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毒寵小謀妃 >第195章 余家面目

第195章 余家面目 (1/1)

小說: 《毒寵小謀妃》 | 作者: 南邊阿籽 | 更新時間:2019-02-12 07:12 | 本章字數:3537

元嬌嬌的嘴角微微一抽,隨即訕笑道:「我怎麼可能會罵你呢!」

段無瑕看著他這副模樣,板著臉道:「怎麼,現在還往厲霄雲的跟前湊,是怕她抓不到你嗎?」

她居然偷偷溜來看元府的熱鬧,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元嬌嬌說道:「我就是過來湊湊熱鬧,他總不能無憑無據就抓我吧!」

「這樣的熱鬧,還是少湊為好。」段無瑕道。

元嬌嬌點頭,說道:「我以後不會了,今日是因為實在想過來瞧瞧那言徵的狼狽樣子,誰讓他這般過分,將小煦兒和蕭少北欺負的那麼慘。」

段無瑕問道:「你倒是熱心腸。」

「那是,行走江湖講的就是義氣!」元嬌嬌一臉正義道。

段無瑕苦笑一聲,倒是想不出其他的話來了。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元嬌嬌這才想起這個問題,「你也是來查案的嗎?」

段無瑕道:「這個案件並未交由大理寺處理。」

元嬌嬌點頭,說道:「我記得是由暄王來主審的,有他在,應該不會太為難蕭少北吧?」

雖然他覺得蕭少北對旁人總是冷冷的,不過對紀顏寧和她是真的沒二話,凡是需要的地方只要開口,蕭少北就不會拒絕,所以她對於蕭少北還是很有好感的。

總得來說,自己人就是好!

段無瑕聽了元嬌嬌的話,倒是輕笑出聲:「這可不一定,他們之間關係可不好。」

元嬌嬌八卦道:「難不成他們之間有過節?」

段無瑕瞥了一眼元嬌嬌:「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元嬌嬌茫然的搖頭,她鮮少接觸暄王,蕭少北和暄王一起出現的機會對她來說那是少之又少,她怎麼會看的出來。

段無瑕沒有繼續說下去這件事,反倒對元嬌嬌道:「我送你回元府。」

「我又不是小孩子,用不著旁人送回去的。」元嬌嬌說道,她這才剛出府看熱鬧不久呢。

段無瑕正色看著她:「我算是旁人嗎?」

聽到段無瑕的這句問話,元嬌嬌微微一怔,隨即道:「是朋友。」

她這發怔的模樣看起來,段無瑕唇角不經意間揚起淡淡的笑意,上前兩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俯身在她的耳邊問道:「僅僅是朋友嗎?」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說話的時候在她的耳畔呼出的溫熱氣體讓她感覺到耳朵痒痒的。

元嬌嬌下意識後退半步,臉色已經泛起了紅意。

「當然是朋友啊……不然還能是什麼!」元嬌嬌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她的目光有些游離,回頭對紫蘇說道,「我們回府!」

紫蘇在一旁輕笑一聲,快步跟上了元嬌嬌的步伐。

段無瑕看著元嬌嬌離開的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眼中的笑意更深。

嗯,比逗貓還要有趣。

忠德伯府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現在整個長安的茶餘飯後都在討論著言家的那些醜聞。

言徵落獄的消息很快也傳開了,百姓們只覺得解氣不已,直道都是作孽太多,報應不爽。

余賢慶自然也知道了,他現在覺得心中憋著一股火氣,鬱悶的很!

原本以為娶了言安瑾,攀上了忠德伯府的高枝,以後就憑著他這個言家女婿的身份,多少都會對自己有幫助,即便是現在言徵不接受自己,可是日子漸漸久了之後,他可以慢慢勸妻子和言家修復關係。

還想著言徵會看著言安瑾的份上對自己的仕途能夠有所幫助,可惜現在只化成了一團泡影。

言徵落獄,忠德伯府哪裡還能撐的下去,聽聞言安瑾和那言家的三公子言佑德素來交惡,更是不可能接濟她!

如今一來,他費盡心思娶到的女人,什麼用處都沒有。

越想越覺得氣憤,當初言安瑾嫁給他的時候,嫁妝也不算多,就和其他尋常的小吏之女差不多,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忠德伯府嫁庶女呢!

他快步走回到家中,只是剛一推開門,就聽到了言安瑾和母親的爭吵聲。

母親一直不喜這個兒媳婦,因為她的嫁妝不夠多,也沒有給餘慶賢帶來陞官的機會,更何況那言家醜事一堆,出個門都被人在暗地裡指著談論,實在是丟人!

