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夫人萬歲 >第61章 人仰馬翻(一更,感謝喜怒哀樂早

第61章 人仰馬翻(一更,感謝喜怒哀樂早 (1/1)

小說: 《夫人萬歲》 | 作者: 秦晾晾 | 更新時間:2019-01-12 07:43 | 本章字數:2641

求推薦求打賞,晾在這兒給大家拜個早年

———————————————

沈鹿是底層出身,別說是打老鼠了,就算是和老鼠一被窩子睡覺也是常事,這麼想來,還不忍心殺自己的室友了呢。

「沈鹿!這邊兒!」

那方家少爺方漳把自己死死的縮在牆角,指了一下左邊。

傅光更是閉緊雙眼,把方漳往出推。

「你個王八犢子!」

「快你上!」

說實話,他們倒不是怕老鼠,而是怕老鼠身上的病,十幾年前的那場浩劫鼠疫猶然在耳,誰願意冒險去碰啊!

馮宣踮腳而起,死死的拽著程嵐,那人身子熬病,哪裡經得住他這般推拉拽弄,一會兒唇色就開始發白了。

沈鹿自然不快,瞥眼那老鼠的方向,點腳在木案上,如凌燕般躍了過去,誰知慢了一拍子,被那老鼠跑了。

跑去了那些人縮的牆角。

馮宣欲哭無淚:「救命啊——」

「沒事沒事!」

沈鹿一邊安慰他,一邊飛速的追了過去,但這屋子的地面擺了太多讀書用的案幾,還有存水疊書的格子,有的連手都伸不進去。

簡直是間接給了那畜生提供了狡鼠三窟的條件。

「別怕別怕!」

沈鹿瞧見那老鼠跑去案幾下面,立刻擼胳膊挽袖子,做出抓奶龍爪手的姿勢,卻聽程嵐皺眉道:「怎麼能用手!」

沈鹿絲毫不在意,直接撲過去把手一探,卻還是晚了,然後把潔白的小臂磕出一道青紫來,疼得她呲牙咧嘴。

程嵐捉急,掙開馮宣就要過去,卻被程岱攔住,這小子踩著案幾跳來跳去,幫沈鹿圍追堵截,忙的不亦樂乎!

「太衡!小心那畜生咬你!」

「叫沈鹿抓!她死了也不值錢!」

「我靠!方漳你還沒過河就要拆橋啊!」

「老子害怕!」

而程岱充耳不聞,心道小爺這眼力可不是白練的!

「那邊!」

他給沈鹿指了一下:「可不能叫它跑了!非打死它不可!」

良山先生也急得滿頭大汗,這老鼠不足為懼,到底還是那場鼠疫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遂仰天長嘆:「你個敗家孩子!你說你把抓老鼠的無毒蛇給殺了幹什麼!你這不是人拿毒蛇多管閑事嗎!」

沈鹿往門口跑,嚇得那老鼠匆忙往回竄:「誰知道那條蛇是用來捉老鼠的!我也是為了諸位公子著想!」

「三少爺!右邊!」

沈鹿再喊,可程岱沒有看到,再次錯失良機。

「氣死我了!」

沈鹿覺得自己被一隻老鼠弄得團團轉,實在是奇恥大辱,那麼一隻偷莊稼的賊,怎能拼得過她這般江洋大盜!

上前推開哆嗦腿在書案前的良山先生,沈鹿抄起那被墨水染濕還滴答滴答的三尺戒尺,揚起來道:「你哪裡跑!」

「呸呸呸!」

良山先生站得太近,被甩了一臉的墨汁,感覺心臟病要犯了。

「倒霉孩子你……」

話沒罵完,就見沈鹿瞪眼撲了過去,一戒尺拍在地上,同那刺耳的啪聲響起的,還有一小丟丟的,悲壯的吱吱聲音。

然後……血嗖的飆了出去。

甩在牆上一道紅印。

馮宣猛地閉緊眼睛,只覺得渾身滾過一道惡寒,從牙縫裡擠出字來唏噓道:「秋白啊……這個叫沈鹿的……買的好。」

而程嵐瞧著沈鹿戒尺下的一片……怎麼說……血肉模糊,也微咽口水,心有餘悸的說道:「是啊。」

傅光摟著他的腰,轉頭對良山先生道:「先生,學生覺得……沈鹿這丫頭……還是暫時留著吧,啊……當毒蛇用也行啊。」

良山先生念了一輩子書,瞧著那攤子肉泥,心說沈鹿哪來這麼大的力氣,胃裡翻江倒海,衝出去之前,認命的搖了搖頭。

「快來人收拾一下!」

良山先生在外面大喊道。

立刻有幾個婢子跑了進來,可瞧見那老鼠,的確也是死的太過慘烈而不堪入目,各個面面相覷,誰也不想去碰。

萬一有鼠疫怎麼辦。

沈鹿無奈嘖嘴,抬起那沉重的戒尺,立刻有血肉拉絲。

「嘔——」

傅光乾嘔,方漳趕緊給他敲背:「你還有沒有點兒大出息了。」

傅光搖頭擺手,把臉別了過去。

沈鹿實在是沒想到,這山衡書院竟多半都是繡花枕頭,就程太衡那小子還有點兒種,遂要用手去拎那老鼠的尾巴。

「別。」

程嵐也滿臉艱澀:「用手帕。」

沈鹿依言照做,將那一帕子還熱乎的坨坨遞給婢子,那婢子接過的時候,恨不得原地去世,以至於走路都機械化了。

「埋了埋了。」

「不行,這是老鼠,得燒了!」

「對對對。」

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沈鹿無奈的掃了掃褲腿的灰,叫其餘婢子把地上的血擦了,再將斜倒的案幾一一擺正過來。

誰知擺到馮宣那張案幾的時候,她瞧見地上飛了張畫,拿起來一看有些驚喜,往高處抬了抬:「這畫的是我嗎?」

剛從牆上被扣下來的馮宣一愣,忽覺右邊虎視眈眈,他知道是程嵐那小子,皺眉沒有回頭,只是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

「不是。」

沈鹿指著那畫上人的眉眼,笑道:「這人的花鈿圖案和我一樣!」

馮宣依舊搖頭:「不是。」

沈鹿莫名其妙道:「可這眉眼就是我啊?」

馮宣固執道:「不是。」

沈鹿不肯罷休,指著那畫旁的一句話:「那這個字呢?」

——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鍾。

她認真的指著那個鹿字。

沈鹿不認識字,但卻認識自己的名字。

馮宣回頭,和程嵐對視一眼,然後轉頭又堅定道:「不是!」

沈鹿懶得爭辯,把畫放了回去,嘟囔道:「不是就不是唄,改天叫秋白少爺畫一張。」又有些依依不捨,「但這張真好看啊。」

說罷,隨著婢子去別屋換衣服了。

屋裡的一眾千金少爺終於安心落座,大家掃著衣袖,不停的捶打著腰腿部位,說著剛才的有驚無險。

而程嵐探身,一把將馮宣案几上的畫抽過來,那人不察,想要伸手去捂,結果慢一拍砸在桌上,疼的五官移位!

程嵐充耳不聞,更視而不見,他直盯著那幅畫,畫上的沈鹿正因午後睏倦而拄臉瞌睡,配上額間花鈿,可愛極了。

樹深時見鹿。

沈鹿。

沈阿瑤。

程嵐大言不慚的將那副畫折起來,揣在懷裡道:「第一,這句詩不是這麼用的,第二,這畫歸我了。」

馮宣無語凝噎:「你大爺。」

:。: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