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螳臂 >第一百二十三章 愁更愁

第一百二十三章 愁更愁 (1/2)

小說: 《螳臂》 | 作者: 今鈐 | 更新時間:2019-01-12 08:14 | 本章字數:3680

朱兒娘在重症監護室幾天後,轉到了普通病房。

「娘,你感覺好些了吧?」甄朱兒握著娘的手問道。

朱兒娘卻轉過頭去,不予理睬。甄朱兒覺得娘的手很冷。

「娘,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甄石墩俯下身子問道。

「我想什麼,你知道。」朱兒娘說了一句,便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甄朱兒的目光和甄石墩碰到了一起,甄朱兒趕忙低下頭。

甄石墩走出了病房,來到醫生辦公室。

「周主任,我娘到底還能撐多長時間?」甄石墩問道。

周主任搖搖頭:「情況不樂觀啊。已經昏迷多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

「我明白了。」甄石墩轉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甄石墩早早帶著送飯的保溫桶來到甄春桃的病房。甄朱兒在這裡陪了一夜的床,正在給娘擦臉。

「哥,你來這麼早啊?」甄朱兒問道。

「嗯,今天的早飯你嫂子很早就做好了。」甄石墩答道。

「你說早飯是誰做的?」甄朱兒又問。

「不好意思,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們。」甄石墩放下保溫桶,對著門外說道:「竹青,你進來吧。」

孫竹青紅著臉從門外走了進來。

「娘,朱兒,我給你們正式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同事孫竹青。」甄石墩一把拉過孫竹青的手,「我昨天向竹青求婚成功了。」

「什麼?」甄朱兒大吃一驚,「這太突然了,哥。」

「祝福我們吧。」甄石墩說道。

甄石墩看到娘背過臉去。

「娘,你不同意嗎?」甄石墩問道。

娘很長時間不說話。甄石墩轉到病床的另一邊,看到娘的眼淚打濕了枕頭。

甄石墩趕忙從甄朱兒手裡接過毛巾,給娘拭淚。

「石墩,你去跟醫生說,我要出院回家。」娘說道。

「這怎麼能行呢?娘,你還要在這裡治療呢。」甄朱兒說道。

「出院。明天就舉辦婚禮!」娘堅決地說道。

甄石墩和孫竹青就這樣結了婚。

在甄石墩結婚後的第六天,甄春桃閉上了眼睛。臨走前,甄春桃拉著甄朱兒的手說道:「朱兒,我沒能看見你的婚禮,娘閉不上眼睛啊。」

甄朱兒強忍眼淚:「娘啊,女兒現在懂得娘的心了。」

「女孩子,平平安安一輩子,就是最大的幸福。」朱兒娘說了這句話後,就安詳地閉上了眼睛。

操辦完娘的後事,甄朱兒決定離開這個令自己愛恨交織的小縣城。

「哥,我要走了。」甄朱兒跟甄石墩道別。

「走吧。」甄石墩低著頭,不敢看眼前的妹妹。

「哥,我對不住你。」甄朱兒說道。

「妹啊,別說了。是哥考慮得不周全。」甄石墩說道。

「哥。」甄朱兒叫了一聲。

甄石墩抬起頭來。甄朱兒一把抱住了甄石墩,甄石墩呆住了。

「走吧,走吧。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去吧。」甄石墩喃喃說道。

甄朱兒擦擦眼淚,拉起行李箱往車站走去。

甄石墩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著甄朱兒的背影消失在小巷盡處。他知道,這可能是兄妹間最後的告別了。

甄朱兒講到這裡,再也講不下去了。她眼裡含著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甄朱兒,我陪你幹了這一杯。」程虞舉起杯子一飲而盡。

甄朱兒含著淚笑道:「好,我也幹了。」

「咱倆來瓶白的?」程虞看看自己的空杯。

「行啊,好久沒喝得這麼痛快了。那就來一瓶吧。」甄朱兒一揚手說道,「服務員,來瓶二鍋頭。」

一杯白酒下肚,程虞但覺心裡火燒火燎,這些日子的委屈頓時湧上心頭。

「還是這白酒,是咱中國人自己的酒。這才有感覺。」程虞放下酒杯,「甄朱兒,你說李白斗酒詩百篇,李白那時候喝得都是什麼酒呢?」

「應該不是現在的白酒吧。記得有人在電視里分析武松打虎時喝的酒,說那時的酒度數沒有現在的高,所以,武松能連喝十八碗。如果換作現在的高度白酒,恐怕喝了十八碗後就真過不了景陽岡了。武松是宋朝的,李白是唐朝的。唐朝比宋朝早,自然更不會有現在這麼高度數的酒了。」甄朱兒給程虞和自己的酒杯又斟滿了酒。

「都說抽刀斷水水更流,借酒澆愁愁更愁。可是,人們有了愁事,首先想到的還是酒。」程虞端起杯來,「甄朱兒,為什麼做一點事就那麼難呢?」

「怎麼,我們的大記者也遇到難事了?」甄朱兒關切地注視著程虞。

「真的是一言難盡啊。」程虞一口把酒幹了。

「既然不好說,那我們就喝酒吧。」甄朱兒也把酒幹了,然後又給兩個空杯斟上酒。

程虞和甄朱兒邊說邊喝,沒有注意到有人在不遠處給他們拍照。

給他們拍照的是阿發和魏老三。

「行了,你看,這張拍的清楚。」魏老三點開手機給阿發看。

「好,咱們先躲遠一點,然後給驥哥打電話。」阿發滿意地點點頭。

「哥,這會兒可要跟驥哥多要點錢,他娘的,家裡揭不開鍋了。」魏老三沮喪地說道。

「你是沒有那發財的命啊。」阿發嘆道,「誰讓你把所有的家底都投給那個騙子公司呢?」

「別提了,哥。一想起這個列巴公司,我上吊的心都有了。」魏老三說道。

「挺好,哥們。今後你好好跟著我干吧,雖然發不了財,但也餓不死。」阿發說道。

「可咱這活擺不上檯面啊,人家問我是幹什麼工作的,我咋說呢?」

「你傻啊,咱這是一高大上的工作,私人偵探。你懂不懂?」阿發敲了敲魏老三的腦袋。

「啊呀我靠。原來咱涉足了私人偵探行業啊,你咋不早說呢?」

「你自己看不出來啊?這還用說嗎?」

「我總覺得私人偵探應該是個高薪行業,就咱掙的這幾個小錢,我就沒敢往這上面去想啊。」魏老三說道。

「收益是與風險成正比的。」阿發說道,「咱們整天幹些沒啥風險的活,當然收益低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