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天師悍妃:猛鬼王爺請退散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逆不道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逆不道 (1/1)

小說: 《天師悍妃:猛鬼王爺請退散》 | 作者: 秋風魚 | 更新時間:2019-04-16 09:44 | 本章字數:3411

「七皇子府上不是有一把古琴嗎?」李玉衡賊兮兮的看著李宇軒。

「汐兒,你讓我去偷?」李宇軒瞪大了眼睛,被嚇得不輕。

「非也,非也!」李玉衡搖頭,「不是偷,是拿!」

「怎麼拿?讓七皇子雙手捧上?」李宇軒伸出雙手,做出一副獻寶的動作。

「人是活的,辦法是想出來!」李玉衡正說著,一陣馬蹄聲響起,帝洺闕幾人的身影出現在視野,帝澤宏和帝澤夜兩兄弟竟然都在。

「哥,你可別叫錯了!」李玉衡提醒著,走出了粥棚,前去迎接帝洺闕他們。

帝洺闕輕輕一拉韁繩,馬匹剛好停留在李玉衡旁邊。「李先生,可以出發了嗎?」

「還請王爺稍等一下,還有個兄弟沒到。」李玉衡回道,「你們用過早膳了嗎,要不先去喝碗粥,墊墊肚子?」

「李先生,王爺從來不在外面用膳!」赤影回答道,想必其中道理李先生能猜得到。

「這位是?」李玉衡看著和帝澤夜有點相似的男子問道。

「我七哥!是不是沒我好看!」帝澤夜臭美道。

「原來是皇城第一才子!」李玉衡欣喜,真是想什麼來什麼。「七皇子,貧道有禮了!」

「那都是朋友們給的虛名而已,當不得真!」帝澤宏雖是第一次見李玉衡,但從帝澤夜口中得知,這人可是皇叔的寶貝。

「七皇子過謙了,如果沒有幾分本事,任憑別人再怎麼吹捧,是爛泥它就扶不上牆,是金子它就得發光。」李玉衡恭維了兩聲,直接切入正題,「聽說七皇子府上有一古琴,琴音清脆悅耳,悠揚委婉,不知是從哪兒買的?」

「李先生也懂琴?」帝澤宏問道。

「我就一粗鄙之人,只是我一好琴的朋友生辰快到了,想向你打聽打聽。」

「他的琴可是我父皇賞的,李先生,你要是想找琴,可以找我皇叔啊!」帝澤夜沒心沒肺的指著帝洺闕。

「多謝九皇子解惑,只不過李某想了一下,我也不一定非得送琴。」李玉衡笑道,既然是御賜的,七皇子不可能送人,可要他去求帝洺闕,他也不幹。

帝洺闕心裡冷了一下,只要李玉衡開口跟他說,他一定會給她,暼過李玉衡,問李宇軒:「李副將,你怎麼也在這裡?」

「我請他來的!」李玉衡搶先回答道,「你的王妃被我送走了,不得和他這個當哥的說一聲嗎?」

「被你送走了?」帝洺闕皺起了眉頭,他親自記得,今早離開王府前還沒有人說過此事,那就是說李洛汐從來就沒離開過王府一步,可李玉衡卻說已經送走了李洛汐,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李玉衡又用同一種方法帶走了她,可李玉衡為何要這樣做,

到底在擔心什麼,難道怕他不同意嗎?看來她還是不相信他。

「嗯,昨晚走得急,怕打擾外面守夜的弟兄。」李玉衡回答。

「哥,我回來了!」開心順利的完成了任務,一路跑來。

「王爺,可以出發了!」李玉衡看了看李宇軒,帝澤宏的琴是拿不到,他們只能另想它法了。

帝洺闕煩憂,才不見一段時間,李玉衡身邊怎麼又多出一個男子來了,主要是長得還挺好看,傷了一個黎達,來了個月驚鴻,這月驚鴻還沒趕走,又來一個,他就納悶了,李玉衡明明是男子打扮,為何還要這麼多蒼蠅圍上來。

「李副將也一起?」帝澤夜沒心沒肺的說了一句,「你可得離我家啊朵遠點!」

「誰是你家的!」啊朵冷聲說道,「就算你是皇子也別信口開河。」

「遲早的事兒!」帝澤夜笑嘻嘻的,自信滿滿的說道,「只要你開口,天上的星星我也給你弄來!」

「話別說的太滿,怕到時候自找難堪!」啊朵懶得和他爭辯,自己過去牽馬了。

「不是小爺誇口,只要你說得出,小爺就辦得到!」

「是嗎,那我要七皇子手裡的那把琴,你能給我嗎?」啊朵反過來將了他一軍,看著他那呆若木雞的表情,笑道,「九皇子,什麼時候給我琴啊?」

「那個……我七哥那把破琴有啥好玩的!」帝澤夜尷尬的回道。

「李大哥,上馬吧!」啊朵給了帝澤夜一個鄙視的眼神。

「出發!」帝洺闕一聲令下,結束了這場鬧劇。

遠處一個巷子里,月驚鴻望著李玉衡一行人有說有笑的,真想衝上去,但又怕泄露李玉衡的身份。

「殿下,我們回去吧!」凌墨心疼的看著自己主子。「幻月國還需要你呢!」

「是啊,殿下,月將傳來消息,月夙公主的人有點不安分了。」月心疑惑的看著李玉衡一行人里只有啊朵一個女子,難道殿下喜歡啊朵姑娘?

