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陌上新桑 >第三十七章 絕情難(4)

第三十七章 絕情難(4) (1/1)

小說: 《陌上新桑》 | 作者: 淮左 | 更新時間:2019-04-16 11:26 | 本章字數:3258

正在媚青在秦淮風月之中這般收拾自己的時候,鍾粹宮裡依然是一片仇怨慘淡。

如今以接近午時了,荷沅在殷逐離的屋外徘徊了許久,終究是沒有這個勇氣推門而入的,只是在這門口擔憂著。這時,櫻煥正好從前廳過來了,見此場景,終於是問了荷沅一句「如何了,娘娘還是沒醒嗎?」

荷沅急忙點點頭,「我發才到這裡的時候,這屋裡連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又不太敢進門去查看,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了。」荷沅在這裡又開始步履不停的繞著圈子,這樣的兜圈子卻讓櫻煥感覺到無端的焦躁,所以也就直接推門進去了,只是腳步還是輕輕的,荷沅連忙跟上櫻煥的腳步,兩人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殷逐離的床榻之前。

兩人掀開帷帳,只發現殷逐離此刻還在睡著,眼角尚有淚痕,臉色卻是泛著些許不正常的潮紅,櫻煥覺得奇怪,娘娘再是傷得重的時候,也未曾有過這般睡得叫都叫不醒的時候啊,何況現在時辰已經是接近午時了。

這樣想著,櫻煥伸手去探了探殷逐離的額頭,卻立馬縮回了手,這滾燙的溫度,竟是連櫻煥都覺得燙手了,櫻煥此刻才意識到了事情有多嚴重,連忙轉身跟荷沅說「娘娘這是發高熱了,你速速差人去把李太醫請來,娘娘的傷一直是李太醫在醫治的,想來也是會有什麼辦法的,快去。」荷沅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是好跟著櫻煥的話去做事。此刻也就連忙出門,想去請李太醫,剛跨過門口,櫻煥又開始說話了,「還有,你再差個人去將君上請來,我想讓他知道一下,娘娘是如何在這裡辛苦受傷難過的。」

荷沅只是點了點頭,就往那外面走去,櫻煥看了床上的殷逐離,心下更是覺得委屈了,自己家娘娘這般難受,而那個在帝位之上的人卻是絲毫都不曾知曉的,但是現如今也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只盼著李太醫趕緊著來,能醫治娘娘的。

櫻煥看了一下周圍,尚且還有這伺候洗漱的宮女帶進來的盥洗的器具,想來已經是涼了的水,櫻煥便拿著帕子往這個水裡打濕了,在敷到了殷逐離的額頭處,只是一會兒的功夫,那帕子已經又是溫熱的了,櫻煥只好重新打濕帕子,無數次的重複著這些步驟,心急如焚。

櫻煥一邊焦急的望著門外,盼著李太醫趕緊著來,一邊又守著殷逐離不敢離開分毫。

正當這時,勤政殿里收到了鍾粹宮來的消息,徐暮進去稟報的的時候,還是面上平靜的,但語氣里不免有些低沉的,「君上,宸妃高熱不退,鍾粹宮那邊派人來通傳,說是想要君上過去看上一看。」

慕容僰聽此,又皺了眉頭,「昨日里不是都好好的嗎?怎麼如此快就高熱不斷了呢?」慕容僰心裡是有些擔憂的,只是這樣問著,卻不說其他。

徐公公抬眼看了一眼慕容僰,好像是想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什麼一般,但是許久,只得小心翼翼的說「昨日晚間的時候,珍妃娘娘曾去了一趟鍾粹宮。」說完這話,徐公公又是看著慕容僰的表情,不敢再有其他。

慕容僰聽到這個話的時候,大抵是猜到了些什麼的,珍妃的性子他是清楚的,從不肯吃了什麼虧去,這番逐離隨自己去南山行獵的事,怕是珍妃早早便心中有所不忿了,逐離又在南山受傷流產,她此去鍾粹宮怕是不會如此便宜的。

「罷了,先不說其他的吧,擺駕鍾粹宮。」說著,慕容僰就站起身疾步往前走,徐公公隨即跟了上去,高聲喊了一句「擺駕鍾粹宮。」

慕容僰未曾傳步攆,只是自己向鍾粹宮走去,徐公公跟在身後小碎步的跑著,路上慕容僰還曾回頭問了一句「傳太醫了嗎?」

徐公公有些氣喘,卻還是問答到「剛剛來的宮人,說是已經傳了太醫了。只是具體情況如何還是不太清楚的。」慕容僰得了這個答案尚且放鬆了一些,眉頭的褶皺也稍微鬆了一些,只是腳下的步伐,還是如剛才一般的快速。

等到太醫來的時候,櫻煥總算是可以歇一口氣了,只是領著太醫向著殷逐離的床榻走去,李太醫一到床前,看了看殷逐離的臉色,瞬間語氣就嚴肅起來「這時何時才發現的,如何讓娘娘病到這般模樣才來傳太醫啊?」

