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僅有你令我痴狂 >第184章 是誰招惹了他

第184章 是誰招惹了他 (1/1)

小說: 《僅有你令我痴狂》 | 作者: 聞香可人 | 更新時間:2019-03-16 07:11 | 本章字數:3407

秦炎離的車子剛駛到家門口,手機便不停的喧囂起來,待看清來電號碼後,不由得皺了下眉,隨後將手機掛斷。

很快電話又叫囂了起來,這次秦炎離是看也沒看便直接掛斷,但緊接著電話又不知疲倦的鬧騰起來,大有一種你不接聽我不休的架勢,可見來電的人有多執著。

「想必是有什麼急事,還是接一下吧。」秦牧依依道,雖然不知道是誰,打的這麼急,定是有要緊的事,但看得出,來電話的人是秦炎離不喜歡的,才會是這個態度。

是誰招惹了他?

「什麼事?」望了秦牧依依一眼,秦炎離按了接聽鍵,冷冷的開腔。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秦炎離回了這樣一句便掛了電話。

「你自己進去把,我要出去一趟,有事要處理。」秦炎離伸手捏了捏秦牧依依的臉。

「嗯,開車注意安全。」秦牧依依交代著,既然秦炎離不說是什麼事,秦牧依依便也不問,該是比較重要的,否則他也不會這個點了還出去。

「知道了,不要太想我。」秦炎離探身親了親秦牧依依。

「那麻煩了,現在就已經很想念了。」秦牧依依嫵媚的一笑,大哥,能不能不要這麼自戀啊?

不過想念這東西還真不好掌控,常常是沒來由的就來了,很多時候想念的那個人就在身邊,但那種思念之情還是汩汩的往上冒。

「乖,先睡,我會儘快回來。」秦炎離又親了親她。

「去吧去吧,真是囉嗦,早去早回。」秦牧依依回吻了他然後下車。

看著秦炎離的車子駛離,秦牧依依仰頭看著高懸於天空的北極星,它正亮晶晶的注視著她,一如秦炎離的眸子,嗯,今天是美好並值得記憶的一天,又仰頭看了一會兒秦牧依依才開門進去。

「告訴我,是哪家醫院?」秦炎離一邊開車一邊調出號碼回撥過去。

號碼是林珍妮的,電話卻是她的一個朋友打來的,說林珍妮自殺了,正在醫院搶救,雖然秦炎離並不想再過問林珍妮的事,但發生了這樣的事他還是擔心的,畢竟那是好兄弟的女人。

責任是債,答應了齊鵬要照顧她,倘若她要有個什麼好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跟齊鵬交代,雖然自己不再親自過問,但也交代了旁人照顧,她怎麼還就自殺了呢,秦炎離兀自的擰了擰眉心。

車子一路疾馳來到市二院,秦炎離匆匆衝去急診室,再怎麼不喜歡這個女人也關乎生命。

「你就是秦先生是嗎?」看到匆匆趕來的秦炎離,一個一頭黃髮的女人迎了上來。

「現在是什麼情況?」秦炎離問,難道真的是自己太薄情嗎,但明知道她是存了心機的女人,而她的心機會直接威脅到他和秦牧依依的關係,他還怎麼能如以往一樣待她呢?

「正在施救,幸而發現的及時,不然......」女子並沒有把話說完。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秦炎離皺眉,秦炎離最厭煩的就是自殺的人,既然有死的勇氣,為什麼沒勇氣活著?那是一種懦夫的行為。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這兩天她一直鬱鬱寡歡,說什麼這個不要她了,那個也不要她了,生活還有什麼期待一類的話,誰知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先是打給她家裡的,家人說死了最好,實在沒辦法只好打給你了。」黃髮女子解釋著。

「謝謝你送她過來。」秦炎離點點頭,林珍妮和她的父親一直水火不相容,說出那樣的話也不奇怪。

「都在一起混飯吃,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既然你來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還有演出,珍妮就拜託你了。」女子道。

「好的,非常感謝。」秦炎離看了女人一眼,是啊,即便是外人也不能見死不救,何況還是好兄弟的女人,算了,就不再和她計較,只要她以後能認真做人。

半個小時後林珍妮被推出急診室,臉色蒼白的她靜靜的躺在病床上,少了一絲妖艷,多了一份純凈,倘若他一直保持這份純凈的話,秦炎離一定會將她推上事業的巔峰,可她卻存了算計的心,才會成了這樣的局面。

