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纏情:刑少寵妻成癮 >第三三六節 我是你爺爺刑定川

第三三六節 我是你爺爺刑定川 (1/1)

小說: 《步步纏情:刑少寵妻成癮》 | 作者: 門無閂 | 更新時間:2019-03-16 07:49 | 本章字數:3377

刑顯弋感覺自己的頭疼的快裂開了,他揉著眉心,把昨晚他們的聊天經過跟葉輝他們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葉輝聽完後,眼睛抽搐了幾下,這貨真的是砸壞腦子了,諷刺陳顆顆不說,居然還惦念李梅朵,「得,你就算想知道過去的一些事情,也應該在小嫂子提到白月光後,主動不再去提才對,可你到好,打破砂鍋問到底,你不是想知道老爺子怎麼讓李梅朵滾蛋的嗎。我來告訴你,是你家老爺子和你外公湊了一筆錢給她,她才離開的。」

刑顯弋一臉懵逼,他還以為他的白月光有多好呢。原來錢就可以打發走。為了她,他內心有那麼一瞬間盡然還懷疑是陳顆顆挑唆老爺子的。

葉輝面無表情的說道:「你不是想知道你怎麼和小嫂子在一起的嗎?具體的我不太清楚,但從我知道的情況來看,一直都是你在想方設法的纏著她。而且據我所知,如果你不娶她,那你家老爺子也是會收到做義孫女兒。」

說著,葉輝突然嗤笑一聲,略帶諷刺的說道:「指不定這次一鬧,你還多個義妹呢。」

刑顯弋變的非常難看,他的小東西要是真的變成他的妹妹就不好玩了。

行五和龍九面面相覷,本來看著刑顯弋受傷挺緊張的,但是想到陳顆顆一心撲在他身上,卻被他這麼埋汰,作為陳顆顆的義兄,他們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埋怨刑顯弋的。

葉輝嘆了一聲說:「有些話,你既然已經說出口了,那就要負責任。但是,如果你真的還惦念這那個李梅朵,那你早點說出來,別耽誤了顆顆,她是個好姑娘,我相信,願意把她捧在手裡寵的男人還是不少的。」

「你什麼意思。」刑顯弋炸毛了,不幫他想辦法就算了,居然還來落井下石。

葉輝嘆了一聲說:「唉,我有什麼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不要她,有人要她。」

刑顯弋怒視葉輝,心裡十分的不滿,「你我還算不算是發小了,你居然對我這種態度。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腦子裡有疑惑,哪裡知道會偏出軌道這麼多的。我也不想看到她難過。」

葉輝看著刑顯弋,略顯失望的說道:「顯弋,小嫂子是個能忍的,但是這不是你揮霍她感情的籌碼。你雖然失憶了,但是你說話就不知道分寸嗎?在你的現任面前提你的白月光真的合適嗎?」

「是她告訴我的。」刑顯弋心裡覺得挺委屈的。

葉輝翻白眼說:「就算是她提起的,你也完全可以避開那一段傷你們兩感情的話題,只談你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呀。為什麼你非要去打聽,你和你白月光的點點滴滴,小嫂子從什麼地方去得知,你和你白月光的風花雪夜。」

刑顯弋眼角不自然的抽搐了幾下,這貨就是來諷刺他的。

葉輝鄙視的翻翻白眼,「還有,如果小嫂子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那他身邊出色的男人還真不少,根本輪不到你去獻殷勤。說句難聽的,要不是有老爺子這層關係,你跟小嫂子也不見得能走到一起。」

「你是我發小還是她發小。」刑顯弋有些心虛。

葉輝有些氣惱的說道:「就是因為我是你發小,我才說這麼多。別等錯過了,再去後悔。上次就是因為你不冷靜胡亂懷疑她,直接出手差點要了她的命。」

「因為那件事,陳師長對你已經很不滿意了,這次我雖然不知道你怎麼把她哄好的,但是並不代表,她就不會再心涼了。明白嗎?唉,你好自為之吧。」葉輝無奈瑤了搖頭。

「你說我未來老泰山是個師長。」刑顯弋有些驚訝。只聽小東西說過她的父親以前也經常寫遺書,現在斷了兩條腿後不用寫,做其他工作去了。卻不知道盡然已經榮升為師長。

「你以為呢,不過小嫂子一項低調,知道的人並不多。」葉輝撓了撓頭說:「昨晚我去找我爹了,他准了你一個月的假,你趕緊的想想怎麼讓小嫂子開心吧。」

「葉參謀長真是你爹?」還以為小東西亂猜呢,原來葉參謀長真的是葉輝的親爹。刑顯弋有些狐疑的打量了一下葉輝,親爹那麼厲害,為什麼兒子好像不是個當兵的呢?

