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前夫請走開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定要放開他的手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定要放開他的手 (1/1)

小說: 《前夫請走開》 | 作者: 綠七 | 更新時間:2019-03-16 07:49 | 本章字數:3507

其實他們每個人的心底都有著悲傷,但她是幸運的那一個,因為她的悲傷還可以訴說,而他們的只能藏在心中,獨自一人在深夜的時候慢慢消磨。

「星光燈雖然美但終究是假的,今晚的月色特別好,不如我們乾脆出去走一走?」邱連鈺提議著說道。

玉冰清和舒心的心裡都有悲傷,所以對於出去散步這件事情,都表示贊同。

入夜,空氣漸涼,玉冰清給舒心拿了一件他自己的大衣,但是並沒有邱連鈺穿的衣服。所以邱連鈺著裝看起來就顯得有些單薄。

「連鈺,外面有些冷,你穿的衣服這麼少不然我們還是回去吧!」舒心關切的說著。

邱連鈺現在的身體狀況她很清楚,他的身體現在經不起太大的折騰。

但邱連鈺卻是搖了搖頭說著:「沒關係,我不冷,難得這座城市裡能這樣安靜,我真的很想就這樣跟你們一起走一走。」

邱連鈺的嘴角輕揚,似乎走在這寂靜深夜的大街上,對於他來說已經是一種莫大幸福了。

實際上,現在在他的心中,連呼吸每一口空氣,都是幸福的。

舒心雖然仍然擔憂邱連鈺,但也並沒有再多說其他,三人就這樣,靜靜地走在這城市的夜路中。

現在已經是將近深夜的時分,街上的車輛也開始變得星星亮亮,但燈光卻依舊是將這黑夜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讓人覺得寂靜卻又不凄涼。

就在三人漫步的時候,玉冰清突然看著胡同之中,竄出了一個人緊緊的抱住她。

玉冰清當時一愣,而一旁的邱連鈺瞬間反應過來,將那人拉開一拳打倒在地。

直到那人倒地的時候,玉冰清才看清他的面龐。

居然是,傅涼川!

一旁的邱連鈺還有舒心也是明顯的一愣,他們本以為只是一個酒鬼在耍流氓沒想到居然是傅涼川。

本來傅涼川就喝得伶仃大醉,再加上邱連鈺這一拳,讓傅涼川倒在地上,好半天才緩和過來。

等到他眼前終於能重新看清景象的時候,他連忙掙紮起身再一次上前將玉冰清緊緊的抱住。

「冰清,我錯了,我真的沒想到那天晚上會發生那樣的事,我只是想滿足洛柔的最後一個心思,讓我自己的心裡不再對她有愧疚,也讓洛柔沒有理由再糾纏我,冰清,原諒我,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傅涼川的嗓音之中帶著悲痛,還有那苦苦哀求的意味。

玉冰清從沒想過像傅涼川這樣高傲的人,能在旁人面前,說出這樣一番話。

玉冰清並不是一個狠心的人,所以看著他這般模樣心底也有著微微的觸動。

不過轉念她又想起那張照片,還有多年前傅涼川殘忍對待她時,那眼神之中絲毫沒有一點憐惜的神情。

她如果可憐他,她如果心軟,那誰來心疼她呢。

她不是沒有嘗試著原諒他,但現實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將她打醒。

其實她不能原諒傅涼川不僅僅是因為他與洛柔發生了什麼,其實更多的是因為他的欺瞞。

如果真的像他說的那樣坦坦蕩蕩,只是為了彌補自己心中的愧疚和永遠擺脫洛柔,那有什麼不能告訴她的呢!

況且要喝多少酒才能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他跟洛柔在一起說了多少話,交了多少心,才能喝那麼多酒,他到底是有多相信洛柔,才能在她面前喝得伶仃大醉。

「傅涼川,我們不可能了,這輩子都再也不可能。」想到這些玉冰清咬著牙,決絕的說著,隨後跨起舒心的胳膊說道:「舒心,我們走。」

其實傅涼川現在的狀態,讓舒心這個旁觀者都有一些可憐他,不過一想到傅涼川的所作所為,再加上他過往那樣傷害玉冰清,舒心心裡的同情也盡數散去。

就在玉冰清轉頭的那一瞬間,傅涼川再一次伸出手來拉住了玉冰清的手。

看著傅涼川再次上前,邱連鈺一下子扯住了他的胳膊欲將他拉開。

「你沒有聽見冰清說你們不可能了嗎?」

對於傅涼川這種死纏爛打的行為,邱連鈺很是惱火,玉冰清已經將話說的這麼明白了,難道傅涼川他就不能還玉冰清一個安寧嗎?

