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先砍一刀 >第十五章 雪中小屋

第十五章 雪中小屋 (1/1)

小說: 《先砍一刀》 | 作者: 面目全黑 | 更新時間:2019-02-13 00:59 | 本章字數:2636

這個冬天的老天就是個更年期的老媽,脾氣說變就變。

早上的時候,明明晴空萬里。到了中午,便吹起了風,而且還是大風,吹得人睜不開眼睛。

沒過一會兒,又下起了雪。即便是以鬼哭的眼力,在漫天的飛雪之中,也看不了多遠,成了一個半瞎子。

這一下,可把鬼哭一行人給坑慘了,他們早上出發,現在走到了北郊外,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也就路旁一片老林子。

鬼哭低下了頭,回過頭艱難的大喊:「我們去林子里躲躲。」

一支手扶著大黑馬,一隻手扶著斗笠的南宮用力的點頭。

然而,他們剛一鑽進老林子,鬼哭長刀上的鈴鐺就響了起來。聲音急促,似乎林子中有莫大的威脅存在。

而大嘴似乎也感覺到了,一頭纏住了鬼哭的腰,另一頭纏住了刀鞘,一副警戒萬分的樣子,隨時做好了幫鬼哭拔刀的準備。

老林子很危險,這是一個壞消息,不過也有好消息。

這是一片長青木組成的樹林,相比夏天,樹上的枝葉稀疏了許多,但比起那些光禿禿的樹木,無疑要好了太多。

一顆顆的巨木遮擋,直接讓風雪小了許多。

吱呀一聲,頭頂咔嚓咔嚓作響,接著一根斷木落下,被卡在了樹杈中。接著一片彷彿藤蔓又彷彿樹根一樣的東西如蛇般蠕動,封鎖了後路。

莫大的危機感浮上心頭,鬼哭瞳孔微微一縮,連忙叫道:「快走,不宜久留。」

他們飛快的離開了原地,那個不知名的東西沒有追上來。這是個好消息,鬼哭實在不願意在這樣的天氣下和那個不知名的危險東西戰鬥。

不過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時候,他們已經深入了老林,不辨東南西北。無奈之中,只好由大嘴指了一個方向,然後朝著那邊直行。

鬼哭在前方開路,林子中的草木已枯,乾枯的荊棘藤蔓蔓延的到處都是。

鬼哭乾脆拔出了短刀,在前方劈開荊棘藤外,開出了一條路。

「啊!」身後傳來一聲輕呼,緊接著就是拔劍的聲音。

「怎麼了。」鬼哭連忙回過頭問道。

「沒事。」南宮用劍挑飛了一顆正張著嘴一開一合的蛇頭,從她的語氣中,能明顯聽出她鬆了一口氣,只見她笑了笑:「踩到了一條蛇,還好它已被凍僵,不然真的危險了。」

鬼哭一聽,也是冒了一身冷汗。連忙道:「小心點,跟著我的腳印走。」

「嗯。」

南宮微微頷首,他們走得更小心了。

雪不斷在下,越走,這地面的積雪就堆積的越深,鬼哭和南宮走得越加艱難。

尤其是鬼哭,他不僅在前面開路,而且還不像南宮那樣不怕冷,寒風也在不斷帶走他的力量,體能的消耗超出了他的意料,很快他就開始氣喘吁吁了。

「我來吧。」南宮持劍走了上來,到了鬼哭前面。

鬼哭一陣憋屈,看著走在前方開路的南宮,只覺得一顆大男人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南宮可不是什麼柔弱女子,很多時候,她比絕大多數男人都要強。

用力的咬了咬牙,收刀入鞘,哆嗦的手指摸到了腰側的葫蘆,用了好幾次才艱難的把葫蘆蓋打開。

天太冷,手腳麻木,幾乎失去了知覺。

把一顆辟穀丹倒進嘴裡,用力的咀嚼咬碎,伴隨著被嚼成碎片的辟穀丹吞進肚中,再取下馬背上的酒囊灌上一口烈酒,一股熱氣升騰,這才感覺好受許多。

兩人相互扶持著交替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後又一個壞消息傳來,他們似乎又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好在,還沒等他們跟追蹤者碰上面,就找到了一個避雪的地方。在前面,風雪之中若隱若現,那是一個小木屋。

砰!