言安瑾剛嫁過來的那幾日,余母想著她怎麼也是世家小姐,讓著她幾分,哪裡知道這個兒媳婦性子刁蠻不說,對她這個婆婆也沒有半分的敬意。

「若是沒有你,我兒可以娶到更好的媳婦!」余母指著言安瑾說道,「就你們言府那些醜事,還以為自己能嫁得出去嗎!」

言安瑾也不甘示弱:「當初是慶郎一心求娶我才嫁過來的,你們余家那麼窮,他身上又沒有功名,除了我還會有那個世家小姐眼瞎嫁過來給你當兒媳!」

余母被她這麼一說,氣得不行:「你個小賤人,居然還敢頂嘴!」

「難不成就許你說我,我就說不得你嗎!」言安瑾怒道,「我嫁給你們家是下嫁,最好別總是一天到晚給我看你們的臉色!」

余母指著言安瑾顫顫巍巍地罵道:「你個小賤人,我要讓我兒休了你!」

他的兒子以後可是要做大官的,怎麼可以有這麼粗俗的兒媳!

言安瑾聽到余母說要讓余賢慶休了自己,她怒氣一下就上來了,罵道:「你個老不死的,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

「你罵誰老不死!」余賢慶推門而入,怒視著言安瑾。

屋子裡的兩個女人突然都安靜了下來。

余母看見兒子回來了,當即上前哭訴道:「兒啊,這日子娘是沒法過了!竟然被兒媳欺負到這個地步!她剛進門就這般放肆,以後還不知道這個家中有沒有我的容身之地呢!」

余賢慶安慰余母道:「娘,你放心。有我在,這個家裡誰也不能把你欺負了!」

言安瑾有些心虛,畢竟剛才她罵余母的話被余賢慶聽到了。

她上前解釋道:「慶郎,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

「我親耳聽到你罵我母親,還要如何解釋!」余賢慶怒道,「你給我母親磕頭道歉!求母親原諒你!」

言安瑾聽到他的話,有些驚訝。

她自從嫁過來之後,余賢慶雖然說對她不是百依百順,但是也鮮少會讓自己受委屈,時常會哄著自己,偶爾還會變著法想讓自己高興,雖然余家窮的出乎她的意料,但是有這樣的一個丈夫,她也默默忍受了許多!

可是他現在居然不分青紅皂白就讓自己給余母磕頭道歉!

就算是在言家的時候,她也從未受過這樣的委屈啊!

「我不!」言安瑾下意識拒絕道,「明明是你娘先為難我的,她也罵了我,憑什麼讓我道歉!」

言安瑾身邊的丫鬟上前為自家小姐辯解道:「姑爺,確實是老夫人先為難小姐的。」

余賢慶將目光看向了那個丫鬟,目光沉了下來。

「我們余家貧寒,用不起丫鬟,明日便讓將她們賣去牙行吧。」他冷冷的說道。

言安瑾瞪大了眼睛,她嫁過來一共就只帶了兩個丫鬟,余家那麼窮,連個可以使喚的人都沒有,余母身邊倒是有個四十多歲的啞巴女人幫忙收拾家裡的活兒。

她的這兩個丫鬟雖然說沒有多稱心,但是有總比沒有強,難不成家裡的那些活還要讓她親自去做不成?

「慶郎,你這是什麼意思?」言安瑾仍是有些不可置信地問道,「沒有丫鬟,誰來伺候我?」

余母卻說道:「身為我余家的兒媳,就應該恭敬地伺候丈夫婆婆,哪有讓人伺候的道理!」

余賢慶點了點頭:「母親說的有道理。」

「余賢慶!」言安瑾急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余賢慶看著言安瑾,目光里早就沒有了之前的柔情,眼底一片冷漠之色。

他說道:「你現在已經不是言家的大小姐了,收起你大小姐的架子吧。」

言安瑾看著余賢慶,他現在的這副模樣陌生不已。

「你明明說過會呵護我一輩子的,我才嫁過來幾天而已,你怎麼就忘了當初說過的話了!」言安瑾不甘心地問道。

余賢慶倒是沒有瞞她:「那是因為你之前有利用的價值,現在沒有了。」

聽到這樣的話,言安瑾只覺得天都要塌了。

她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和父親鬧翻才下嫁給了什麼都沒有的他,卻落得這樣的一個下場?

她簡直氣得渾身發抖,看著余賢慶:「你這樣對我,就不怕我父親知道嗎?」

余賢慶道:「你父親已經入獄了,忠德伯府很快就不存在了,你以為你父親還對我如何?」

「什麼?」言安瑾聽到這樣的消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搖頭道,「不可能!父親不可能會入獄的,你騙我!」

余賢慶冷眼看著她,眸子里的厭惡不加掩飾。

言安瑾像是發瘋了一般院子外跑了出去,卻被余賢慶一把拉住。

她不相信父親會入獄,不相信忠德伯府就這樣倒了!

「你放開我!」言安瑾哪裡還不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分明一直都在利用她!

余賢慶道:「要麼就好好的在余家待著別生事,要麼就拿著休書離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