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反穿女王爺,霸總哄著點 >第211章 吃虧的永遠是女人

第211章 吃虧的永遠是女人 (1/1)

小說: 《反穿女王爺,霸總哄著點》 | 作者: 夜沐達 | 更新時間:2019-01-12 10:00 | 本章字數:3467

打不開門的活見鬼邪性,讓她不得不懷疑,是某人剛剛設置過密碼。不,是確定!以前和某人在一起時,他也常對自己這樣的。

她咬牙緊握金屬把手,骨節格外分明起來。她倏然鬆手,氣呼呼的來到床邊,仇視著床上的男人。

「起來!」她見離落辰睡得一臉無辜,氣更不打一處來。忽地,她向前彎腰棲身,攥穩他被子一角,一個大力掀起,就給某人拉瓜秧。「啊!你……你……」吃虧的永遠是女人。

離落辰頓感身上一涼,從夢中被人擾醒。他眯著危險的眸子,如獵豹般盯著眼前,轉身捂著臉的獵物。

霍然,他從床上坐起身,長臂一伸,就將獵物撈進了懷裡,兩人雙雙砸向了大床,柔軟的床墊彈了彈,凹進一片,兩人深陷其中。

「你混蛋……」金玉旋還沒有罵完,就被裹進了被子里。

隨之一個推滾,身上就纏了一層又一層的絲被,只露一顆頭在外,像是要被人施以鍘刀之刑。整個身體,就像被無縫的粗繩一般,綁得她結結實實,動彈不得,像極了案板上的魚肉,待人宰割。

離落辰緊挨著她躺下,死死的將外露的唯一被邊,悠然的壓在他碩長性感的身軀之下,更讓她無法實施自救。

「離落辰!」金玉旋河東獅吼。

「說。」離落辰雙手捂耳,聲音不溫不火。

「你是有病嗎?你快放開我!不然……」金玉旋又羞又急又惱又恨,閉上眼不敢看離落辰的身體。

「不然什麼?咬舌自盡,以示清白?」離落辰本想和她好好說話,可話到嘴邊總是變味。

「不然……不然……」她要是說了,不然她就放把火,點了他的兔子窩!他會不會當下就會,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的,先把自己給滅了?

離落地辰冤枉地攤開雙手,「我現在手裡空空如也,並沒有鉗制住你半分。你要我怎麼放你?」

「你,你壓著被子了。」

金玉旋明知道他在耍自己,還是忍不住,說出她能得救的方法。被人裹成千絲萬縷蝦,她連吸氣都只能吸半口,胸口悶悶的,甚至說多了話,她都會喘不過氣來。

「你還敢不敢忤逆我了?」

金玉旋不服氣的將頭扭向一邊,像是想了好久,才終於態度不好的開口,說出來的話,像是從齒縫中擠出來的。「不敢!」

「不夠誠肯。」離落辰聽她語氣不善,放棄了罷手的打算。

「怎麼才算誠懇?」金玉旋覺得他太過矯情。

「求我抱著你睡。」離落辰不恥的交換條件,和他那浩然正氣的神情,簡直像是串了頻道的感覺。如果不是因為金玉旋了解他,還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你去死吧!」金玉旋沒好氣的詛咒,緊閉又目,不

敢去看他健碩的胸膛。不蓋被子,凍死的話,活該!她心中繼續謾罵。

離落辰雙手環臂,側身向她,「我只是出於好心,怕你睡不著,影響了你的學習狀態,所以我打算自我犧牲一下。」

金玉旋不理他,為什麼他總是,這麼不知廉恥的將自己弄上他的床?她開始暗暗磨牙,心裡又開始問候他的祖宗十八代。

但她卻因為,昨晚就未能睡夠的原因,沒叨咕到曾曾祖父那一輩,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她的呼吸漸漸均勻平穩,離落辰也隨之睜開眼眸,慢慢靠近她,指尖纏上她如墨般的青絲,專註在她的面容之上,香嬌玉嫩秀,靨艷比花嬌。

良久,幾乎耗盡他所有目光時,他才從餘味無窮中,收回渴望。他輕輕的把散發誘人體香的女人,從被子的包裹中,解救出來,長臂一攬,將她置於懷中,與之抵足而眠……

雲氏集團。

今天雲沐風像見鬼般忙碌,凡事像是都脫離了軌道一般,都需要他親力親為,才可以把事辦妥。公司上上下下的精英,像是一夜之間,失去了原來的能力。

都過了午飯時間,他才打了妻子的電話,無人接通的情況下,他扔下了手頭的工作,推門而去,雖然是白天化日,但他還是不大放心,離落辰那麼強大的情敵。

他連總裁專屬電梯都沒走到,就被人攔住。

「小雲總,啟勝的陸總還在會客廳,等著與您會面。」雲岩恭敬提醒。

「讓他改日。」

雲沐風丟下一句話,徑直走向電梯間,雲岩忙小跑跟上,快他一步按了電梯門。

專屬電梯門比往常打開的晚了一些。正在雲岩懷疑是哪位大人物乘坐時,從門裡走出一個人,將正欲進門的雲沐風一併擠了出來。

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大美女。她沖雲沐風甜甜一笑,像是比實際年齡小了幾歲。雲沐風定睛一看,俊秀的面龐,急色得以舒緩。

