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 >第九十六章 同床共枕失眠夜

第九十六章 同床共枕失眠夜 (1/1)

小說: 《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 | 作者: 君彤 | 更新時間:2019-04-16 09:32 | 本章字數:2446

蘇晚蕭說是這麼說的,好像很坦蕩,一點都不畏懼的樣子,但是等到夜君墨剛走到床邊兒的時候,蘇晚小就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說那句話了。

夜君墨將自己的外袍脫了下來,裡面是一套黑色綢緞的裡衣,一看質地就非常高級,他將外袍掛在了外面,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和臉有些臟,所以走出去清洗了一下自己,這才回來。

儘管現在是夏天,但夏天的夜晚還是有些涼意的,夜君墨就這麼帶著一身的涼意走了進來,坐在了床上。

蘇晚蕭不知道自己現在嗅覺怎麼就這麼靈敏了,她甚至能夠聞到夜君墨身上帶的清水的味道。

而明明旁邊是一個散發著涼氣的物體,蘇晚蕭卻覺得周圍的溫度升高了,她平躺著,努力不去看夜君墨,也不因為夜君墨的存在而產生什麼心理波動,但他卻還是悄悄的把被子往上挪了一些,蓋住自己泛紅的臉頰。

夜君墨就好像也注意不到蘇晚蕭一樣,直接上了床,平躺在蘇晚蕭身邊。

蘇晚蕭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她真是越來越後悔自己為什麼這麼不理智,夜君墨在哪裡睡跟她有什麼關係嗎?就算是地上有帶毒的屍體,但是憑夜君墨的功力,根本就不可能讓那些毒碰了他一下的好不好?

蘇晚蕭真覺得自己跟夜君墨湊合在一起之後,智商直線下降。

蘇晚蕭之所以現在可以坦然的把這句話在心裡想出來,是因為她從來沒有聽到過現在的一句話,那就是:「戀愛的時候女人的智商都會下降」。

現在只能感謝老闆娘給他們的這間房床足夠寬大了,如果這床要是再小一點,夜君墨有什麼地方碰到蘇晚蕭的話,蘇晚蕭就覺得現在自己應該可以直接上桌了,因為她怕是已經熟了。

蘇晚蕭努力的把自己的身子往床的那邊縮,而且動作及其緩慢,生怕夜君墨察覺到自己正在努力的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但夜君墨好歹說也是一名大靈師,怎麼可能連這種動作都察覺不到,可一直沒卻沒有說什麼,只是微閉著自己的眼睛,嘴角卻忍不住的養了起來。

蘇晚蕭也是敏感的很,夜君墨只是這樣的一個動作,蘇晚蕭立馬就捕捉到了。她的臉瞬間就更紅了一層,就像是一層一層的往上刷漆一樣,蘇晚蕭應該是被刷了三層紅漆的樣子。

夜君墨躺在她身邊,雖然隔著一段不小的距離,但是也能夠感受到蘇晚蕭現在正在往外冒熱氣。

「我只知道大多數女子天生體寒,卻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一個天生體熱的。」

夜君墨開口說話的同時,蘇晚蕭狠狠的得瑟了一下,好像這句話把她嚇到了一樣。

夜君墨本來不打算打擾蘇晚蕭的,但是看到這是蘇晚蕭反應著實有趣,夜君墨就忍不住停不下來了:「你既然體弱,就不應該蓋這麼厚的被子,況且現在可是夏天。」

夜君墨想去拽蘇晚蕭的被子,但是他偏過頭去看蘇晚蕭的時候,發現蘇晚蕭此時此刻只露了一雙眼睛在外面,但這雙眼睛卻格外的明亮,甚至還帶有一絲潮氣,顯得是那麼的楚楚可人,又驚心動魄。

夜君墨就用盡自己的毅力把手縮了回來,他心裡長吁了一口氣,這才維持住自己的表情。

夜君墨心想自己幸虧是把手縮回來了,要不然真的把蘇晚蕭的被子拽下來,看到蘇晚蕭整個臉之後,自己怕不是要意志力崩盤。

緊接著一個疑問,就直接盤旋在了夜君墨的腦海里,夜君墨沒有想到自己想到什麼,便直接問了出來:「夜子辰眼睛是不是有點問題?」

蘇晚蕭被這沒頭沒腦的問題給唬得愣了一下:「你說什麼?」

聽到蘇晚蕭反問之後,夜君墨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是把自己腦海里的問題給問出來了,不過這倒是沒有什麼好遮掩的,夜君墨又說了一遍:「我說夜子辰怕是患了眼疾了。」

夜君墨由剛才的疑問句直接變成了現在的肯定陳述句。

「怎麼突然這麼說?」蘇晚蕭的聲音從被子里傳出來有一點悶悶的,但是又顯得格外可愛。

不過確實也是夜君墨說的沒錯,這大夏天的夜晚要蓋這麼一床被子,而且還蓋到了鼻子以上,實在是讓蘇晚蕭有些悶熱。

剛才蘇晚蕭把被子蓋成這樣是有些緊張,畢竟兩個人之間一言不發的躺在一張床上,那種氣氛實在是詭異極了,蘇晚蕭必須得想個什麼辦法緩解,。

不過現在夜君墨說了話,這種尷尬的氣氛就好了一些,所以蘇晚蕭便直接把被子拿下去了一點,至少不讓自己吸氣喘氣都困難。

夜君墨還是平躺著,並沒有去看蘇晚蕭,眼睛直直的看著床頂的花紋給蘇晚蕭解釋:「因為他竟然會在你和安夢淺之中選擇了安夢淺……我這皇侄的眼睛怕是要治一治了。」

蘇晚蕭聽到夜君墨著畫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儘管對於夜君墨突然誇自己這件事兒沒有辦法順利接受,但聽著夜君墨這麼說安夢淺,蘇晚蕭還是覺得心裡一陣爽。

「你不用討好,我分給你一半兒的床也沒什麼的,畢竟這個客房的錢還是你出的呢。」

「再怎麼想要跟我搞好關係也不能違背事實說話對不對?雖然說我覺得安夢淺確實長得不怎麼樣,但我更不怎麼樣了,再怎麼說安夢淺也是洛水國的第一美女,你這麼說把洛水國所有男性的審美貶低到哪裡去了?」

蘇晚蕭一說到這個來了勁,她再怎麼說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姑娘,還是沒有辦法逃離這些話題。

蘇晚蕭翻了個身,側身對著夜君墨的側臉:「說真的,我覺得我目前遇到過最好看的女人,應該就是追求你的那個妖女了。」

「其實我特別討厭那種病怏怏的女孩子,我覺得女人嘛,要麼你就有女性美,豐滿一些,胸是胸,屁股是屁股,要麼就有活力一點,全身上下是少女的青春氣息,這樣才是女孩子的美所在啊!」

「但是你看看安夢淺,整天一副林黛玉模樣,但實際又不是林黛玉,心狠手辣的比那蛇蠍蜈蚣強百倍,弱柳扶風的樣子真是讓我一看就噁心!」

蘇晚蕭說著還碰了碰夜君墨的手臂,想尋求一個共鳴:「你說是不是?」

夜君墨也側過身子,然後就看到蘇晚蕭臉上生動的表情。

夜君墨根本就不相信任何的神佛鬼怪,但是還是下意識在心裡「阿彌陀佛」了一聲,腦海中飛快的閃過了八個大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