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列國浮沉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夫復何求(下)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夫復何求(下) (1/1)

小說: 《列國浮沉》 | 作者: 虞安逸 | 更新時間:2019-03-15 15:37 | 本章字數:2572

寧國殿上,文武百官鬨笑不止。????火然?文??w?w?w?.?

烏邪三次被擒,已經顏面掃地,此時聽到笑聲,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但見這暗室在大殿底下數丈,卻不是一道「地縫」又是什麼?暗室四壁塗油,光滑無隙,縱使輕功造詣極深,凡人也無法逃脫。

烏邪正在考慮是否應當拔劍自刎,只聽劉道:「師父,弟子以為,拔劍自刎實屬懦夫之舉!你的武功天下第一,若是死在宋國白玉宮的一道地縫裡,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烏邪抬頭看向劉:「你要殺便殺,莫要羞辱本王!」

劉低頭看向蜀王,語氣平靜:「蜀王殿下,寡人三次擒你卻不殺你,還尊稱你一聲『師父』,已經對你禮遇有加。寡人再沒有耐性與你耗費時間。今日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死在寡人腳下的地縫裡,二是離開白玉宮,領兵西出晉陽關,不滅了戎族狼師,不要再踏足宋國,否則寡人再擒到你,絕不會手下留情。」

烏邪怒道:「龜兒子,你偷學本王的『烏衣劍法』,這筆賬又該如何算?」

劉輕笑:「大殿上的文武百官和數十名侍衛,還有你帶來的四個蜀國護衛,全都親眼瞧見了你教寡人的劍法招式,怎麼倒成了是寡人『偷學』的?別人學不會,難道就要說學得會的人是『偷學』的嗎?」

烏邪「哼」了一聲,方察覺到劉此言有異,遂問道:「本王的四個護衛呢?」

劉拍手三聲,驍曉營魯慧立即將青羽、翼楓、穹雲、望煙四人帶到了殿上。四人手足皆戴鐐銬,每人被左右兩名宋國侍衛押解,憋悶至極。

劉低頭看向暗室:「蜀王殿下,你的四個護衛,已經被我們給綁了。聽聞青羽和翼楓兩位將軍,還曾是四國盟軍的將領。當年若不是寡人放行,他們早就死在了玉都南郊。

你今日若是自刎於寡人腳下的地縫裡,你的四個護衛也別想活著走出白玉宮。你若是答應寡人,領兵出晉陽關,滅戎族狼師,寡人就立刻放他們與你一同離開。」

烏邪大喊一聲:「放了他們!本王領兵去打戎族狼師!不滅戎人,本王永世不歸晉陽關!」

劉吩咐一旁侍衛道:「放繩子,拉蜀王殿下上來。」又對押解青羽、翼楓、穹雲和望煙的幾名侍衛說:「也放了這四位蜀國壯士。」

侍衛將蜀王拉了上來,蜀王直視劉,說:「龜兒子,本王就不信這個邪了!等本王燒了漠北狼城,凱旋歸來,定要再到這寧國殿朝會,一劍刺穿你的喉嚨!」

劉對蜀王行禮道:「弟子恭祝師父,一路順風,馬到成功!」

烏邪「哼」了一聲,帶著青羽、翼楓、穹雲和望煙四名昔日的蜀宮侍衛,揚長而去。

……

蜀王等人離開之後,朝會如常。

那喬氏文臣繼續開啟了適才的議題:「殿下,老臣以為,宋國之君應當志在四方,胸懷天下,豈能為女色所誤?

如今齊、衛、陳、蜀四國已滅,當年的九州七國,只剩宋國、趙國和楚國三國並立。宋國一統列國,指日可待!

趙王獨孤譎壯年已過,又在蕪城之戰身負重傷,實在難為霸主。且趙王無子,趙國雖已將舊陳國納入版圖,但空有碩大版圖,而無君王將相、無子孫延綿,又有何用?