「怎麼是你?」

「怎麼不歡迎嗎?」令智熱情的伸出雙臂,要給雲沐風一個,法式的禮儀擁抱。雲沐風並未避開,而是在她近身前,笑著伸出了右手。

「歡迎。」

「怎麼?你太太在你的身上裝了攝像頭嗎?一個法式擁抱都不敢給了?」

令智取笑。

「是不見其人,也如同相伴左右。」雲沐風秒結了與令智的兩手相握。

雲岩石見兩人,說說笑笑地進了電梯,他知趣的沒有跟上。他可從未見過自家小雲總,接觸過除了少奶奶之外的女人,不禁給兩個女人暗暗比較起來。

論美色,令智雖是個絕對的大美女,但是要是和自家少奶奶比起來,還是相差甚遠。

論事業,自家少奶奶,雲氏金氏的生意,不但不聞不問,還跑

去給封辰總裁做牛做馬的,簡直是沒法和對方比。

要說論才情嗎?聽說令智可是一手鋼琴,曾群壓四方過。自家少奶奶會什麼?除了身手不凡,其它的……他還真幫她編不上來。

總的看來,自家小雲總像是選擇了美色。不過,看少奶奶與離落辰之間,不清不楚的關係,和雲家二老對她的厭惡,也許,離後宮變天不遠了……

雲岩正比較得入神,不料兜中的手機突兀的響起,才讓拉回飄遠的思緒,自語地罵了自己一句,「吃飽了撐的!」

兩個小時後,金玉旋睡到自然醒,呢喃著伸了一下懶腰,又倏地僵住。她轉向找過兩側,嗯?自己氣成那樣,居然也能睡著?關鍵是離落辰呢?她又突然掀起絲被,有些驚慌的自查起自己的身體來。

「嘩啦」一聲紙張翻頁的輕響,讓她猛地將被子蒙在頭上。

「我沒那麼飢不擇食。」離落辰手持文件,像從來都不曾看過她一般。

「你,你什麼意思?我很差嗎?」金玉旋本能的問出口,才發現自己要多笨就有多蠢。

「哦?那你說你哪裡不差?做了飯都不會,你還會幹什麼?」

離落辰實話實說,絲毫不怕打擊到她。

「……」金玉旋將頭上的被子,大力一甩,恨不得一步跨到他身邊去。她抄起離落辰剛剛簽署過的一份文件,眼角不夾地點評他的署名。

「就你這破字兒,真讓我懷疑你是一個外國人,剛留學到此。連我毛筆字的一個犄角都比不過。」

說實話,漂亮極了,字如其人,蒼勁有力,風姿翩翩,有筆掃千軍之勢。

離落辰讓她一提醒,突然想起她曾與秦暮題詞,驚艷四座的場景,宛如昨日。

他那天看到了,又一次看到了出塵的她。她的字蘊含著詩的韻味,畫的靈動,歌的悠揚,和舞的火熱……

她身上的一襲藍衣,讓她像極了,立於水中央的一朵藍蓮。他還記得,那天是自己逼她穿上身的。

「雕蟲小技,不堪一提!」兩人互貶。

「你……」金玉旋氣得說不出話來,甩掉鞋子,突然赤足翩翩起舞,舞姿優美如靈蝶,夾有古色古香的韻味,柔軟如柳的腰肢,要不是因為她殺人般的仇視,定會讓離落辰看得痴迷。

「好像你們女人,在幼稚園的時候,應該就是這個水平吧!人增歲月天增壽,事過境遷,早已物是人非。可你的舞技,還能保持著當年的水準,還真實屬難得。」

「你能不能看仔細點兒?我的功底有多深,你沒看出來嗎?你再看這個。」金玉旋氣得想吃冰。她蓮步輕移,剛要再舞,便「啊」了一聲,摔倒在地。

「……」離落辰神色一驚,瞬間半跪在她身邊。那神一般的速度,說

飛也不為過。

金玉旋倔強地推開他,「你滾開!」

離落辰像座大山一般,被她一推,紋絲未動。他霸道地握住她扭傷的小腳,眉目間蹙成了川字。「不會跳還逞什麼能?」

金玉旋本來就一肚子的氣,現在又……不但腳傷了,還惹來始作俑者的訓斥和不認同,突然莫名委屈至極,眼中漓滿晶瑩。

「你別碰我,要不是你,我能這麼倒霉嗎?」關鍵是這還怎麼去給林雪送湯?粉拳發泄著不爽,雨打芭蕉般,帶著傷感的情緒,打在他性感的胸膛上。

離落辰從沒有因為女人的眼淚,而動容過半分,除了……

=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