一種擔憂和同情。

蘇如雪的情緒更複雜,隨著天色漸暗,蒙邈依舊未歸,生死不明,柔和的月光穿不過層層疊疊的深林,冰冷的蛇形樹榦上,少年似被這個世界遺棄了一般,艱難地忍受著世間炎涼,體內如大火焚燒過後的慘狀,瘡痍凌亂,失去了大量氣血和精氣,這等狀態下的武王實在太過虛弱,林間飄過一絲寒意,就能將蘇賢凍得徹骨。

在精神海里,蘇如雪感知著蘇賢的孤獨無助,她的心中酸澀難言,曾有多少日夜她也像這般失去了所有,失神地蜷縮著身子,擁抱自己,默默地對抗著冰冷無情的世界。

蘇如雪的神念波動瞞不過青羽,作為蘇賢的師父,看到徒兒如此慘狀說不心疼也是假的,但該有的態度青羽還會一直秉持,倒是出言撫慰蘇如雪,道「丫頭,別太傷心。蘇小子之前走得太順了,很少吃過苦頭,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雖然操之過急,也實在莽撞過激,但他既早已料定後果,他也能獨自地承擔起這一切。你現在看他可憐,只要挺過去,他就會變得更強大。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這就是他要走的路。」

「修鍊本就不是一帆風順的。吃過的苦,從來不會是白吃的。苦盡甘來,日後自有回饋。」紀浮世感同身受,當年為修鍊和瓶頸費盡心血,碌碌近千年,在他的一生中有太多的磨難和挫折,甚至有些疼痛遠比蘇賢此刻承受得更恐怖,更折磨人心。

作為過來人,紀浮世當有資格評論。

平時,大家都只看到蘇賢平靜、瘋狂、沉穩、霸道、輕狂或是插科打諢故意犯賤的那一面,他似乎永遠是那麼強大,什麼東西都可以解決,運道驚人,天資卓越,引無數人垂青,近乎無堅不摧。

可如今,一雙雙眼睛看到了他隱藏在銅牆鐵壁後面的那些渺小、卑微、孤獨和可憐,這才算是真正完整地了解他。

夜漸深,一絲清輝投下了亮光,

卻也難改北方沼澤的森然詭寂。

而今,蘇賢全身都浸出了血漬,身體崩裂,出現一道道猙獰的傷口,天魔三煉的後勁不斷上涌,通體被蟲噬之痛包裹著,蘇賢已經苦苦支撐了數個時辰,那根弦綳得緊緊的,一直不肯鬆緩,他清楚地知道這時候不能睡去,他的身體還在持續遭受著重創,似江河日下,已燃燒了太多太多的精力,他若昏死過去,估計下一次醒來,他冒死要走的武道通途可能就此斷裂,既然窮盡潛力,還不努力修復,就是這般悲慘的下場。

突然,有一道鐵塔般高大的身影哼哧哼哧從黑暗中掠來。

蒙邈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胸前背後都不斷冒血,隱隱可見白骨,肩膀的部位略顯扭曲,他的左臂無力地耷垂著,被追殺了一天蒙邈是個鐵人也要累了,精神有點萎靡,當然還有一絲逃出生天的興奮,這股興奮像中毒似的,一直讓他持續著亢奮狀態,整個人都熱乎乎的,明明知道自己很累,可就是歇不下來。

蒙邈雖重傷,可與此刻脆弱的蘇賢比起來,他的狀態簡直要好上萬倍。

到達約定地點時,見周邊沒有人影,蒙邈還以為蘇賢那出了變故,可枝幹上的異響瞬間驚動了蘇賢,當他的殘影一躍而上後,見蘇賢已成了一個血人,毫無形象可言,這前後的巨大反差著實讓蒙邈愣了一下,可身為武修,他頓時明悟蘇賢在經歷著什麼,過度的透支給蘇賢體內埋下了很大的隱患,此時的蘇賢一邊經受著皮肉之痛和氣血之乏,一邊用體內僅存且能被控制的精氣溫養自己的傷勢。

見狀,蒙邈都顧不及先處理自己的傷勢,連忙解下了腰間的高階儲物袋,從裡面取出了各種瓶瓶罐罐,各種四階丹藥完備齊全,想來蒙邈作為一介武修常年在外拼殺,在功法武學上尚有斟酌和摳門的餘地,可在救命的丹藥上,饒是蒙邈都不會吝嗇分毫。

