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63章 有愧於心的皇帝

第1863章 有愧於心的皇帝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01 03:05 | 本章字數:3236

最後時刻了,月票!月票!

……

「新娘子來了……」

鞭炮聲中,李二毛騎馬當先,身後是一輛馬車,那些學生們都興奮的叫喊著。

就在這喜慶的氣氛中,辛老七悄然而至。

「老爺,找到了,三千餘貫,還有些金銀首飾。」

方醒點點頭,說道:「客人應該會來不少,讓人多準備些飯菜和座椅,另外……讓人去吏部,就說我的學生今日成親,請蹇義來喝酒。」

「新娘子下車了!」

元二娘一身大紅衣裳被人引了進去,方醒站在門外轉身,看著先進去的李二毛從裡面出來,準備夫妻行禮,就低聲道:「稍後有重臣會來,讓那些學生們別在乎,該鬧騰就鬧騰,別把這個婚禮給弄的尷尬了。」

「是,老爺。」

呂長波和解禎亮已經準備好了,一個贊者,一個執事。而女方的隨從卻是太后那邊的人,雙方在低聲溝通。

解縉此時空閑,就出門和方醒閑聊。

「太后不會輕易出手,你和陛下這是想要硬著上嗎?蹇義那邊如何了?」

方醒輕聲道:「已經拿到了李芬的把柄,現在就看蹇義的選擇。」

「你們的動作好快!」

「不算快,若不是顧忌著全面翻臉,現在就是錦衣衛直入吏部了。」

方醒有些遺憾,解縉卻覺得幸運:「這手法一看就是有預謀,群臣又該為蹇義打抱不平了。若是翻臉,不是老夫看低你,那些人一旦抱成團,陛下都無計可施。」

「所以只是打響學生們出仕的這一炮罷了。那些人根深蒂固,陛下和我都不敢全面對抗。不過以後的事誰說得清呢!」

方醒從未想過一巴掌拍死那些人,古往今來無人敢這樣做。

那樣的代價就是混亂!

裡面在進行婚禮,解縉也被叫進去主持,方醒就獨自站在外面,靜靜的等待著。

……

天人交戰狀態下的蹇義很虛弱,從未有過的虛弱。

而李芬就跪在邊上,兀自喋喋不休的分析著局勢。

「大人,下官若是被抓了,到時候外面會怎麼看吏部?他們會不會說吏部以往選官都是看誰送的錢多……」

「閉嘴!」

蹇義本就是心煩意亂,再被他一通絮叨弄的頭痛欲裂。

李芬的眼珠子轉動一下,然後隱隱得意的一笑。

他此刻對方醒一點兒仇恨都沒有,相反還十分感謝。

若是沒有皇帝和方醒的逼迫,蹇義哪會放過自己。

蹇義的心中在進行著天人交戰,一時間心亂如麻。

要拿下李芬的話,那麼他必須要現在動手,緩一天就是有貓膩。

可他才將用軟釘子把皇帝再次頂回去,這時候拿下李芬,無疑就是騎虎難下。

皇帝肯定要動手啊!到時候吏部怕是要哀鴻遍野,人人自危。

一旦皇帝決定要對吏部進行大清洗,那麼只要是被懷疑和蹇義親近的,同情他的,統統都會在清洗名冊中。

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蹇義漸漸的露出猙獰之色,李芬見狀就咬牙說道:「大人,下官可是您一手栽培出來的。」

這個連帶責任你蹇義可能付得起?

