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48章 反目

第2248章 反目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25 06:43 | 本章字數:2869

天氣漸漸冷了,方醒去了一趟船廠,和傅顯、洪保商議了些事情,然後回城。

「興和伯,那些船造好還得一段時日啊!」

王賀也想出海去看看,可方醒卻不肯吐露口風,所以他時不時的會試探一下。

方醒換了個話題:「西寧侯那邊怎麼樣了?」

「還好,他畢竟是西寧侯的兒子,所以軍中搗亂的不多。」

西寧侯是西寧侯的兒子,這話聽著有些拗口,可知道內情的人都懂。

故去的西寧侯宋晟戰功赫赫,在軍中威望很高。虎父無犬子,至少名將之子的光環能幫宋琥不少忙。

王賀覺得方醒是故意吊自己的胃口,卻不能逼迫,就鬱郁的道:「軍中後續清理了不少,西寧侯給的罪名是勾結外人……不知道會嚇到誰。」

……

「說是勾結外人,可南方並無外敵,哪來的外人?」

黃儉漸漸恢復了些從容之色,可汪元卻嘴角噙笑。

那是冷笑!

「北方的清理已然卓見成效,上月殺二十餘人,抄家五十餘,知道這是什麼嗎?」

黃儉知道汪元有獲取消息的渠道,可也沒想到上月的事他現在就知道了,不禁心中震撼,卻笑道:「老師,這是強硬啊!陛下這是用刀子在告訴那些士紳,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汪元的冷笑消散了些,說道:「秦皇開始,霸道多見於開國帝王,可大明立國至今,已歷四位帝王……霸道要底氣,當年的那位皇太孫就是沒底氣還被人糊弄,所以被文皇帝逆襲奪了江山……」

這話里把朱允炆的建文朝都算在裡面,可黃儉卻不見異色。

不只是他不見異色,南方士紳大多覺得建文朝才是正統,朱棣只是個逆賊罷了。

若非朱棣手腕強硬,這天下早就風起雲湧了。

黃儉無奈的道:「仁皇帝就是順理成章,看著君臣相得,只是卻去的早了些。當今陛下……老師,還是那幾個火器衛所在作祟啊!」

「沒想到你倒是有些見識。」

汪元撫須道:「文皇帝……和朝中諸位相得,當今陛下靠的卻是刀子。」

他掰著手指頭數著:「方醒的聚寶山衛是陛下的保證,他能在皇城中睡安穩的保證。朱雀衛,玄武衛,神機營,還有……馬上就要再建兩個火器衛所,這些才是陛下的底氣。」

黃儉贊同道:「是啊!陛下的實力越發的強大了,那些武勛被忌憚……說他們勾結外人,可是,這個外人是誰?」

汪元的眉心動了一下,說道:「不是文官。」

黃儉的的眼神動了一下,然後笑道:「老師,最近那些士紳都很老實,都在冷眼看著方醒折騰。,哈哈哈…….哈哈……」

兩人漸漸沉默,沒有添加木炭的小爐子漸漸冰冷,裡面的木炭釋放了溫暖,漸漸變為白灰。

黃儉看著那些白灰,直至最後一點火紅跳動一下後歸於死寂。

「老師……」

「你為何對方醒生出恨意?」

「不知道。」

「你該知道,從他第一次回歸金陵開始,你就在咬牙切齒,恨不能剝了他的皮。」

黃儉抬起頭來,微笑道:「老師,您也在恨他,是因為嫉妒,對嗎?」

汪元冷笑道:「你想說什麼?」

黃儉微笑道:「老師,您知道的,當年我的堂兄答應提攜我,只是後來他卻被拿了,舉家流放。」

汪元沒有絲毫動容,冷冷的道:「那是他貪腐,文皇帝下旨抄家流放,和方醒有何關聯?」

黃儉靜靜的看著汪元,說道:「老師,方醒雖說有幸進之嫌,可他後來卻是身經百戰,皇室的信重是他自己的努力,還有科學……那是帝王用來對付儒家的利器,他只是適逢其會罷了,老師……您為何要嫉妒他?」