但傅涼川卻是緊緊握著玉冰清的胳膊,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目光也是狠戾的瞪了一眼邱連鈺。

隨後又轉過頭來看著玉冰清眼底之中滿是柔情與悲痛的說著:「冰清,我不會放開你的手,永遠,都不會。」

玉冰清聽著他說出這樣的話心裡沒有一絲感動,反而竟有著絲絲的苦澀。

永遠都不放開她的手,非要折磨她一輩子嗎?明明是他錯了,為什麼受傷的卻是他。

直到如今,他還是不肯放過她,讓她幸福嗎?他真的愛她嗎?或許不是愛,只是佔有吧!

玉冰清一點一點掰開傅涼川那緊緊攥著她手臂的手,隨後面容冰冷不帶有一絲溫度的說道:「就算我不要這隻手,我也要放開你的手。」

玉冰清那決絕的樣子,讓傅涼川的眼底里翻騰著難以掩飾的悲傷和痛楚。

而就在傅涼川晃神的時候,玉冰清早已帶著舒心還有邱連鈺揚長而去。

良久之後,知道玉冰清的身影已經消失,傅涼川的嘴角揚著一抹不知是什麼情緒的笑意,接著仰天長嘯像是癲瘋了一般。

或許這一

次,他真的失去玉冰清了。

而玉冰清走到轉彎的時候,也終於忍不住蹲了下來。

她想著傅涼川的神情,心裡絞著一般的疼痛,她不是一個狠心的人,但她也不再是一個傻傻的即使是滿身傷痕也奮不顧身的人。

她不能再重蹈從前的覆轍,她不能再那樣痛苦了。

至於現在傅涼川所有的痛楚,都不能怪她,不是她帶給他的,而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得來的。

現在這樣的結果,也算是對他的一種懲罰了吧,她也算是報復了他吧!

不過比起她之前的傷痛,傅涼川現在的痛苦還遠遠不夠。

她那時是多麼無助啊,她沒有做錯任何事,而現在的傅涼川卻是自己做錯了事。

或許他應該在承受著更嚴重的懲罰。

玉冰清輕輕握了握拳頭,心底充斥著對於傅涼川的恨意。

本來這個恨傅涼川的自己已經被她深深的埋在了心底,但是現在當痛苦再一次被掀起時,那種恨意,就再一次席捲而來。

舒心和邱連鈺都沒有開口說話,他們知道玉冰清現在最需要的是安靜的陪伴。

片刻之後,舒心也緩緩蹲下輕撫著玉冰清的後背,安慰著她。

「我們走吧!」

良久之後,玉冰清站起身來,臉頰上沒有一絲淚痕,她沒有哭,她也哭不出。

「繼續走走,還是回家?」邱連鈺輕聲開口問著。

「你們兩個還想走嗎?」玉冰清看了一眼兩人故作輕鬆的說著。

兩人相視一眼,眼神交流了一下。隨後邱連鈺開口道:「有點冷了,不然我們還是回去休息吧!」

「那就回去吧。」玉冰清輕聲說道。

其實現在的她已然沒有心情再繼續走下去了,她現在只想趕緊睡覺,睡著了就不會再痛苦了。

可等到三人回到家中後玉冰清和舒心重新躺會在床上,玉冰清卻是久久難以入眠。

她的腦海之中滿滿的都是傅涼川那種痛苦哀求的神情,說心裡不感到觸動,那是假的。

可如果說那些恨意沒有重新被燃起,也是假的。

她現在彷彿陷入了一個困境當中,不知如何才能從中逃離出來。

這一整夜玉冰清將近凌晨才恍惚有了睡意,幾天的難以入眠,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憔悴極了,臉色也顯得十分蒼白。

「冰清,你的黑眼圈很重,昨天是不是沒有睡好。」舒心關切的問著。

「沒事。」玉冰清強撐著說道。

但舒心卻是嘆了一口氣說著:「你自己照照鏡子,看著你現在臉色不好的樣子,你再繼續這樣下去,身子都要垮掉了。」

聽著舒心的話,玉冰清看了一眼鏡中的自己。

確實,面容黯淡無光,看起來就是一副病態。

「沒事臉色不好我一會上個妝,遮一下就好了。」玉冰清刻意的迴避著舒心最後一句話。

舒心一臉無奈道:「冰清,你需不需要人陪,如果需要,我陪你住幾天吧!」

想著舒心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不能每天陪他在這裡浪費時間所以玉冰清搖搖頭道:「沒事,我最近這兩天拍戲也都到很晚,忙起來了回來累了就睡著了,你呀!就回去安安靜靜畫里的稿子吧!等我需要你的時候會毫不客氣的找你的。」

聽著玉冰清這樣說,舒心也覺得她也是時候需要自己靜下心來好好的思索一下了。

畢竟沒有人能替她承受痛苦,她需要自己從困境當中走出來。

所以承受心靈上的煎熬是迎接新的生活的必經之路,玉冰清總是要經歷的逃也逃不掉。

「那你需要我的時候。別一個人硬撐著,給我打電話。」

「放心,對你我不會客氣的。」玉冰清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說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