「凌墨,記住本宮交代過你的事兒!」月驚鴻心裡清楚,要是他連幻月都保不住,連和帝洺闕叫板的機會都沒有。

「殿下放心,屬下明白!」凌墨抱拳回答。

另一邊,一個客棧的房間內,紫珏和一個年輕的男子站在一起,那個男子看著開心,冷笑一聲:「我道是誰老是破壞我的事兒,原來是他!」

「谷川兄所指何人?」紫珏順著男子的目光看去,看到帝洺闕的影子。

「貧道的一位舊友。」男子目露凶光,不過很快就消失了,沒想到他這麼快就重鑄了肉身,自己卻還在尋找恢復的辦法。

「看樣子他入了帝洺闕的麾下,地位還不低呢!」紫珏分析了一下,「他實力如

何?」

「貧道現在不是他的對手!」男子如實答道,「貧道這一身的傷都是拜他所賜!」

「你不是天外飛仙嗎?這明的不行,那就來陰的。」帝洺闕已經夠讓人頭痛的了,身邊要是在有高人助陣,豈不是如虎添翼,紫珏怎能任其成長,壞他的事兒。

「殿下放心,貧道與他本就是死敵,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會來找我的。」男子摸摸自己這張陌生的臉,他李玉衡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還活著,這張臉就是他的王牌。

「通知月夙,讓她配合你行動,在沒有除掉他之前,你就待在她身邊。」

「貧道守著這麼一個能看不能吃的大美人,實在是種煎熬啊!」

「她…你暫時不能動。」紫珏冷笑,「等本宮一統天下之時,她就是你的了。」

「多謝殿下,貧道一定會助殿下一臂之力的。」男子低著頭恭維道,等他實力恢復了,別說是一個月夙,即使是眼前之人,他也不放在眼裡。

紫珏對男子擺擺手,示意他離開。

「殿下保重!」

男子離開後,紫珏馬上變了臉。

綠水青山,鶯聲燕語,李玉衡不禁吟誦起了陶淵明的《歸園田居》:「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李先生喜歡這樣的生活?」帝澤宏聽完後,對李玉衡是佩服不已,能成為皇叔座上賓的果然不一般。

李玉衡回道:「這天下三分,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涌動,風雨欲來。這樣平靜的生活只會出現在一個地方,那就是夢裡!」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似乎就是一個規律。但誰又知道和不可久,久必分。」李玉衡沒等來眾人的回答有自顧自的說著。

「玉衡兄!」李宇軒小聲提醒道,「不可妄斷天下之勢。」

李玉衡無奈的搖搖頭,在這三分天下的正雲大陸,這是事物發展的必然性,即使沒人提起,他也不會改變。

帝洺闕將馬匹放慢了速度,與李玉衡並駕齊驅著:「先生剛才說的很有道理,可否細說?」

李玉衡看了看身旁的李宇軒,想問問他該不該說。李宇軒剛想回話,帝洺闕一個凌厲的眼神掃來,將他想勸阻的話堵了回去。「玉衡兄不妨分析分析!」

李玉衡當做沒看到帝洺闕的小動作,笑道:「那就獻醜了!」

一行人安靜了下來,等著李玉衡的下文,就連那坐下之馬似乎也感受到了這種氣氛,將馬蹄放的很輕很輕。

李玉衡開口道:「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合交替,這是註定的!試想一下,亂世之中,黎民百姓都渴望能夠

安居樂業!這時就會出現一個拯救百姓於水火的亂世梟雄,一統天下,這就應證了那句「分久必合!」。當然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對於掌管天下大權的皇帝來說,一個不再動蕩的社會,安逸的生活環境,會讓帝王沉醉於此!久而久之,就會變得昏庸無能,那麼「合久他就必分!」。正所謂分有分利,合有合利,分利大則人心思分,合利大則人心思合。所以和不可久,久必分!」

「汐……玉衡兄!」李宇軒嚇得心都跳出來了,這般言詞,實屬大逆不道。「你這是從哪兒聽來的,莫言胡言!」

「王爺也認為我說錯了?」李玉衡不以為然的問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