四階療傷丹,四階補血丹,四階養氣丹,蒙邈帶的這些丹藥都不是圓滿品質,說是品質低劣也不為過,蒙邈一直覺得以蘇賢的出身肯定是看不上這些垃圾丹藥的,人家錦衣玉食,財大氣粗,也就他們這種身份卑賤、地位不高的人才會常食糟糠,把這些平凡普通的劣質丹藥視作珍寶。

「少主,我知道這丹藥品質不高,蘊含諸多雜質糟粕,有辱你聖體,我出門太急,沒來得及備上品質好的,以前也沒資格去買那些高品質丹藥。但這畢竟是拿來救命的,你就先湊合著。」這番嚴峻的情況下,蒙邈連那五個字的稱呼都顧不得叫了,神色頗為緊張地倒出幾粒丹藥,扶著蘇賢還在顫抖的身子,將其一粒粒送入了蘇賢的口中。

丹藥入體,見效極快。

一股外來的氣血湧起,給蘇賢蒼白的臉色添了一絲紅潤。還有一股股清涼之感儘力修復著蘇賢體內的傷勢,這些丹藥對蘇賢現在的處境來講雖是杯水車薪,但起碼也提供了一點點助力,幫蘇賢省卻了一些麻煩,可以讓他爭取渡過難關。

緊接著,蒙邈細心地將蘇賢的身子放平,動作輕緩,口中還一直念念有詞,嘟囔著諸如「

勿怪」、「饒命」或「得罪」之類的話,然後緩緩褪去蘇賢身上的青衫,剝離了一層層近乎凝固的血痂,為那一道道因負荷而開裂的傷口敷上了有利於癒合傷口的藥粉,再取出了一套自己乾淨的寬大衣服,又說了幾句畢恭畢敬的話,顯得很卑微,可蒙邈也沒多想,簡單地給蘇賢披上,最後才將他平放在樹榦上。

蒙邈平時雖有點不著調,很多東西都不懂,說是侍從也從沒見他怎麼安分地當個侍從,估計還是因為他打心眼裡就覺得蘇賢強出他太多,若是蘇賢應付不了的麻煩,那換作他來也無濟於事,而且蘇賢那麼強勢,根本輪不到他來保護,所以才顯得他似乎很不稱職。

患難見真情。

此刻的蘇賢更如海上孤舟,一個浪花就能將其掀翻,使其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只要蒙邈有一點異心,想趁此機會暗害蘇賢,即便是血契也攔不住他,頂多是事後遭受到一些很可怕的反噬,可另一人死亡,那血契對他的約束力也會隨之削減,總之想將蘇賢如何都在蒙邈的一念之間。

當然,蒙邈是不知道青羽等人以及夢寐獸的存在的,倘若他真有異動,那估計會死得很慘。

可他沒有,患難之下,他的所有行為舉動大家都看在眼裡,要說平時只是覺得這個大漢挺有趣的,時而忠厚憨直,時而狡黠詼諧,但這時包括蘇如雪、青羽等人在內,皆是認同了這個在蘇賢危急關頭甘願卑微侍奉在其左右的人。

就連蘇賢,在意識的朦朧里都感受得到一些。

蘇賢倒是想苦笑,他平時難道表現得還不夠平易近人嗎?

在蒙邈的口中,他好像就是一尊十惡不赦的惡魔,蒙邈居然還怕自己醒來之後嫌棄這嫌棄那的,干出過河拆橋之事,為此嘴上不依不饒,心憂不已。

不過,蘇賢也就隨便聽聽,壓根沒往心裡去,什麼話是認真的,什麼話是開玩笑的,不管是蘇賢還是蒙邈,他們都有最起碼的辨別能力。

等處理好蘇賢的一切,蒙邈這才開始為自己療傷,順帶著警惕地守護在一邊,倒真有了幾分侍從的味道。

連蘇賢自己也清楚,這一次,蒙邈真的是幫了大忙。

那些在高貴者看來不合身份乃至引入污穢的劣質廢丹,對如今的蘇賢來說就是一枚枚千金難求的寶丹。

倘若沒有蒙邈的及時救治,縱然蘇賢耗費千辛萬苦將體內的嚴重損耗補個齊全,那不知還要忍受多少的苦楚和劇痛,也不知要花上多少個日夜,現在有了蒙邈的幫助,三天之內蘇賢大概就能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待到那時,蘇賢過了虛弱期,行動自如,傷勢痊癒,重回武王的巔峰狀態也都只是時間問題,那一切困苦都將迎刃而解。

接下來,兩人的蟲峰之行也該步入正軌。

至此,這武道試煉也算是有了一個不錯的開頭。

……

:。: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