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獸醫娘子已上線 >第202章 被他戳穿

第202章 被他戳穿 (1/1)

小說: 《獸醫娘子已上線》 | 作者: 墨池池 | 更新時間:2019-01-12 07:27 | 本章字數:2460

雖然看到了慧琳郡主最狼狽的一面,但這並沒有讓李恰覺得有多得意。

畢竟這只是剛剛開始。

而且,李恰總覺得慧琳郡主哪裡有些不一樣了。

若是放在從前,她早就暴跳如雷,說不定已經跑回宮裡和太后告狀去了。

如今,竟然能忍著種種不順把拜堂禮行完。

反常必有妖,她才不信慧琳郡主這變化是在青蓮庵修行得來的。

此時霍驍廷在前院招待今日來參加霍驍風成親禮的賓客。

李恰難得清閑,回到甘露堂後,便去了書房。

霍驍廷剛剛說了,他的書房她可以隨意進出,她也就沒客氣。

她先是提筆給向南寫了封信,然後讓玉玔送到三千去。

信上的內容無非就是讓他最近得空的時候,想辦法去青蓮庵打聽打聽,慧琳郡主在青蓮庵的那段時間,有何異常。

收了筆之後,她便無意的打量了一眼他的書架和博古架。

毫不意外,他的書架上幾乎都是兵書。

李恰抽出其中一本翻了翻。

嗯。果然看不懂。

她放回了書,又踱步到博古架上,卻在上頭看到了一盞荷花燈。

難道這荷花燈與他身上藏著的那根簪子有關係?

李恰越看越覺得,這荷花燈擺在博古架上頭,和其他的奇珍異石一點兒都不相稱。

他這什麼品位啊!

剛吐完槽,卻突覺得這荷花燈似乎有些眼熟呢。

李恰將荷花燈拿在手裡看了看,又在燈里搜了搜,果然在裡頭尋到了一張紙條。

「柳外花前同祝願,朱顏長在年齡遠。」李恰低聲呢喃著上頭熟悉的字跡。

這是璟明帝賜婚當日,她和李晴一起到護城河邊去放的荷燈,怎麼會在他這裡?

這荷燈是順流而下,漂到了霍府門前,而當時霍驍廷正在河岸邊,順手就撿到了它。

這得是多湊巧的事情啊!

她可不信!

正在不可思議中,忽聽到了腳步聲。

李恰看到一抹竹青色的身影走了進來。

「不是在前頭招呼賓客嗎,怎的回來了?」李恰有些不自在的放下了手中的荷燈。

霍驍廷的目光卻一眼不錯的望著那剛剛被放回去的荷燈。

「你喜歡?」他挑眉問道,也不回答李恰的話。

李恰並不覺得他會認出這荷燈就是自己放的,便淡然道:「談不上喜歡不喜歡,就是覺得擺在這裡有些突兀。」

「那媳婦兒說擺在哪裡,就擺在哪裡好了。」

「咳。現在書房沒人,就不用叫得這麼親昵了。」他這戲精的毛病得改。

「因為和荷燈得來的頗為傳奇,便擺在了這顯要的位置。」

他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她的話。

「哦?如何傳奇了?」聽他這樣說,李恰也好奇起來。

「為夫我自從記事以來,就沒有站在護城河邊看河景的機會。」

他這樣說,李恰倒是能夠理解。

自從他的父親戰死沙場之後,霍驍廷就被當場霍家未來的接班人來培養。

他的童年,就是由演武場中的兵器和這一書架子的兵書陪伴長大的。

「媳婦兒,你說巧不巧,為夫就只有那日在護城河邊站了站,便撿到了這盞荷燈。」

「那倒是挺傳奇的。」李恰幾乎已經放棄了不讓他在人後叫媳婦兒。

或者他只是習慣了,又想著這只是一個稱呼而已,或者這樣也更容易做到人前不露端倪吧。

霍驍廷用修長的手指心翼翼的捧起了那盞荷花燈,就好像捧著什麼奇珍異寶似的,「這簡直就是深深的緣分啊!」

李恰抽了抽唇角,一盞荷花燈而已,能代表什麼。

霍驍廷摩挲著荷花燈,突然那裡頭塞著的紙條掉了出來。

「媳婦兒,你看,還有張紙條。」霍驍廷眸子一亮,對著她道。

原來他一直沒有發現啊!

想想也是,他一個男人,哪有那麼細心,除非是這樣不經意的掉出來。

那麼問題來了,她要不要承認這燈是自己的?

可那上頭有自己的字跡,日久天長的,以後霍驍廷難免會認出,到時候再戳穿就顯得她不坦蕩了。

「柳外花前同祝願,朱顏長在年齡遠。」霍驍廷將那句話念出來,聲音醇醇如流水。

「媳婦兒,你看,這字跡怎麼那麼像你的?」

李恰還未決定怎麼解釋一下這燈這紙條,忽聽霍驍廷這般問她。

他認得她的字跡?

「不信你看。」霍驍廷又從暗格里抽出她當時送的那把摺扇。

李恰抽了抽唇角……這顯然是還有證據啊!

不過,她以為他當時看見那臭不要臉四個字,會氣得隨手把摺扇丟掉呢。

誰知道他還把扇子收了起來,並看了上頭的字跡。

「不用比較了,這紙條是我寫的,這荷花燈是當日我和七姐姐一起放的。」坦白承認總比待會兒被他戳穿,到時候更丟臉。

「沒想到竟順著護城河漂到了你這裡。也好,就算是我們家提前送來的嫁妝吧。」李恰的聲音已經平靜,可差點已經咬碎了銀牙。

這不安分的荷燈啊!

往哪裡漂不好,非得要漂到霍驍廷的手上。

搞得她好像飛書傳情似的,她這張臉到底還要不要了。

霍驍廷看著身前人兒紅了臉,不由暗暗挑了挑眉,如深潭般的眸子增加了幾分亮色。

他也沒說這是第一次發現這紙條,這樣應該不算哄騙媳婦吧!

「公爺,外頭二老爺正尋您呢!」外頭廝含沙的聲音響了起來,略有幾分焦急。

「媳婦兒,這荷花燈擺在哪裡你就做主吧。為夫要出去招呼賓客了,你若是不喜歡熱鬧場面,就多在屋子裡歇歇。」

說完,他當著李恰的面整理了下束得已經很整齊的領口,又拂了拂胸口和沒有一絲褶皺的衣襟,這才閑庭信步的走了出去。

李恰將荷花燈擺在了他原先的位置上。

可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就算他不知道這荷花燈是她放的,沒有機會處理,可那摺扇呢?

她在上頭寫了臭不要臉四個大字,他到底看見了沒有?

就算假設他沒看見,可她又不是他心儀的人,幹嘛這麼珍藏著她親手做的扇子?!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