好在沒有生命危險,秦炎離懸著的心也總算是放了下來,他也並非是心硬如鐵。

秦炎離特意為林珍妮安排了ViP病房,獨立的空間,林珍妮一直靜靜的躺著,總不好把她一個人丟下,秦炎離只得守在病房裡,任時間滴答。

窗外霓虹璀璨,窗內寂靜無聲,秦炎離長身玉立,注視著城市的夜色,看樣子怕是要在醫院裡過夜了。

已然醒來的林珍妮看著立於窗前的高大身影,薄唇輕咬,秦炎離,我會讓你補給我,連本帶利的補給我。

秦炎離注視著窗外,林珍妮則注視著他,秦炎離豁然轉身,來不及掩眸的林珍妮就這樣對上了秦炎離的目光。

「醒啦?」秦炎離折身上前。

「二哥,你怎麼來啦?」林珍妮緩緩的開腔,仿似剛醒來般。

「我接到你朋友的電話,怎麼?感覺好點沒?」秦炎離看了林珍妮一眼,除去脂粉的她到是看著清秀了許多。

「我不知道她們會通知你,讓二哥擔心了,對不起。」林珍妮一臉歉疚的說,沒人知道薄被中她握緊的拳。

「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才22歲,生命不是用來糟踐的,你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我認識的你不該是很堅強的嗎?」秦炎離面無表情的質問道。

「齊鵬被限制了自由,我爸不認我這個女兒,現在連二哥也不管我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知道我沒出息,可活著真的很痛苦。」林珍妮用力的擠出幾滴眼淚。

「活著的人多數都差強人意,我們應該更積極些,你還年輕,還有很多的機會去改變,齊鵬只是時間的問題,你父親那也是恨鐵不成鋼。」秦炎離耐下性子去安慰林珍妮。

「倘若二哥不肯原諒我,我的努力又有什麼意義?」說這話時,林珍妮的眼淚落的更歡,她才知道,流淚竟然是這麼容易的事。

「我眼裡揉不得沙子,我不管你並不意味著不交代別人去照顧。」秦炎離道。

若不是侵擾到秦牧依依,他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秦牧依依就是他的軟肋,任何人碰觸不得,可她偏偏要去碰,他又怎麼能放任。

「但別人不是二哥啊,我一直尊敬的二哥都不要我了,我還怎麼活?」林珍妮淚眼婆娑,但她的心底卻有個聲音在不停的說:不原諒,決不原諒。

林珍妮的父親林澤天是兵爺,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受了傷,雖然保住了生命,卻永遠失去了行走的能力,林珍妮的母親蔣飛燕是一個不入流的小演員,在確定林澤天再也站不起來的那日便和別人私奔了。

那時林珍妮剛升入高中,陡然的家庭變化,同學的歧視,讓她變得叛逆,曠課,不歸家,怎麼招惡怎麼來,成了典型的問題少女。

同年因為鬧事被開除了學籍,無書可讀的她便整日整日的在社會上閑晃,從而導致父女兩之間的戰爭便一直不斷。

後來認識了齊鵬,到是變的正常了些,但她憤世的心卻並不曾消減,她的心已經染了毒,因此秦炎離為了照片如此的跟她較真,林珍妮自然是氣不過。

為了上演這出自殺的戲碼,她收買了一起工作的人,只有博得了秦炎離的同情,她才能實施報仇計劃,她知道秦炎離雖然很冷,但畢竟關乎生命,畢竟自己是齊鵬的女人,他不可能無動於衷。

林珍妮賭的就是秦炎離不會無動於衷。

是,秦炎離確實做不到,不是因為林珍妮,而是為了齊鵬,明知道林珍妮有很多問題,但齊鵬還是愛她愛的要命,所以才會把林珍妮交給他照顧,在齊鵬看來秦炎離是值得託付的人。

秦炎離也真的想做好齊鵬的託付,可誰知道林珍妮不知道好歹來了這樣一出,秦炎離怎麼忍?秦牧依依和兄弟情,他不仗義的選擇了女人。

「不要胡思亂想,好好休養,等你養好了,我幫你安排事情。」秦炎離道,在生命面前秦炎離還是選擇了妥協。

這是他第一次為了秦牧依依之外的女人妥協。

「二哥,你著是原諒我了嗎?」聽秦炎離這麼一說,林珍妮立刻止住了眼淚。

「秦牧依依是我的女人,只要不是碰觸到她,我都可以不計較,是你自己踩了雷。」秦炎離淡淡的說,與其說原諒不如說無奈之舉。

「對不起,二哥,但請你相信,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是被冤枉的。」林珍妮道,她是絕對不會承認那事是她所為,反正無據可查,任你怎麼懷疑,我就死死的咬定和我無關。

「舊事不要再重提,以後好好工作就好。」秦炎離道,是是非非已經不重要,只要以後她恪守做人的本分,他也不會再追究。

「二哥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工作,也不枉二哥的一番苦心。」林珍妮不住的點頭。7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