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首輔家的長孫媳 >第222章 亡魂未遠

第222章 亡魂未遠 (1/1)

小說: 《首輔家的長孫媳》 | 作者: 剎時紅瘦 | 更新時間:2019-04-15 19:19 | 本章字數:2286

當春歸從渠出口中聽聞了老太太和蘇嬤嬤私下裡的話,再一次瞠目結舌:「不是說朱夫人的死是被萬選侍設計陷害么?怎麼還能和皇后有關?又聽老太太的話,她自己竟然也覺得心虛?!」

渠出攤了攤手:「那蘇婆子警惕得很,只說了這兩句便阻止了你家的老太太更多透露,憑這幾句話,我也猜不出其中的究竟。」

春歸險些沒把手裡的書掉在地上,從膝蓋上抓起來時乾脆成了倒握,她也一點都沒有察覺書都拿掉了個兒,腦子裡飛速轉動著,奈何她對朱夫人這樁陳年舊案所知極少,一時間也梳理不出個頭緒,但只要想到倘若這事真和皇后甚至老太太有關,就為蘭庭的處境憂愁。

朱夫人再怎麼嚴厲,畢竟是蘭庭的生母,看趙大爺對朱家的態度,足證他對朱夫人被逼自盡一直耿耿於懷,雖說決定支持廢儲的事多半是因祖父的遺命,以及太孫也確實為非作歹難以擔當社稷之君的重任,不大可能是僅僅為了私怨個恨,可萬一蘭庭確然是察覺了這事實為皇后主謀……

也萬萬不可能忍氣吞聲。

然而皇后畢竟是母儀天下的後宮之主,想當年一個萬貴妃,都只不過被廢位降為選侍,倘若蘭庭揭露皇后的罪行,皇上又會怎麼想?

會不會認為蘭庭挾私報復,那麼諫言廢儲的目的在天子看來就是私怨個恨了!

更不要說老太太竟然也極大可能牽涉其中……

祖母和生母,蘭庭又該如何抉擇?!

春歸想著想著都覺腦子裡有如被一桶漿糊漲得悶痛,噁心的粘稠感實在讓她恨不能去找喬庄往腦袋上扎個幾針。

渠出見春歸半天沒有言語,卻一點都不體貼,她倒像是看熱鬧不嫌事大一樣,又再說起抱幽館裡的事:「那婢女劍青,根本就不是受了二姑娘的差遣過來看望荼蘼,反而回去抱幽館後,還說是為了二姑娘才自作主張過來打探消息,添油加醋的一番話,說你為了荼蘼的

病症,在趙大爺跟前好一番挑唆,稱荼蘼之所以患胸痹之症,全都是因為二姑娘的苛虐,還說指不定陶姑娘那日當眾挑釁,竟然是和你串通一氣,目的就是為了激怒二姑娘,等著二姑娘責打荼蘼時,請了趙大爺親眼目睹,二姑娘這時可把你恨得個咬牙切齒,恨不能把你千刀萬剮了,只不過顧忌著大爺,不敢在這時輕舉妄動,我看你先就別著緊朱夫人的陳年舊案了,還是為自己打算打算吧,二姑娘可是趙大爺的嫡親妹妹,人心生來偏向,這道理你也心知肚明,我依然還是多用心在抱幽館,萬一二姑娘想到了什麼陰謀,也好預先知會你一聲兒小心防備。」

春歸嘆了一聲:「你去吧,劍青的事我記在心裡的呢,不光是她挑是生非的一件,只論她和她的老娘能被陶芳林買通背主,她們就不適合仍在太師府里當差,可這事一時拿不住證據,總不能無緣無故就把她們發落了,彭夫人必定也不肯讓我如願,這件事不能急於一時,還要待劍青露出馬腳來才能根除隱患。」

她現今也實在先顧不上蘭心妹妹那頭,好在是蘭庭已經將她禁足,就小姑子那好勝逞強的脾性,也不會出來聽受族裡姐妹的奚落議論,總歸還有一段時間的消停。

到和舒娘子約好的這日,春歸按時到了馮家,剛好和舒娘子、嚴娘子趕了個前後腳,那時在太師府宴席上聲援過春歸的韋娘子今日也過來幫著姐姐料理喪事,也是她陪著韋大娘子迎接春歸一行。

這其實還是春歸第一次見韋大娘子,一眼看去和小韋氏頗為相像,都是容長臉面修眼細眉,纖纖巧巧的身量,說話也當是溫聲細氣的,不過韋大娘子如今正逢悲痛,嗓子難免幾分澀啞,但精神看上去並無沮喪,挺直的脊樑反而更透出幾分堅決。

節哀順變的過場話是免不得要說的,韋大娘子畢竟過去是侯府夫人,言行間也沒透出更多的訾怨,只是春歸看她蒼白的臉色和泛紅的眼眶,也能體會她這時悲憤不已的心情。

當著舒娘子等人的面前,韋大娘

子並沒有對春歸顯出多麼的殷勤,只是春歸有意晚辭了一步,兩人私下面談時,韋大娘子才忍不住一把拉了春歸的手:「外子在世的時候,原本就不怎麼熱衷和世族名門結交,我們一家只求小心謹慎的渡日,遠離朝堂政事爭權奪利。我知道舒娘子諸位今日之所以來,多半是看著顧娘子的情面上。」

若論年紀,韋大娘子也當得春歸一聲「世母」了,但她現在當然不會擺出長者的架勢,只是克意地顯出幾分親近來:「但我與顧娘子其實並談不上深情厚誼,若說聯繫,也無非就是青萍而已,論來我還當感激顧娘子,青萍在我身邊服侍了這些年,我沒能與她一個好歸宿,抄家奪爵後,甚至不知她被發賣去了什麼地方,連保她周全都是無能為力,也幸好青萍遇見的人是顧娘子,她才沒有被我家牽連著遭罪,原本我是真無顏再提請託的話。」

說到這裡韋大娘子終於是放開了春歸的手,竟「砰」地一聲膝跪在地。

驚得春歸連忙摻扶:「娘子不用這樣,我之前已經對青萍說過,今日依然還是用這話安撫娘子寬心……」

「我知道皇上已經下令讓廠衛徹察,然而當初外子附逆之罪,正是廠衛之中被宋國公府籠絡收買的人手捏造陷害!外子死得實在冤枉,馮氏一門怎能忍氣吞聲?我這裡有一封血書,只望顧娘子能轉交趙君,我們不求其餘,只望行惡者能罪有應得,莫讓外子枉死。倘若這回天家仍然不能替馮氏一門主持公道,那馮家子侄女眷必將自絕於承天門前,以滿門之死狀告施暴行惡之人!」

春歸手扶著韋大娘子,眼睛卻看向屋子裡站著的一個男子,他似乎滿懷羞愧無地自容,神色間又是焦灼又是悲憤。

「娘子請起。」春歸看著那男子嘆息道:「若馮公在天有靈,聽聞娘子及令郎皆抱死志,怕也是不能安心前往黃泉幽冥。」

男子似乎一怔,然後抬頭正對了春歸的眼睛。

春歸沖他頷首,明顯示意我能看見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