汪元的面色如常,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早已冰冷的茶水。

苦澀的茶水讓他微微皺眉,但精神卻為之一振。

他看著黃儉,緩緩嘆息了一聲,說道:「你什麼時候猜到的?」

黃儉微微低頭,眼睛卻挑起看著他,竟有些痞子的模樣,連說話都有些無賴的氣息。

「老師這是夢囈嗎?誰不知道您儒雅,殺人這等事您怎會去做。」

汪元笑道:「是了,你許久都沒了怒色,看著好似養氣功夫大進,可我卻知道,你這是忍不住了。怒色是你的面具,你連面具都丟了,這是準備和我翻臉嗎?」

黃儉以前總是面帶怒色,一般人都有些敬畏於他。

此刻他卻神色平靜,甚至還有些鬆散的味道。

_

「王柳碎之事是我向您示好,主動請纓,您當時明明知道,卻故作不知,我也沒計較。」

門外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汪元的眸子一冷,黃儉卻依舊不管不顧的在說著。

「事敗之後,我惶然不安,而我的堂弟作為盾牌……」

「你當時不忍心。」

門外出現了一個僕役,在被汪元冷冷的看了一眼之後,嚇得轉身就跑。

算你聰明!

汪元的面色冰冷,說道:「而方醒的人當時在順著摸了過來,沒有我令人帶走了你那個蠢貨堂弟,你今日屍骨早寒。」

黃儉似笑非笑的看著汪元,說道:「可你為何要令人跟著我?這是怕了。」

汪元不見惱怒的道:「我怕什麼?」

黃儉漸漸猙獰:「您怕了方醒,您擔心他順著摸過來,可您更擔心我會變成瘋子,然後被方醒發現,順著把您給抓了。」

他雙腿用力,雙手在小几上撐著,緩緩起身。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汪元,緩緩伸開雙臂,用那種夢幻般的語氣說道:「想滅口嗎?還是說您準備去向方醒投誠?可據我所知,方醒清理金陵駐軍的將領……您知道……」

「那些將領的背後都是士紳,一邊要做生意,為自己尋求庇護;一邊覺著軍中的俸祿太低……」

汪元譏誚的道:「可那方醒來勢洶洶,他鎮壓南方,順帶清理軍中和士紳親近的將領,這便是警告。武人一穩,那些士紳難道還想赤手空拳和他斗?」

黃儉彷彿沒說過剛才那些話,嘆息道:「是啊!襄城伯和士紳的關係密切,馬上被嚇的吐血,方醒這人看似粗俗,做事卻一絲不苟,比女人還細心。」

汪元的目光溫潤,說道:「他要震懾武人,讓士紳再無借力之處,所以那些士紳都在冷眼看著。」

黃儉說道:「是啊!那些士紳在看著,可卻不是軟弱,就等著皇帝下旨南方開始清理投獻時……」

汪元微笑道:「你以為到了那時他們會如何?」

「不知道。」

黃儉無奈的道:「北方殺的人頭滾滾,南方如何?不能如何,真要大殺特殺,誰敢反對?」

汪元把玩著茶杯,目光看著邊上的書架,淡淡的道:「老夫什麼都不知道。」

黃儉笑道:「可我終究是住在這裡,外面的人都知道我是依附您活著。」

汪元看著茶杯,認真的道:「忘記年後的爭吵了嗎?」

黃儉面色微變,說道:「當時來了不少人……你呵斥我,說我行事詭秘,不為人知……好算計,果然是好算計!」

他的心中發冷,退後一步,冷笑道:「那時候南方安定,你居然城府如此,我無話可說。」

汪元冷冷的道:「所以你當謹慎些,王柳碎之事再發生一起,老夫與你恩斷義絕,再無關係。」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