楚王林瓔手無縛雞之力,只善琴畫小技。他沉迷女色,一日之內娶了十二佳麗入宮,對那十二人寵愛有加,不分伯仲,大有其祖父楚幽王的昏聵頑劣、荒淫無道之勢。而且他膽小怕事,似要仰宋國鼻息而活。如此紈絝膚淺之人,更是難為霸主。

故而,一統天下之壯舉,舍殿下其誰?」

劉挑眉道:「愛卿,一統天下與風花雪月,有何衝突?沒有風花雪月,何來子孫延綿?難道你想讓寡人學趙王那般,不近女色,一生無子嗎?宋楚百年交好,楚國安邑王東方恕是楚毓王之女,又是楚王林瓔的表姐,還懷了寡人的骨肉。寡人寵愛她,於公於私,都毫無問題。」

喬氏文臣道:「可是殿下……且不說那楚國妖女已經嫁過齊王為妻,就說她如今無名無分地宿於白玉宮中,整日痴纏殿下,實在有失婦德,萬分不妥!王后賢淑,不曾進言,但是殿下若一意孤行,傷的可不止是王后的慈心,還有領兵收復齊衛之地的平昌王喬韞的忠心!」

劉不悅道:「愛卿年事已高,思慮難免有迂腐陳舊之處,念在你看著寡人長大,寡人不與你計較。」

喬氏文臣不依不饒:「殿下,老臣所言,何處迂腐,何處陳舊?」

劉道:「其一,安邑王雖曾嫁齊王為妻,但喪夫之婦為何不可再嫁?寡人都不嫌棄,旁人又有何資格評議?何況,她一出生,寡人便認得她。她與寡人,青梅竹馬,感情篤厚,非寡人『一時興起』所愛。

其二,寡人向來欣賞直言不諱、忠言逆耳者。王后若當真『賢淑』,早就應該學愛卿一樣,當面向寡人進言。但她害怕進言之後,有損她的氣度,更害怕寡人會遷怒於她的兄長平昌王。所以她隱忍不說,只知道伺機在背後暗害寡人的心愛之人罷了。夫妻之間若不能敞開天窗說亮話,何談『賢淑』二字?

其三,寡人以為,『忠心』與『私心』不可混為一談。為君者明,自有賢德之士忠心追隨。賢德者,何以會用『私心』挾持『忠心』?平昌王若是因為寡人寵愛的並不是他的妹妹就失了忠心,如此王爵,削了也罷。宋國上下,有的是賢德之士可以代為勝任。」

喬氏文臣問道:「殿下為何會說王后娘娘『伺機在背後暗害』楚國安邑王?」

劉不耐道:「她是宋國的王后,是平昌王的妹妹,也是喬愛卿你的遠親,寡人已經對她禮敬有加。今日你不提她『賢淑』便罷,既然你主動提了,寡人不吐不快。難道喬愛卿非要寡人當著眾臣的面,揭露她曾經假傳聖旨之事嗎?難道楚國安邑王一句挑撥離間的話還未說,喬愛卿就已經要自亂陣腳,逼迫寡人廢后嗎?

明人不說暗話。既然寡人能夠允許喬愛卿在眾臣面前直言不諱,那麼也請諸位愛卿允許寡人直言不諱一次。

寡人想說,宋國能有今日,是寡人以身家性命換來的。不僅是性命,還有我劉為人處世的德行操守。

寡人從來不想居功,因為這是寡人不到四歲時就已經奉為己任之事。年年歲歲,早已深入血肉骨髓。身為宋國國君,寡人能以身家性命和德行操守,換取武王未競的宋國霸業,也望眾卿能成全寡人的兩件小小心愿。」

喬氏文臣聽罷,竟然老淚縱橫,哽咽道:「不知殿下有何心愿?」

劉道:「第一件,允楚國安邑王東方恕宿於寡人寢殿,眾卿對此事再無諫言。第二件,廢立王后喬,貶為美人,即日遷居祈和宮。」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