荷沅剛才去太醫院之時,也是一路小跑著的,如今被李太醫這樣一問,到底還是有些心虛,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說「奴婢們剛叫娘娘起床之時,才發現的,我們以為娘娘只是睡得久了些,不曾想到過這些。」。還是櫻煥上前,對著李太醫屈膝行了一個禮「太醫,是我們伺候不周到的,勞煩李太醫診治我們家娘娘吧。」

見他們這般說,李太醫也不再過問些什麼了,只是嘆了口氣「如此的話,還煩請姑娘再去打盆冰水,務必需要深井中剛打上來的,一定要是涼的才是好的。」荷沅點點頭,就出了門,屋內的李太醫也就開始為殷逐離把脈了,雖然櫻煥還是侍奉在屋內的,但卻還是聲音都壓低了的,唯恐打擾到李太醫的診脈。

荷沅剛出門的時候,正好撞到了進來的慕容僰,徐公公這時就高聲怒斥這荷沅「你如何看的路,竟是撞到了君上身上,難不成不要命了?」荷沅抬眼一看,自己撞到了慕容僰到底也是不著急的,只是急匆匆的行了個禮,「君上萬福,奴婢還有些太醫囑咐的事情。」

慕容僰認識荷沅的,也並不如何在意自己被撞的那事,只是說「如此,你就先去吧。」徐公公見此,也不再說什麼了,只是垂著頭,跟在慕容僰身後。

荷沅得了慕容僰的令,就直徑出了這個門,只是尋著一口深井,就打了些水,就往殷逐離的寢殿走去。

寢殿之中,慕容僰進了門來,瞬間就察覺出了這裡面的氣氛不同尋常,這般的陰鬱的,與往些日子自己來鍾粹宮的時候,完全是不同的。在床邊伺候著的櫻煥現在發現了慕容僰,只是臉上不敢露出埋怨,但到底是對於慕容僰開始有些不同了的。

櫻煥向著慕容僰行禮,動作還是一般規範的,但不知為何,慕容僰一眼就覺察出了這個小宮女對自己心存不滿了,但是他現在還不想做這些

無關緊要的事情,只是擺擺手,讓櫻煥起來了。李太醫這時才發現慕容僰現如今在此,就鬆開了正在把著殷逐離脈象的手,就想起身對著慕容僰行禮,慕容僰連忙制止了,只是叫李太醫繼續給殷逐離診病。在這一瞬間之間,慕容僰轉眼之間就看到了殷逐離的臉,那張臉上,有著不正常的潮紅,嘴唇是乾枯的,起著死皮,干到泛白。而且,殷逐離的臉已經是瘦到了一個很難看的界限,眼眶都微微出顯出來了,一個下巴,尖的可怕。慕容僰看殷逐離這樣模樣,心裡還是難受的,仔細想了一下,自己已經是多久未曾和逐離見面了,從那時她在南山遇刺嗎,自己去看她的時候,這已經是數天之前的事情了啊,原來已經這麼多天了啊。慕容僰這樣想著,面上就不知覺的顯露出的悲傷的意味出來了,徐公公抬頭看了一眼,沒有說什麼,只是在一旁搬了一把椅子過來,便對著慕容僰說「君上,宸妃娘娘這邊診治,恐怕還是要段時間的,您先坐下等吧。」慕容僰看了那把椅子一眼,只是點點頭,便坐下了。櫻煥在一旁是很仔細卻是一邊隱蔽的觀察著慕容僰的表情,見他還是悔過的,就覺得可能君上已經知道娘娘是怎麼的難受,痛苦,在自己的世界中輾轉反側,不得解脫。可哪怕是這般模樣,櫻煥卻是覺得心頭暢快了一番,這樣的心思又讓她覺得自己可怕,只是不忍看娘娘獨自一人難受,為何一直都是這樣,為何君上在這段感情里唯獨可以獨善其身,向來都是可以掌控一切的人。其實慕容僰現在是悔的,或許自己若是當時不曾把這些不堪心思放到逐離身上,也不至於到如今的場面啊,現在這般這個躺在床上的人,這個一身傷痛,遍體鱗傷的人,也曾是一個馳騁沙場的將軍,也曾千軍萬馬之中取敵將首級,也曾那般意氣風發,揮斥方遒。可如今,現如今只能這樣在一個深宮之中,支離破碎,任意一個人都可以傷害到她。慕容僰臉上把表情壓了下去,所以在旁人的眼中,慕容僰只是一臉平淡,或者說是一臉冷漠,可沒有人知道,在這樣一個平淡的外表下,慕容僰的內心是在怎麼樣的掙扎,上下求索,苦痛不得擺脫。他現在只是盯著殷逐離的臉,但是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幾個月之前,那個剛從漠北歸來的殷逐離,烏髮長槍,身姿挺拔,是多少大芐的女兒們羨慕的對象啊,她們對殷逐離慢慢是羨慕,羨慕這個在朝中有著階品的女將,羨慕殷逐離不用鎖在深閨,可以肆意張揚,羨慕殷逐離不用像平常女子一般,父母之命,相夫教子便是一生,一眼就能看得到頭。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