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傅少的佛系小嬌妻 >第66章 我只有你

第66章 我只有你 (1/1)

小說: 《傅少的佛系小嬌妻》 | 作者: 居里醬 | 更新時間:2018-12-06 19:56 | 本章字數:3491

傅家在當地名聲威望,傅老太太過世,追悼會自然也是來了很多人。

周念祖見傅凝狀態極差,便也沒有上前和他說話,只是朝他身側的甘小雨點了下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陸藝冉站在角落遠遠看著傅凝,見他微微低著頭神色木然,十分心疼。

「不過去嗎?」徐行遠站在她身後,臉上的表情有些矛盾。

陸藝冉回神,轉身想要離開「我知道他心裡不好受,但這樣的場合我不適合站在他身邊。更何況,傅祺也在。」

徐行遠轉頭看了傅祺一眼,跟著她走了出去。

傅祺坐在椅子上,滿臉悲傷,右手含著手帕抵在鼻尖,左手繞過小腹撐著右手,低聲抽泣。

徐行遠的父親徐律師走了過來,彎身在她身旁低語了幾句又搖了搖頭。

「你確定已經給老太太了?」傅祺用手帕捂住嘴巴,側頭小聲問道。

徐律師肯定地點點頭,確定道「老太太說文件已經沒有問題,會蓋章簽字讓我隔天來取。」

「那怎麼會……」她擰緊眉,偏頭看了一眼傅凝夫婦,又轉頭看向了同樣表情凝重的傅翊二人。半晌才收回目光,朝徐律師小聲道「遺囑的事情你先不要和兩個孩子透露。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呢……」

「好的……」

從追悼會出來,外面還在下著雨,雨勢比上午更大了一些。

傅凝撐著厚重的黑傘,秦陽走在他身側,兩人往停車方向走去。

甘小雨和南姜走在後面。兩個男人步子邁得很大,漸漸和她們拉開了距離。

南姜見甘小雨一直皺著眉愁眉不展,便捏了捏她的手心安慰道「節哀順變。唉,大老闆現在肯定心情不好,你要好好陪著他。」

甘小雨點點頭,正要拉著她追上前面的兩人,一輛車停在了她們身旁。車停的有些急,軋起了地上的積水。

「嘿!」車窗降下,沉暗的雨夜也蓋不住他張揚的笑眸。

甘小雨站定,鬆開的眉又緊皺起來。

「你怎麼在這裡?」南姜挽住甘小雨的胳膊,站到她面前,兩隻傘靠的太近,碰出了水花飛濺了下來。

傅凝聞言停下腳步轉身看過去,見陳讓一隻手撐在車窗上,看著甘小雨嘴角露出笑容。他原本就陰鬱的臉此刻更加陰沉了。

他快步走過去,秦陽也不敢猶豫地追了過去。

「小雨!」傅凝拉住甘小雨的手,用力將她拉到了自己身後。

甘小雨的雨傘翻到在地,她被完整的護到了他的傘下。

「阿凝……」

「不知道陳少爺也會過來,今天怕是沒有心情招呼你,還請陳少爺見諒!」他語氣冰冷,擰眉看著陳讓。

陳讓眉梢微挑,目光自二人身上流轉,嘴角的笑容並沒有消失「傅董還請節哀順變,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是。」

兩人四目相對,南姜只覺兩人視線交匯處有寒光迸射,嚇得她不自覺往秦陽身後站了站。

甘小雨往傅凝身邊貼了貼,伸出手碰了碰他的指尖,張開手掌輕輕握住了他的手。

手背上溫暖柔軟的觸感,讓傅凝眉間的戾氣消散了幾分。他回過神,與她十指緊扣。

「我們回家吧。」甘小雨搖了搖他的手,輕輕說道,目光自他走過來時便一直緊繞著他。

「好。」

陳讓看著甘小雨勾唇,側臉的線條逐漸僵硬,眼神里充滿挑釁。

回到家,傅凝鬆開了她的手一言不發地上了樓。

甘小雨微怔了一下,只覺得剛才還溫熱的掌心此刻有些涼意,她不自覺收緊了手指。

原本想跟著他一起上樓,想了想還是去了廚房。

一陣手忙腳亂後,她端著一碗麵條,還貼心地熱了杯牛奶一起端上了樓。

甘小雨進去卧室時,房裡只亮著兩盞壁燈。傅凝此刻已經側卧在了床上,一隻手捂住了頭,看不出是不是已經睡著了。只是這背影看上去,有些孤獨,讓人不自覺感到心疼。

甘小雨將手中的托盤放到桌上,輕腳走到床邊,慢慢睡在他身邊,伸出一雙手臂緊緊抱住了他的腰,臉抵在他的背上輕輕蹭著。

傅凝翻過身,換了個位置,將她摟進了懷裡,下巴抵在她的發頂,看不清他的表情。

「小雨和我一樣都是被奶奶帶大的孩子,我的心情你一定最能理解,對嗎?」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甘小雨點了點頭,摟住他後背的手更緊了一些。

