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嬌鸞令 >第一百六十七章:夢醒

第一百六十七章:夢醒 (1/2)

小說: 《嬌鸞令》 | 作者: 春夢關情 | 更新時間:2019-01-12 06:40 | 本章字數:4511

第167章夢醒

瑞獸香爐中飄散出的青煙,絲絲縷縷,趁著月窗下吹進的一陣微風,便消散開來,再不成形。

秦昭盯著那隻青銅瑞獸爐看了會兒,有些出神。

他神思倦怠,為的自然是孫氏之事,早沒了心思同秦令歆糾纏這些,若不是她敲響了書房的門,方才他看過那方手帕,就要歇著去了。

偏她又來鬧,鬧的他頭疼不已,說話重了些,眼下又叫她多心,胡思亂想起來。

秦昭漸次收回目光,到底是落在了秦令歆的身上。

一轉眼的工夫,她長大了,站在那裡,亭亭玉立,面容姣好,哪裡還有幼年時被他抱在懷中的模樣。

那時的一團,掐她一把,她都只知道傻乎乎的笑。

現在不同了,她會想會考慮,想多了,還知道問,哪怕這問題聽來是那樣幼稚可笑。

秦昭不由失笑,又一味的搖頭。

秦令歆瞧著他這般模樣,愈發將秀眉蹙攏起來,緊皺成山川:「父王搖頭又是什麼意思?方才說了那樣多,又把話說的這樣重,像我不知輕重,恣意妄為,我問父王是不是陛下說了什麼,或是敲打了我們廣陽王府,父王卻又搖頭,我看不懂了。」

「不是你看不懂,是你從來就不明白,這其中的緊要之處究竟是在哪裡。」

秦昭沖著她擺擺手,分明是示意她坐下來慢慢說。

秦令歆瞧著,這像是氣消了的樣子,故而也愈發篤定,先前父王必定是在別處受了氣,一肚子的氣憋在心裡撒不出去,她是那個倒霉的,一頭撞進來,叫父王這樣一通責罵。

她委屈的撇了撇嘴,到底還算消停,略一提裙擺處,藕荷色的繡鞋露出個鞋頭來,她瞧著秦昭面色一沉,手上力道登時減弱,裙擺也重又垂下去,及了地,將那精緻的鞋頭蓋了個嚴嚴實實。

「父王所說要緊之處,又是指什麼?」秦令歆往左手邊兒一溜排開的官帽椅上,挑了最靠前的一把坐過去,手上不自覺的撫著扶手,心下其實突突的,緊張的不得了,「從父王就說過,聖心難測,陛下的心,才是最要緊的,難道今次卻又不是了嗎?」

「是,卻也不是。」秦昭看著她,眼底的柔軟被觸動,幾乎溺出水來,「你記得我教過你聖心難測,那又記不記得,我與你說過,廣陽王府是忠是奸,陛下心中自有定奪,我們一身清正,兩袖清風,陛下便永遠不會疑心我們。」

秦令歆眉心更攏起三分,重重的點頭:「我自然是記得的,但是父王剛才……」

「所以我說,你未曾領會這其中要緊之處。我方才所言,並不是暗示你,陛下對王府起了疑心,說穿了,你這樣盯著齊王,陛下就是知道了,也不過當你孩子心性胡鬧,我呢,至多是寵愛女兒,驕縱你慣著你罷了。」秦昭反手摸了摸鼻尖兒,又略是一頓聲,「只是總有奸佞之輩,進讒言,構陷忠良。陛下未必會聽,可長此以往,終歸擾了陛下的清凈與安寧。人家說行得正站得直,自然不怕那些個閑言碎語,廣陽王府有沒有不臣之心,原也不是他們紅口白牙幾句話說了算,可人言可畏,眾口鑠金的道理,還要我再教給你嗎?」

秦令歆呼吸一滯,原來父王說的是……

「那些信鴿,會有別人知道嗎?」她抿起唇來,上下牙齒打著顫,「父王從前不是說,那都是王府一隻一隻養大了,訓練好的,你說成天天上飛來飛去的鳥兒啊,雀兒啊,那樣多,他們還能認得出哪只是咱們廣陽王府的信鴿,而後再把些個不堪入耳的話說到陛下那裡去嗎?」

「聖心難測,人心難道不一樣難測嗎?」秦昭無意嚇唬她,是以也不再多說那麼多,只恐怕說得越多,她腦袋裡想的也就越多,一來二去的,反倒把自己給嚇唬住了。

他輕輕地點著桌案,低沉的音調帶著莫名的安撫:「也只是說與你聽,沒有叫你瞎操心的意思,原本也用不著你操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朝廷里的勾心鬥角,你一個姑娘家,理會這些做什麼?」

秦昭的神色已然變得柔和下來,瞧著秦令歆緊蹙的秀眉,失笑出聲來:「你皺著個眉頭做什麼?真叫我幾句話嚇唬住了?」

秦令歆本想張口啐他,又覺得實在太不規矩,哪怕是同他撒嬌,也有些過了頭,她並不知父王今日為何發脾氣的,原本就有些膽戰心驚的樣兒,這會子只會更規矩。

她兩隻手交疊著擱在腹處,抬了眼朝著秦昭的方向望過去:「倒不是說叫嚇唬住,只是父王方才那樣嚴厲的模樣,叫我想起時候。每每我在外頭惹了禍,或是不聽話,不服管教,父王都是這樣板著臉,正經是個生氣的模樣。」

秦令歆去回想,可又覺得那一切都是甜蜜的。

人家說父愛如山,一點也不假,的時候,父王再凶,也從沒有真的同她動過手。

大道理一遍又一遍的教,教出如今的她來。

她低下頭,噗嗤一聲笑了,又連忙掩唇:「我只是覺得,好久沒跟父王好好說說話了。」

「是啊,你成天一門心思在齊王身上,還顧得上跟我說說話嗎?」秦昭拿她一點兒辦法也沒有,見她也沒那副愁雲慘淡的模樣來,才放下心來。

他頓了聲收住後話,想了須臾,到底是開口趕人:「你回去吧,等吳進辦了差事回府,我叫他到你那裡去回話。不過歆兒,你自己也長點兒心吧,今天同你也說了這麼多,齊王那裡的事情,該寬的,就要寬一寬。最初你跟我講,不放心他,唯恐他身邊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再擾亂了他的心,我不說,那是懶得拆穿你。齊王真就是眼皮子那麼淺的人嗎?我看未必。說到底,是你關心則亂,自己個兒亂了陣腳。」

秦令歆聽了他的話是已然站起身來的,可後頭的話入了耳,那已經邁出去的腿,霎時間就又收了回來:「父王現在不讚許了嗎?」

「是從來都不讚許。」秦昭丟了個白眼過去,「從到大,我什麼時候贊成過你和齊王的事?」

秦令歆一時吃癟,那點子委屈又湧上心頭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