見刑顯弋一臉狐疑,葉輝忍不住翻白眼,解釋說:「家裡當兵的已經很多了,而我還是比較喜歡從商,所以當了幾年後,就退伍了。不過,你現在不應該關心我的問題,而是想辦法怎麼讓小嫂子原諒你。」

刑顯弋沒有說話,但是心裡卻飛速思考了起來。

這時外頭傳來了敲門聲。

病房外的何榮得到應允後,推門進了病房。

見病房裡有三個陌生人,他微微一愣。

葉輝微笑先開口說:「你應該就是何政委吧,我叫葉輝是刑營的發小,行五,龍九是我們的兄弟,聽說他受傷,我們兄弟幾個過來看看他。」

何榮把手裡的東西交給行五,微笑跟葉輝握手說,「葉少你好,久仰大名。經常聽葉參謀長提起你。」

「何政委客氣了,一介商人罷了。父親即使提起我,也肯定是把我當反面教材。」葉輝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何榮連連擺手說:「不會,不會。」

刑顯弋截了話茬詢問說:「何政委,你過來有事是嗎?」

何榮送口袋裡掏出手機,遞到刑顯弋手裡說:「我來就兩件事,一,把手機拿給你,方便隨時聯繫你。二,你嫂子她從娘家帶來一些土特產,聽狄默說小弟妹過來了,讓我務必拿一些過來給她嘗嘗。」說著,他指了指放在桌子上那兩大箱子荔枝。

刑顯弋揉了揉眉心,頓時有種頭痛欲裂起來,心裡更是警鐘大鳴,看來小東西在這裡的認識的人還不少。

「我媳婦兒以前來過這裡?」雖然是一句廢話,但是還是問出了口。

何榮微微頷首說:「當然認識,你一營的五百多人都認識,二營,三營的認識的也不少。」

刑顯弋眼角抽搐了幾下,「我,我忘了。」得,別人都記著他媳婦兒呢,唯獨他自己把人給忘記了,而且還給惹毛了。

何榮給了刑顯弋一個安慰的眼神,「你也別太擔心了,剛才來的時候,我先到東方院長那裡了解了一下你的情況,他說你是短暫性的失憶,應該會很快恢復。傷要慢慢養,記憶也會慢慢回來的。」

刑顯弋扶額:「明白,我不著急。」

「這種事也急不來的。」說著,何榮四下看了看沒見到陳顆顆的人影,有些疑惑的詢問說:「對了,小弟妹呢?怎麼沒見她人呢。」

「你看我們這麼多人,小嫂子買菜去了。估摸著一會就該回來了。」葉輝接了話茬。

何榮點了一下頭,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喲,時間差不多到了,那個刑營,我還有點事要去忙,你好好養傷。改天我再過來看你。」說完,她又看了看葉輝等人說:「三位,我就先告辭了。」

刑顯弋揉了揉太陽穴說:「那何政委你慢走。」

何榮應了一聲,離開了病房。

葉輝對著刑顯弋挑了挑眉峰說:「何政委也跟你那個白月光接觸過,當時你那個白月光為了破壞你和小嫂子之間的感情,拿著好多所謂的證據,跑來部隊說小嫂子水性楊花,配不上你,就是何政委給擺平的。因為那些玩意一看就知道是合成的。」

「她為什麼要陷害她。」吃醋嗎?可就算吃醋也沒有必要毀人清白吧。

葉輝翻白眼:「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你的那個已經壞了。李梅朵那麼做自然想要讓你回到她的身邊去。一開始她沒能成功,不過眼下的這種情況,我倒是覺得你跟李梅朵又要開始來往了呢。」

「不胡說會死嗎?我得罪你了。」刑顯弋一臉陰霾,頭頂小烏雲電閃雷鳴。要不是身體不允許,他絕對下床給他一個迴旋踢。

葉輝見他面色鐵青,不由嗤笑了一聲說:「我怎麼胡說了,你昨晚那一番話,就是在告訴我們大家,你還沒有忘記你那個白月光呢,就算失憶了,還是想知道,你們過去的點點滴滴。甚至還為了她不惜侮辱現任是個水性楊花之人。」

葉輝嘆了一聲說:「你白月光說小嫂子水性楊花就算了,女人之間的嫉妒,可你是怎麼回事,真的一點都不怕讓小嫂子心寒嗎?」

「……」想反駁,可是他昨晚說的話有歧義,被很多人誤會也是正常的。

刑顯弋內心無力的嘆了一聲,感覺自己腦子可能是真的摔壞了,否則又怎麼會腦抽到去傷害她呢,明明第一眼看到,感覺就那麼好,為什麼會因為一次對話而把事情搞砸呢。

刑顯弋正懊惱,捏在手裡的手機突然振動了起來。

一看顯示,上面寫著『老爺子』三個字,立馬就猜測到了對方的身份。

按下接聽鍵,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

「顯弋啊,是我,你爺爺刑定川。我聽說你頭部受傷,短暫性失憶,是真的嗎?」18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