「爸爸媽媽不在我身邊,她有什麼錯呢?她總是覺得虧欠我,什麼都想給我,想盡辦法安排我順遂平安的後路,可我偏偏不聽話,一直忤逆她。其實,是我欠她太多了……」

「阿凝……」

「小雨,我好難過啊……怎麼辦?」他的聲音有些哽咽。甘小雨從未見過他流淚,她想要抬頭,卻被他按在胸前。

他沒再說話,甘小雨咬唇,輕聲哄道「阿凝不是最喜歡喝牛奶嗎?我熱了牛奶,是你喜歡的甜牛奶,你今天一天都沒吃什麼,喝點牛奶,好嗎?」

「呵!」他忽然笑出聲,啞著嗓子繼續道「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喝牛奶嗎?因為我小時候難過了,奶奶就拿牛奶哄我,我慣性以為喝牛奶會減輕壓力……」

「不會再有第二個人像她一樣愛我。」

「怎麼會沒有呢……」她哼哼唧唧,鼻尖一酸,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奶奶「阿凝還有姑姑,還有我……」

靜默了一會,她忽然推開他的胸膛往後退了一些,平躺在一側,急急用手臂捂住了眼睛。

傅凝撐起身子,有些慌張「怎麼了?小雨?」

她的肩膀抖動的厲害,卻只用手緊緊捂著臉,他想拉開她的手也不行。

「對不起……我只顧自己悲傷了,我的小雨也會想到不愉快的回憶,也很難過是嗎?」傅凝在她身上方凝視著她,滿眼間都是心疼,俯身親了又親她的額頭,像哄小孩一樣哄著她。

「你還有姑姑,有朋友,有秦陽,有我,怎麼能說再也不會有人像她一樣愛你呢?」她放下手臂,眼淚糊在眼周,眼角還泛著晶亮的淚「我也愛你啊!」

「……」傅凝愣住,看著她眨了眨眼。他總認為他們之間總是自己更主動一些,她也從未說過愛他。

「一直忘了告訴你,你有多讓我感動。我戴上你為我選的戒指時,我可能就愛上了你。我知道我們不般配,你很富有,而我不但一無所有還有著污點的過去,我也很怕站在你身邊,會拖累你……」

見他還是一動不動地直直盯著自己,甘小雨覺得他可能被自己這般露骨的告白給嚇到了。她有些懊惱地咬唇,不知道自己搭錯了哪根筋,為了讓他好受一些,竟一股腦把心裡那些話全說出來了。

傅凝附身摟住她,臉埋在她的頸窩處,讓還在思緒飄渺的她瞬間回神措手不及。

勁窩處傳來他低低的笑聲,呼吸吹在她的皮膚上,微微有些癢。

他伸出舌頭輕輕舔在她的脖子上,啞著嗓子,鼻息溫熱「對,你很貧窮,我很富有。不過,好在貧窮的你擁有了富裕的我。我也很愛你,很久以前就愛你。」

「在這華實富餘的世界裡,除了你,我一無所有。」

陽台上的落地窗大開著,秋夜的涼風吹得窗帘不停地抖動,雨點敲打在陽台上的傘棚上發出沉悶的聲音。氣氛壓抑,傘下坐著的男人也讓人不敢靠近。

「陳少爺怎麼在一個人喝悶酒?」傅翊慢慢走近,保鏢似乎已經熟悉他了,沒有伸手攔他。

陳讓睨他一眼,見他坐在了自己的對面「老太太的喪事還沒辦完吧,你還有精力來找我,看樣子心情不是很沉痛啊!」

傅翊抽出一隻杯子給自己添上酒,輕抿一口,語氣里有一絲諷刺「人死的時候有一個人能記住自己為自己悲傷就夠了。她不需要,我對她也不存在那種感情。」

「哦?」陳讓打量他一會,咋舌「你看看,還說自己沒有為她難過,你這孝布都還沒拆下來!」

傅翊挑眉,看向自己手腕處的孝布,扯了下來。抱歉地笑道「抱歉!我竟不知將它帶到這裡來了,還希望你不要介意。」

陳讓冷笑著低哼一聲,為他杯里再添了一些酒「我怎麼會介意。老太太走了,也算你和你那個大哥斷了最後的聯繫,以後做什麼都不會再有顧忌。再過幾天就是傅氏的股東大會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

傅翊微微後仰,身體放鬆「不知道陳少爺和我大哥有什麼過節呢?我的印象里,陳家好像和傅家沒什麼接觸吧?不過,看起來,陳少爺對傅凝的恨意和我比起來有過之無不及啊。」

「以後別叫我陳少爺陳少爺,聽上去像是做不正當事情的人!」他直直盯著他,開著玩笑「誰讓他娶了那個丫頭呢?」

「你明知不關甘小雨的事情……」傅翊垂眸,未說完的話里別有深意。

陳讓低笑,撇開目光,陰沉道「我只是喜歡看別人痛苦的樣子而已。尤其見不得他在我面前炫耀的樣子。」

傅翊深深看了他一眼,扯開話題「這雨下得太大了,不如,進去坐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