小木屋幾乎是被鬼哭用肩膀撞開的,大黑馬一頭就撞了進去,然後是鬼哭,最後南宮退了進去,關上了門。

門窗關死,屋中陷入了一片黑暗。隨著鬼哭摸出了火摺子吹燃了,屋中這才微微明亮幾分,不過大部分地方依舊處於黑暗之中。

這時候,鬼哭他們才有功夫打量四周。

屋子不大,裝下鬼哭南宮和大黑馬之後,就顯得格外擁擠。

屋裡很簡陋,就一處灶台,還有些許柴火,牆角處有有一堆稻草,看樣子是應該給人睡的。

門窗厚實嚴密,門上留了一個小孔,打開蓋子可以往外看去。

大黑馬二話不說,轟然倒下,躺在了那堆稻草中,閉著眼睛,口鼻之中噴出白氣,肚子劇烈的一起一伏,看樣子,背著那麼多行李頂著風雪走了這麼大一段路,實在是有些累了。

鬼哭坐在地上靠著大黑馬的肚子喘著粗氣,又喝了一口烈酒,看來還得緩一陣子。

南宮的體力出乎預料的好,她和鬼哭共同承擔開路的職責,不過因為不怕冷的緣故,體力的消耗卻沒有鬼哭這麼多。

撐著身體起來了,趴在門口,揭開蓋子順著門上的小孔往外看去。

片刻之後,又合上了蓋子,沖著鬼哭搖了搖頭,表示什麼也沒看見,然後走路過來,坐到了鬼哭的旁邊,搶過鬼哭手中的酒囊,往嘴裡灌了一大口。

風雪很大,鈴鐺一直在響。撓門的聲音響起,似乎有野獸在外徘徊,想方設法想進來。

但是這個小木屋,修建的實在厚實。過了一會兒之後,外面的傢伙似乎發現自己沒能力進來,也扛不住那要命的風雪了,於是離開,鈴聲小了一些,但依舊不肯停歇。

南宮也不知是累到了,還是酒勁上頭,雙眸彷彿要溢出水來,十分迷離,頭就靠在了鬼哭肩上。臉上潮紅,鼻子里噴出陣陣涼氣。

鬼哭徹底癱在了大黑馬身上,嘴裡叼著火摺子,一支手的手指輕輕的叩動著地板,而另一支手,卻始終緊握刀柄,神經始終緊繃著。

透過狹長的雙眼,似乎能看到他那比常人小一號的瞳孔正閃耀著火光。

劇烈的敲門聲響起,南宮毫無反應,而鬼哭也沒有去開門的意思,外面傳來了咒罵聲,很快就被風雪吞沒。

風雪之聲猶如海嘯,鈴聲夾雜其中。漸漸的,鬼哭也撐不住了,陷入了似夢非夢之中。

當他醒來,身上一片暖和,蓋著棉被,頭頂濕漉漉一片,斗笠早已被拿走。

睜開眼睛,南宮正在往灶中添柴,而大黑馬,正眯著眼睛享受著火焰的溫暖,躺在一旁,嘴裡悠閑的咀嚼著一截長發。

發質很粗,有些硬,這頭髮,明顯不是南宮的。

「你醒了。」南宮回過頭來:「再睡一會兒吧,你太累了,再說,等雪停還要好一會。」

但是鬼哭沒有繼續躺著的意思,他勃然大怒,一把掀開了身上的棉被:「大黑,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準舔我的頭,不準嚼我的頭髮,還有你,大嘴,任何時候不準纏我雙腿……」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