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春閨夢裡人 >032

032 (1/1)

小說: 《春閨夢裡人》 | 作者: 一樹桃夭 | 更新時間:2019-04-16 08:17 | 本章字數:3267

「楚答應是對本宮的安排有所不滿嗎?」

楚答應被這一聲喚回神智,對上穆妃冷凝的眼神,忙跪下叩首,道:「賤妾不敢,賤妾方才在想,賤妾身份低微萬一衝撞了幾位貴人可怎麼好,所以這才一時走了神,請娘娘恕罪。」

穆妃不耐的皺了皺眉,道:「既然有這份自知之明,那就更該打起精神來,好好的聽清楚別人的話,免得哪一天惹了禍,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你們也一樣,聽清楚了嗎?」

惜答應還是那副有聽沒懂的樣子,花答應拉著她跪到楚答應旁邊,連聲說道:「賤妾們聽明白了,請娘娘放心。」

穆妃對紫英道:「你帶她們去,順道認認路,讓她們明白哪裡是她們可以去的,哪裡是她們去不得的!」

「諾。」

「穆妃娘娘,」楚答應忽然出聲問道,「賤妾的……賤妾們身邊伺候的人,是娘娘您安排,還是?」

穆妃越發厭惡這個一看就不安分的楚答應,口氣自然也冷了下來,「原是給你們安排了,也沒起名,你要是有自己的人,若沒什麼問題,你想帶來也是可以的。」

「賤妾就厚著臉皮,想將原先伺候賤妾們的敦顏帶去江雪樓。」一來楚答應想著自己花了大力氣才將敦顏收為己用,不能白費;二來雖然可能得罪穆妃,但是穆妃對於她們連表面功夫都是勉勉強強,她安排的人,她不敢用。

「准了。」

「謝娘娘。」

穆妃又撇了眼另外兩個,道:「這樣你們兩個挑罷。」

三個丫鬟模樣也不出挑,中規中矩的那種,穆妃那麼多話,惜答應只聽明白最後一句,讓她們自己挑人。

惜答應憑著第一感覺,指了一個鼻尖上有一點痣的,就沒下文了,那宮女只好出聲道:「奴婢請主賜名。」這也算是宮裡的一個規矩,也是一種認主的方式。

惜答應撓了撓頭,連蒙帶猜的明白是要她取名字的意思,想了很久,想起之前單答應拿她玩笑,說她胸無點墨,又看著宮女鼻子上的一點痣,語調怪異的問道:「點墨,浩嗎,喜呵嗎?」

「點墨謝主賜名。」

穆妃看著惜答應似乎此刻才注意到她的不同,徐美人以前也是南苑的,一開始也是見過其她幾個的,就微微傾身,聲解釋道:「惜答應是疆城的維族人,官話也沒正統的學過,她其實大多時候都聽不懂別人在說什麼。」

穆妃忽然脾氣就上頭,拍了一下案幾,不算響讓在場眾人一驚,她沉著臉道:「惜答應,本宮不管你之前是哪的人,但是既然在這裡了,就必須學會官話,本宮會幫你找好老師的,你給本宮好好的學!」

惜答應求助的將眼神投降花答應,她知道穆妃這一下是沖著她的,可是話說得太快,她真的聽不明白。

花答應給了她一個待會再說的眼神,選了三人中手上繭最多的,豪氣的道:「我一直做夢都想要發財,你就叫發財好了。」

不僅是廳上諸人目瞪口呆的,當然惜苑人不在其中,而且剛被定名的發財都是一臉一言難盡的窘迫,「奴婢……奴婢發財謝過主。」

張婕妤乾笑兩聲,出聲解圍道:「很是通俗易懂的名字,卻是寄予了厚望,想來發財以後也能……財源滾滾、福祿雙全。」

花答應咧著嘴,露出兩顆可愛的虎牙,道:「婕妤娘娘聰明,賤妾也是呢,本來名字更俗,官府的人硬說不成,賤妾就想著花是世上人見人愛的,百花之子自然也是了,就簡稱花子。」

