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庶女撩夫日常 >第191章:好生晦氣!

第191章:好生晦氣! (1/1)

小說: 《庶女撩夫日常》 | 作者: 公子輕影 | 更新時間:2019-04-16 11:26 | 本章字數:2598

「劉大人,這是怎麼回事?!」慕玄凌可謂是咬牙切齒的瞅著劉忠。

這箱賀禮,既然是劉忠準備的,那些骷髏頭,也是劉忠的手筆?

但其實慕玄凌心中也沒有氣糊塗,刑部一直是自己人,是他陣營里的人,斷不敢做出如此乖張之事。

但若說不氣人,那也是不可能的。

新婚之日,發生如此晦氣的事情,換了誰能不生氣?

「殿下息怒……臣,臣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劉忠心驚膽戰之餘,還得硬著頭皮跟慕玄凌解釋。

他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些賀禮,明明是他親手放進去的,絕不可能會有什麼死人頭在裡面!

他也想知道,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謹慎了起來,注意力都在骷髏頭和慕玄凌身上。

但唯獨一個人,審視目光卻看向了白子墨。

大傢伙似乎忘了,此時此刻,最有權威的人,並非凌王。

還有個高坐在堂的乾帝陛下。

乾帝都沒發話呢,這些人一個個就嚇的不輕。

發生這種『意外』,乾帝第一個懷疑的,當屬白子墨!

除了白子墨,誰還有這個能耐神不知鬼不覺的下黑手?

而且人人都對這事兒感到驚恐意外,唯獨白子墨,還是那麼雲淡風輕的坐在那裡。

若非他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又怎會如此淡然?

乾帝皺著眉頭想著。

只可惜,這一切目前都只能是他的猜想罷了。

並無實證。

哪怕貴為皇帝,他也不能隨隨便便的開口,說是白子墨所為。

白子墨,可是比一眾朝臣都要尊貴的戰北侯,沒有證據,輕易誣陷不得。

「此事容後再議……」

「這…這……」

乾帝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不防被打斷了。

能打斷乾帝說話的,那是少之又少。

突然又跑出來一個大理寺卿,爬在箱子面前,老臉上滿是驚恐和不敢置信,雙手顫抖的拿起箱子里的珍寶查看……

大理寺卿于吉,突如其來的這一舉動,當即就又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

包括慕玄凌以及乾帝,黑著一張臉,狐疑的瞅著于吉。

瞧瞧,于吉那一臉的悲憤,就差老淚縱橫了!

拿著箱子里的珍寶,手都在發抖。

於是又是不少人泛起疑惑了,這又是唱的哪出啊?!

於大人這是怎麼了?

下一秒,于吉就告訴他們,他怎麼了……

顫抖的手,悲憤交加的指著罪魁禍首的劉忠斥責道,「劉忠,你竟敢盜取我先祖的陪葬品!你該當何罪?!」

正所謂一語激起千層浪,說的便是于吉現在。

此言一出,瞬間引得在場的人唏噓一片!

這些東西,竟然是於大人先祖的陪葬品?

這,這絕對是出人意料啊!

萬萬沒想到,不僅有骷髏頭,就連這些珍寶,都是給死人陪葬的東西……

咦!好生晦氣!

於是所有人那叫一個嫌棄又自覺,一個個的都後退一步,離那箱晦氣的陪葬品遠些。

生怕沾染上晦氣一樣!

如此看來,有個骷髏頭,倒是和這些珍寶挺配的……

劉忠哪能任由姓於的隨口污衊他啊,當場就反駁了回去,「你休要血口噴人!我,我何時盜取你家的陪葬品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顯然,劉忠底氣稍有不足。

畢竟這些東西的來歷,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他的的確確不知,是什麼陪葬品!

還是他在朝中死對頭家的陪葬品!

大理寺和他刑部,那一直是死對頭,向來不合。

哪曾想,偏偏招惹到大理寺姓於的頭上去了。

「你還敢不承認?!」于吉拿起手中的一枚白玉盤,像是要讓大家更好的看清楚,「這白玉盤,是我親自挑選,為先祖陪葬之物,我怎會認錯!這上面,還有我於家的標誌,豈容你詭辯!」

于吉說的那叫一個悲憤怒罵交加!

且,義正言辭,言之鑿鑿,誠然不似有假。

再者,「這白玉盤上,尚有泥土未清洗乾淨,不是從土裡挖出來的是什麼?!」

于吉指著白玉盤雕琢的縫隙吼道。

罪證確鑿,容不得劉忠狡辯!

這些珍寶玉器,分明就是從墓里挖出來的。

連沾染的泥土都沒清洗乾淨,還想狡辯。

于吉那叫一個怒目圓睜的瞅著劉忠,活像是要當場把他拿下問罪一樣!

周圍的人,也紛紛開始議論起來了。

慕玄凌和乾帝父子倆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在這火藥味兒十足的氣氛下,恐怕也就白子墨夫妻倆要淡定的多。

不緊不慢,不急不躁,淡然從容的看著好戲,全然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架勢。

兩個朝廷重臣,吵的面紅耳赤,不可開交,這場面,也是極其少見的。

不過話說回來,祖墳被人刨了,陪葬品還被人拿來當賀禮,換了誰能不計較?

可大傢伙似乎忘了,今日是什麼場合。

凌王大婚啊!

嘖嘖,瞧瞧於大人那一臉的氣憤,恨不得當場把劉忠押到大理寺天牢問罪的架勢,哪還有心情顧及凌王大婚?!

今日不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他勢必要與刑部不死不休!

正所謂新仇舊恨一起算!

但是有天牢的只有你大理寺嗎?我刑部也有!

再怎麼說,劉忠好歹也是刑部尚書,斷沒有怕他大理寺的道理!

劉忠似是懶得跟姓於的爭辯,還算理智,記得上頭還坐著個陛下。

於是劉忠不跟于吉爭辯,轉個頭,跟乾帝喊冤道,「陛下!於大人作為大理寺卿,竟血口噴人,污衊於臣!還請陛下為臣做主啊!」

一見劉忠找陛下詭辯,于吉也不甘示弱,「陛下明鑒,臣所言句句屬實,陛下若不信,可親自查看這些東西,上面都有我於家的標誌,且泥土未凈,分明就是從墓里挖出來的!陛下,按照我朝律法,盜墓乃重罪,該嚴懲不貸!」

要論底氣,顯然是于吉更勝一籌。

字字句句,說的那是鏗鏘有力!

畢竟他才是冤主,這些陪葬品都是他家的,挖的,是他家的祖墳!

單從乾帝緊皺的眉頭,和陰沉的臉色,就能看出龍顏很是不悅了。

顯然是很頭疼這樁破事兒。

然而事情還沒完。

下一秒,又急色匆匆的跑來一個侍衛。

那侍衛像是受了不小的驚嚇,連頭也不敢抬,戰戰兢兢的稟報道,「陛下,殿下……出事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