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有鳳臨門 >第七十五章 推心

第七十五章 推心 (1/1)

小說: 《有鳳臨門》 | 作者: L鹿鳴M | 更新時間:2019-01-12 06:25 | 本章字數:2480

今日來的是廖家大公子,此番是特意來送信的。

廖放在信中言,已找人合過二人生辰八字,確是上等姻緣。

齊大老爺早就和廖放擬好了婚期,在八月二十六,這樣便能讓齊寰在家過了中秋再出嫁。

廖家大公子道:「我叔父幾日前便啟程,剛剛收到傳信,說是後日就能到京了。」

「家父家母正忙著籌備婚禮宴請賓客之事,想讓我來問您一聲,大小姐預計何日啟程。」

齊寰是遠嫁,自然不方便在京中家裡發嫁。

齊大老爺已經同老家的堂兄商議過,不日堂兄的長子和次子就會來京中,到時由他們提前給齊寰送嫁至涇陽,先讓齊寰在廖家盤的院子里住下,等二十六那日再行婚儀。

預定的出發時期是八月十八。

廖大公子得了准信兒便告辭了。

齊大老爺也不多留。

眼下婚期將至,廖家送聘的人又快到京,正是兩頭忙的時候。

他親自送廖大公子出了中院。

看著廖大公子離開後,他卻沒有回書房,而是轉道去了孫氏的院子。

齊宸一進門,就瞧見齊寜趴在齊寰的桌前,小聲地勸著她什麼。

齊寰卻不理會,只一筆一划地寫著自己的字。

齊宸咳了一聲,齊寜回頭看見是她來了,笑著迎過來。

她一眼就看到齊宸手裡的捲軸,便好奇問了一句:「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

齊宸笑道:「畫像。」

她走到齊寰面前,將手中的捲軸當著她的面緩緩展開。

上面畫著的是一個年輕男子,手持摺扇,英朗不凡。

齊寜也湊過來看,不解地問齊宸:「這是哪位人物,怎得沒在書中見過。」

齊宸笑道:「自然不會在書中有,這是我花了五兩銀子,請一個破落秀才,在廖家公子盤下的院子門前偷偷畫下的廖家二爺。」

齊寜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連一直不理會人的齊寰都停下筆,怪異地看著她。

齊宸迎著她的目光笑道:「你這般看我作甚?難道你不好奇嗎?」

齊寰不說話,她的眼珠黑白分明,透著淡漠疏離,齊寜在一旁看得直發毛,忍不住拉了拉齊宸的袖子。

齊宸不理會齊寜的小動作,兀自將畫軸緩緩捲起,擱在案上。

「我派人去打聽了廖家二爺,他十六歲從商,到如今也算小有所成,名下產業豐厚,不僅不需家中支援,每年還倒給廖家老爺太太一萬兩銀子的養老錢。」

「他在涇陽老家自己買了兩處宅子,大小不知,還有田產地產,都是他自己的產業,與廖家無關。」

「如今他們兄弟二人在京中住的這個二進的院子並非他們說得盤下的,而是廖家二爺自己買的,之所以跟旁人說是盤來暫住,不過是怕露富而已……」

齊寰打斷她,冷聲道:「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

齊宸隨手撈了個凳子坐在她對面。

「自然是讓你知道,要嫁的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齊寜驚奇地問:「這些你都是從哪裡聽來的?」

「上次廖家的媒人來提親,帶著幾個家生的僕從同行,其中有個口風不緊的,二兩黃湯下肚再給點甜頭,就倒豆子似的都說了。」

她說得輕巧,齊寜聽著嘖嘖不已。

怨不得連娘都說,她們姐妹幾個里,就數齊宸最聰明。

她還好奇這廖家的二爺是個什麼樣的人,齊宸卻早已將他的底細都摸明白了,就連畫像都有,可真是厲害。

齊寜不由崇拜地看著齊宸。

齊宸笑著摸摸她的頭,對她道:「你去跟讓人給我們沏一壺茶,再備些茶點來吧?」

齊寜頓時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連連點頭,退出到屋外去,還仔細地把門給她們掩上了。

屋裡只剩下齊寰和齊宸兩個人。

齊寰放下手中的筆,看著齊宸道:「你做這些是為什麼?」

齊宸卻反問她:「你當初自殺,其實不是因為和廖家的婚事吧?」

齊寰一愣。

齊宸不等她回答,兀自道:「從你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你娘為這事就沒少折騰。」

「她在你的事上盡心儘力不假,可錯就錯在以己度人,一心想讓你攀上高枝去,就好像她在家裡事事都想壓太太和姨娘們一頭一樣。」

「她自己走入了歧途,卻還不知悔改,一門心思拉著你一起往泥潭裡跳。」

「可廖家真的就是龍潭虎穴嗎?」

「同是一族出身,廖二爺和廖大爺又差了什麼?」

「你娘嫌棄廖二爺是個商賈,可你外家也是商賈之家,憑本事立足於世,又有哪點不如人了?」

「況且那廖二爺從商也不過是為了供養家族和兄長,在涇陽,長子讀書,次子從商的比比皆是,又有什麼奇怪的。」

「等到廖大爺高中,家中又有了足夠的積蓄支撐,廖二爺想一走仕途又有何難?」

「你娘的心已經被自己的執念蒙蔽了,可你應當還是清醒的。」

「你自盡,不過是因為你娘的話傷透了你的心,卻不是因為父親給你安排的這門親事。」

「或者說,自始至終,你對自己的婚事就沒有什麼期盼和打算,始終就如同一個浮萍一樣,旁人讓你往哪去,你就往哪裡去,心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所以才會被你娘誤導著,一步步成了今天這副模樣。」

「你娘在這件事上從一開始就錯了,越是爭強好勝,就越容易頭破血流,她落到如今這副田地,只能說是自找苦吃。」

「你不一樣,你自始至終不過是對她的愚孝,但你沒有錯。」

「更不應該為她的錯誤耽誤自己的一生。」

一番話說下來,齊寰都靜靜地聽著沒有開口,卻是默默地淚流滿面。

齊宸看著她蜷縮哭泣的模樣,如同被母親拋棄的幼獸一般茫然不知所措。

做了十幾年的姐妹,從來都是針鋒相對各懷心思的,像這樣推心置腹地對話卻是第一次。

她不禁有些感慨。

若是孫姨娘不像操縱傀儡一樣地死死把控著齊寰,或許眼下的她早就歡歡喜喜地準備著做新娘子了。

歸根結蒂不過是個未經世事的孩子,卻被大人的慾望害到了這副田地。

興許離開京城這個是非地,離開她母親的掌控,對她來說會是個解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