徐美人聞言差點憋不住笑當場失態,她可還記得當時花答應介紹自己時說,因為自己以前是叫花子,所以去報名的時候,記名的官員問她名姓,她說不知道,我是叫花子。

結果那官員居然就在名冊上寫下花子二字,寫時還在嘀咕:「前言不搭後語,語無倫次。」

穆妃瞥了她一眼,也懶得再多話,揮手示意紫英將人帶下去,紫英上前彎了彎膝蓋算作見禮了,「請三位主隨奴婢來。」

張婕妤坐了會,見穆妃沒有動靜,就起身告辭:「若娘娘沒有別的吩咐,臣妾就先行告辭了。」

穆妃口吻少見的嚴肅的道:「婕妤該注意些自己的言行,莫要自降身份跟這群阿貓阿狗的混在一塊,我們跟她們不一樣!」張婕妤一愣,沉默的福了福,退了出去。

徐美人不敢勸,只能幹巴巴的勸道:「娘娘莫要生氣,對自己的身體不好。」

穆妃抬手一掃將自己最喜愛的一套白玉蓮盞茶具掃到地上,忿忿的道:「妍妃,好個妍妃,行啊,本宮倒要看看你還想做什麼!」

徐美人在這上頭不敢說什麼,因為她在最底層待過,明白那種連被下人都看不起的痛苦,她在南苑病得快死的時候,連同一個屋的人都不管她,若不是夭華夫人突然來了一趟,只怕她早就死了。

穆妃在不知道她的身世時,對她看起來很是和氣,可是她眼底隱約的不屑與厭惡卻讓她背脊發涼,南苑與北苑真正的分歧是什麼?以前不懂,徐美人現在大概是明白了,真正的分歧在於血統。

就像張婕妤先前被宗室邊緣化是因為她代表了皇室的恥辱,是一國公主不潔的證明,可她畢竟是月惋長公主的女兒,流著皇室血脈,其他人至少對她表面的禮數還是會做全,只因為她的母親是月惋長公主,在他們眼裡就比平民高貴。

「丹桂,本宮方才說得你聽進去了嗎?」

徐美人方才正想事想得出神,忙起身見禮,道:「賤妾方才走神了,請娘娘降罪。」

穆妃只覺得今日令她頭疼的時候真多,只得再度重複道:「雖說你自沒有長在世家裡,但本宮相信你身上流著的是雲家的血,懂得自己身份,莫要自甘墮落和那群不三不四的人為伍。」

徐美人絞著帕子,弱弱的道:「賤妾明白了,只是娘娘這不三不四用的也太過了,她們也都是好人家的姑娘,清清白白的,娘娘若是不允許,賤妾以後盡量不同她們來往。」

「本宮知道你性子軟,又是念舊情的,可是你就想想那徐家,一知道你和雲家攀上關係了,奴顏婢膝,讓他們把祖宗賣了都願意,」穆妃頗為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下層的平民眼界有限,不但不會成為助力,一旦被她們賴上,反而要將你給拖累了!」

徐美人不知該怎麼說,只好撇開話頭,道:「娘娘這些話,明天在太后面前可千萬別說,畢竟太后既然蓋印了,就是同意了。」

說到這茬,穆妃更是頭疼,道:「太后是老……年紀大了,精力不如以前了,居然會同意這種事,以後皇室的血脈中也會混入這下層平民的血,這像個什麼話啊!」

徐美人不知道是不是多心了,這一瞬間她想到了逍遙王夫婦,想到了他們至今都無子嗣,更加害怕不敢多言,反正她現在也是獲益的一方,從正六品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換而言之,她還是很感謝妍妃的。

穆妃道:「說來,陛下應該快要回京了,到時候我們雪休宮可就熱鬧了,最好再賽一個人進來,湊個十全十美的。」

珊瑚在旁道:「娘娘話不能亂說,萬一陛下真給您帶回來一個姐妹呢?」

徐美人則道:「娘娘要是實在看著心煩,也可以將她們放到別的宮裡去,雨歇宮不是人挺少的嗎?」

穆妃嫣然一笑,道:「你說得對,其他三宮都放了人,她溫玉夫人可別想獨善其身!」

珊瑚道:「娘娘說得是,娘娘不是覺得那個楚答應不安分嗎?就將她踢出去,剩下的咱們再慢慢清算。」

「不,」穆妃抬了抬手,「一切等陛下回來了再說,後宮之事雖說陛下很少會幹涉,但如此大事還是要知會陛下的,他的態度太后還是要顧忌的。」

徐美人心中暗嘆,卻直覺地認為反而是穆妃不會如願。

隔日,眠月殿請安——

白蘇燕還有些恍惚,這才離開不到一天的,又回來了。

「免,賜座——」

穆妃方落座,就忽然歪了一下身子,被身後的珊瑚扶住,她今日臉色蒼白,連嘴唇上都沒有一絲血色,拿帕子掩了口鼻咳了幾聲,拱手請罪,「今日晨起只是覺得有些累,沒想到到了太后面前失儀了,是臣妾失誤,沒有提早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請太后降罪。」

珝月太后看著她泛白的嘴唇,轉開眼,道:「這些天你們也都是提心弔膽的,現在突然鬆懈,病著了也屬正常,接下去,你們都不必來請安了,好生修養調理,陛下大約還有五日的路程就回來了。」

「臣/嬪/賤妾叩謝太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