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盛世商姬 >第六十二章 姚緋尋書信

第六十二章 姚緋尋書信 (1/2)

小說: 《盛世商姬》 | 作者: 輕腰 | 更新時間:2019-03-15 15:12 | 本章字數:3625

與此同時,南疆鎮南王府。

南疆姚府的家奴姚緋,形色匆匆,閃身鑽進了鎮南王府南苑深處的一處廢苑。

她找到一個粗壯些的樹枝,以樹枝當鏟,奮力挖去。

挖了一會兒,那段樹枝讓泥土削短了一截。

姚緋蹲下身去,握緊樹枝,再度挖去。

一顆心怦怦亂跳,還沒有挖到什麼先心驚膽戰,外面任何聲音都沒有,裡面也安靜如宜。

姚緋手不由自主地哆嗦著,她用左手使勁抓住自己右手,慌張地向四周看了一眼,生怕忽然有人經過發現自己,更害怕這沒人住的廢苑裡忽然衝出什麼人生擒了自己。

姚緋哆嗦著挖了好一陣,累得額上汗水流下來,直流到脖子,她滿手泥土,不能去擦,只好趁著衣袖擦了擦額頭。

不知道哥哥此時到京城了沒有……

他帶著那幅圖奔赴京城,不知會不會出什麼危險……

姚緋鼻子發酸,猛地向下一鏟那泥土,手中覺得一頓。

她彎下身,費力地挖出泥土裡藏著的一塊青石。

青石側面,什麼東西藏在那合歡樹根莖里,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將那東西使勁挖了出來。

合歡樹的樹根抱著那東西時間許久,早已經長在一起,如今失了重心,搖搖欲倒。

姚緋眼疾手快,一把將合歡樹抱住。

姚緋抱著合歡樹,眼神卻轉到那兩個手掌大的銀匣子上,她定了定神,轉過身把合歡樹靠在自己身上,雙手將那銀匣子打開。

一封早已經泛黃的書信,還有一塊玉珏。

信封上簪花小楷寫著:「王爺收。」

落款是「桑梓。」

姚緋微微蹙了蹙眉,將這兩樣東西快速地藏進懷裡,轉過身將合歡樹扶直。

她雖然心急,卻依舊耐著性子仔細地將根莖埋好,在填平的土坑上面再連蓋待栽了些旁邊地上摘下來的雜草。

低頭看著自己的傑作,這裡一副頹敗景象,也看不出和原來有什麼不同,心裡想自己的能力也只能到這裡了,至於有沒有人發現,那就看命了。

環視四周,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轉身便從進來的那個狗洞鑽了出去。

她快步行到花園處,忽聽後面一個聲音道:「你是哪個苑裡的?要去哪裡?」

巡防侍衛冷冰的聲音,絲毫聽不出感情。

姚緋吃了一驚,微微轉頭,將頭埋得深深的:「奴婢是王妃娘家的侍女,來給王妃送藥膏,本來準備回了,卻在王府里迷了道,懇請大哥給指指路。」

那巡防侍衛看了一眼這姚緋:「姚府的人?以前沒見過你。」

姚緋提起裙擺,福了福身:「奴婢確實第一次來王府,我們府里原送藥膏的嬤嬤病了,奴婢今日是替嬤嬤頂班的。」

那巡防侍衛聽完,臉上緩和了些,指了指花園右邊的小徑:「從這裡直穿過去,然後右轉一直走,便能出府了。」

姚緋急忙點點頭,道了聲「謝」字,一路小跑著往花園那邊去。

她生平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拐進去走了好

遠,發現自己的手心裡都是汗。

姚緋長長呼出一口氣,心裡想著這書信,想著要快點將這信帶給父親。

又惦記起自己哥哥姚淵的安危,這樣出著神左拐右拐,又要避開時不時走來的鎮南王府奴僕,以免謊話被揭穿,如此三躲兩躲,在花園裡走了好幾條道,忽然發覺,自己好像真的迷路了。

這碩大的鎮南王府,一模一樣的高牆,處處都是花草和高聳的古樹,姚緋走了一陣,只覺得暈頭轉向。

她摸了摸懷裡的東西,又看著頭頂上被雲彩遮住的太陽,靠在身後一個不知道是什麼院落的柱子陰影里,休息休息。

這時,突然聽見遠處急速傳來了腳步聲。

「你遲到了。」

一個年輕男子歡悅的笑聲從遠處傳過來。

這笑聲乍一聽,似乎蘊藏著的豐富連綿的愛意。但是再聽過去,卻很是低沉,似乎壓抑著什麼。

姚緋一怔,自己難道這麼不走運,大白天就碰見了侍衛與奴婢私會?

奴婢與侍衛兩者不能互通,在鎮南王府里,這是條不容違犯的府規。

被發現私會就是個死啊,萬一他們看見了我,還不狗急跳牆殺了我滅口?

姚緋腳下一頓,周圍也無路可逃,只好躡手躡腳,也結結實實地藏進了身後院落的床下面。

剛躲進床下,就聽見外面的殿門被關上了,兩個人的腳步聲跌跌撞撞地邁進來。

那女子一聲嬌柔但參雜著恐懼的聲音:「王爺。」

躲在床下的姚緋,驚得緊捂住自己的嘴,生怕發出一點聲響。

謝銀堂挑起的眼角氤氳著微微怒意,薄唇似勾微勾。

伸手捏住那女子的下顎。

「你說,本王應該如何懲罰你?」

拿起她的手,輕輕揉弄,眼中興味越濃。

妾室楚梅生了一雙嫵媚勾魂的眼睛,她俏麗的臉上此時卻全是淚水:「王爺,梅兒苑裡的如晴故意將梅兒穿來見您的藤紋玉錦裙偷偷剪了洞,還好妾身路上發現此事,趕回苑內更換,否則如今定要在王爺面前失儀了。妾身錯過了相約時辰,妾身這就去向王妃領罪。」

謝銀堂眼中一抹神情一閃而過:「向王妃領罪?王妃從來都說,可王府的規矩,都被你們這些小狐媚子搞壞了,你們這些妾室,比普通奴婢跋扈,卻又比正經主子低賤,也曾打你打到下不了床,她這樣對你,你不怕她么?」

「怕……可是為了王爺,妾身……」

「為了本王,便是白日宣/淫,也是可以的。」謝銀堂伸手,勾起楚梅的下巴。

聲音慵懶,近乎溫柔的語調里,姚緋竟然聽出了一絲無所謂與冷清。

楚梅纏上謝銀堂的腰,解開他的衣扣。

手卻被對方一把抓住了。

探究的眼神如利箭一般:「不過你說如晴剪了你的裙子?她可是你的親妹妹,為何如此害你?」

楚梅低著頭,柔弱無骨,楚楚可憐:「那丫頭確實是妾身庶妹,可是妾身萬萬想不到將妹妹帶進王府,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