「你這隻蛆蟲!」

蹇義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把冷茶潑在李芬的臉上,然後說道:「滾!」

他做出了妥協,不是對罪惡的妥協,而是為了心中的道統。

李芬大喜,叩首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下官保證守口如瓶,絕不……」

「大人!」

蹇義剛才不許人靠近這裡,所以這時外面有事都只能通過叫喊來通知。

蹇義提高嗓門問道:「何事?」

「大人,興和伯的家丁求見,說是有要事。」

蹇義的身體一震,見李芬想跑,就一腳踹翻了他,然後說道:「讓他來!」

「大人……」

李芬掙扎著想起來,蹇義冷笑道:「方醒的家丁來了,你的路,走絕了!」

「大人,你也好不了!」

李芬兇狠的道:「方醒會把你從吏部尚書的位子上趕下去,然後你會灰溜溜的滾回老家去種地,做所謂的士紳。不,方醒說那等不交稅的都是蛀蟲,對,你就是蛀蟲!」

這時外面傳來了敲門聲,蹇義說道:「進來。」

門推開,辛老七進來看都不看跪在地上的李芬一眼,說道:「我家老爺請蹇大人今日去喝喜酒。」

蹇義木然的問道:「誰的?」

這時李芬起身,猛地撲向辛老七,被他一腳踹翻,然後他拱手道:「知行書院的學生,御史李二毛。」

蹇義的身體一松,說道:「本官知道了。」

辛老七拱拱手離去,李芬嘶喊道:「蹇義是同謀!」

辛老七沒有停步,很快消失在視線中。

吏部中靜悄悄的,唯有李芬的嘶喊在回蕩著。

「蹇義同謀,他想隱瞞本官貪腐,他想保住官位……」

……

蹇義來到了李二毛家,就在門外,他看到了方醒。

「興和伯。」

方醒笑了笑,說道:「吃了酒席方某還得要趕緊回家,否則城門一關,今日一家老小可就得在城中住一宿。可方某卻不樂意,蹇大人可知道為何?」

蹇義微笑道:「不知。」

裡面的學生們在鬧騰,紛紛讓李二毛把新娘子請出來敬酒,然後又傳來了解縉呵斥的聲音,沒多久就是一陣哄堂大笑。

「方某認床,在別的地方不大睡得好。」

兩人之間一陣沉靜,蹇義艱難的說道:「你為何不趁此機會扳倒本官?讓本官去睡不習慣的床。」

方醒搖搖頭,「扳倒你不難,可你並未違規,是的,書院的學生確實是不該通過吏部出去,所以你沒錯。」

「那你和陛下想要什麼?」

蹇義有些惱怒,他覺得自己被皇帝和方醒聯手給坑了。

「這不是正道!」

他的控訴並未得到方醒的認可,方醒冷冷的道:「你的又是什麼道?那你在猶豫什麼?是什麼讓你和李芬在密室里待了半個多時辰依舊沒有結果?你害怕了?」

蹇義低聲道:「那就把本官拿下了又如何?」

方醒冷冷的道出了目的:「換一個人坐不穩吏部尚書的位置,那只會帶來更多的紛爭,所以……你想怎麼樣?」

蹇義索性洒脫的道:「本官這就進宮請罪。」

「請!」

方醒伸手,蹇義呆立不動。

秋風繼續從巷子里吹過,吹動了兩人的衣擺。

「陛下是想收服本官嗎?」

「你不值得。」

「那為何要放過本官?」

蹇義絕望的問道,他覺得自己深陷陰謀之中而無法自拔,而方醒就是那個惡魔,在殘忍的剝奪著自己的靈魂。

方醒嘆息道:「陛下憐惜你盡忠職守,不忍心罷了。」

蹇義拱拱手,然後進了院子。

方醒站在原地,身後多了一個人。

「老爺,陛下為何不拿下蹇義呢?」

方醒看著裡面的熱鬧,譏笑道:「他們人多,若是借著李芬的由頭拿下蹇義,那就是君王構陷臣子,傳出去皇帝還要不要名聲了?」

「這只是敲山震虎罷了,蹇義若是再堅持己見,陛下拿下他誰敢置喙?這就是一步步的逼迫,我相信蹇義現在什麼胃口都沒有,只想吐血。」

「他們逼迫陛下,陛下反過來逼迫他們,這就是君臣之間的有來有往。」

方醒的心情大快,腳下一動,然後俯身撿起了一枚銅錢,笑道:「換誰上來都是一個樣,蹇義的操守卻比那些人好許多,所以陛下想一步步的拿住他,咱們也從他們的內部開始分化嘛!」

什麼學生出仕要吏部行文,這不過是設下了套子,引著蹇義入套罷了。

而且朱瞻基順手還讓陳嘉輝跳級陞官,方醒的收穫真的是大了去。

「喝酒!」

一聲大喊後,院子里歡聲笑語……

……

「母后,兒臣覺得自己使了手段有些不安。蹇義是個能臣,少有的能臣,可兒臣為了自己的心思逼著他低頭,有失厚道,更有失為君之道。」

「蹇義在吏部堪稱是兢兢業業,只是和兒臣的某些主張不和,兒臣……覺得自己有愧於心。」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