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下堂春錦 >第七十一章 君心不可測

第七十一章 君心不可測 (1/1)

小說: 《下堂春錦》 | 作者: 橙橙橙小希 | 更新時間:2019-02-12 04:18 | 本章字數:2506

第二日晨起,懷著忐忑的心情,齊宣去上了早朝。

昨天之事早已傳遍長安,雖然主要是傳入的各家官太太的耳中,但是一晚上的枕頭風,也足夠這些官員了解笑話。

今日早朝等候之時,便三五成群的聊了起來。

誰說男子不八卦,天天擔心國家政務,他們也需要樂子放鬆一下。

只是這些人自然是在齊宣來了之後默不作聲。

但是,大家都是人精,齊宣豈能感受不到同僚打量自己的目光。

縱使心中又是一陣羞紅,卻也只能硬撐著彷彿什麼都不知道。

齊宣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好不容易挺到了下朝,卻等來了天子的單獨召見。

…………

陛下會因為什麼召見自己呢,齊宣一個人在偏殿等候,心中不停的猜想。

自己最近的差事有什麼出了岔子嗎?

亦或是自己新作的詞賦贏得了陛下的青眼?

至於昨日長安的笑料,陛下如此英明神武,志在廟堂之高,怎會如那些小臣一般沒有見識,關注家長里短。

「齊修撰,陛下宣。」齊宣干坐了一會之後,楊公公便帶著雍慶帝的旨意,召齊宣入殿面聖。

齊宣立刻起身,低頭跟著楊公公的身後。

「臣齊宣,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楊公公行至殿中之後,齊宣立刻對雍慶帝行了一個大禮,額頭緊緊貼在大殿地磚之上。

大殿的冰冷隨著地磚傳入齊宣的額頭,但是沒有雍慶帝的命令,齊宣不敢抬頭。

因第一次被君王單獨召見,卻不知所謂何事,齊宣雖然努力安撫自己的內心,但是微微顫抖的背脊還是顯示出了他的緊張。

而齊宣的一舉一動,自然是落在了高坐龍椅的雍慶帝的眼中。

顯出點點失望。

這個新科狀元出現的很及時,騙取了姜姝的芳心。

不管他是否心懷鬼胎,心術不正,但是對於需要一個人來讓姜姝低嫁的雍慶帝來說,齊宣的出現卻是極好的機會。

所以雍慶帝出手,為他遮掩,為他蹩腳的謊言攔住了姜家的打探。

終於盼到姜姝順利成婚。

但是他到底是高看這個狀元郎了。

長安的一切都躲不過雍慶帝的眼睛,齊府門前的糾紛自然也傳到了他的耳中。

對於一個連家都管不好,因老母親的愚笨被全長安城作為笑料的狀元。

雍慶帝對他失望至極。

家不平何以平天下,一個連後院都管不好的男人,又怎能指望他管好差事。

看來給他個小官是對的。

這一刻,雍慶帝完全放下了想要重用齊宣的心。

至於他為什麼要單獨召見齊宣,是需要敲打一下這個沒有眼力勁的人。

他對姜家的是制衡,不是苛待。

齊宣如何利用姜姝暗搓搓的消磨姜家勢力和清譽雍慶帝不會過問,但是明面上就不善待姜姝卻是不行。

就算雍慶帝知道,這樣的想法過於自欺欺人。

但是當初姜姝一腔真心被利用,當時的雍慶帝心裡多少有點過意不去。

雖然立場不同,但是回想起當日的景象。

雍慶帝知道,姜姝不疑有他,完全的相信了自己。

那個曾經的小糯米糰子已經長成了窈窕淑女,為了心愛的男人,將希望寄託於自己的舅公,卻沒有想到,她堅定不移相信的兩個男人都在騙她,利用她。

所以,今日的雍慶帝召來齊宣,敲打一番。

好讓姜國公知道自己對姜姝的疼愛與看重。

畢竟是自己保的媒。

「起來吧。」

雍慶帝見齊宣在地上跪的夠久了,想來震懾也是夠了,便開口讓齊宣起來。

「謝陛下。」

膝蓋已經發麻的齊宣聽到這話,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準備起身。

卻是因為跪的太久,大殿太涼,膝蓋有些不聽使喚。

不停的顫抖,好一會兒才站立起來。

齊宣知道自己失態,便微微低下頭來,不敢直視雍慶帝的眼神。

「你可知朕喚你來,所謂何事?」

雍慶帝說道,多年的帝王生涯,讓人在他的聲音里聽不出喜怒。

「微臣愚昧,還望陛下示下。」

齊宣自是不明雍慶帝召他所謂何事。

作勢便要跪下。

「跪什麼跪,朕讓你跪了嗎?站好了。」雍慶帝不悅的說道。

「微臣遵旨。」

此時的齊宣背上已經有冷汗冒出,不停在想自己是何處的差事做的不滿意,讓雍慶帝這般不悅。

「齊府現下是你母親當家?」雍慶帝問到。

「回陛下,正是!」齊宣答道。

看到齊宣如此坦然的答覆,更覺得齊宣心無城府,莫不是以為姜家女娶回府便高枕無憂了。

一家人便這般無所忌憚了。

「哦,你個不忠不孝的東西,答的倒是爽快。」雍慶帝突然提高音量,呵斥齊宣。

「陛下贖罪,微臣愚鈍,還望陛下明示。」齊宣此刻腿已經發軟,卻不能下跪,只能請雍慶帝示下,他到底哪裡惹怒了天子。

「已娶新婦,卻還要母親勞累,是為不孝。不能讓家中人各司其職,連帶新婦害婆婆操勞,惹不孝之名,此為不忠。」

「你可知錯。」雍慶帝說道。

「微臣知錯。」齊宣連忙說道。

當他正想分辨,告知雍慶帝齊老太太之所以掌家是姜姝身體不適的緣故之時。

雍慶帝又開口說道:「你可知,你並不是本朝的第一位狀元,為何朕獨獨對於青睞有加,賜予六倍的俸祿。」

「承蒙陛下恩寵,臣惶恐不已。」齊宣說道。

而雍慶帝接下來的話,更讓他猶如身墜冰天雪地。

「那六倍俸祿,是朕作為舅公的一點心意,為姜氏填的嫁妝。」

此刻,齊宣才知道自己和姜姝的差距。

他真正的明白,他現在擁有的一切,都與自身無關。

全因為他娶了一個好媳婦。

「微臣代齊姜氏謝陛下厚愛。」齊宣說道。

看到齊宣的樣子,雍慶帝便知道自己的敲打已經成功說道:「想來齊老夫人年事已高,還是好生休養便好。其他需要操勞的事情,便交給你的新婦吧。」

「微臣曉得,微臣代母親謝過陛下恩典。」

「朕乏了,你下去吧。」

「是,微臣告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